玄狐想要谈恋爱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敏锐地闻到一丝血腥味,他扭头,恰好她也转过头,眉尖一挑,似在问他干嘛?
是雪雨。
小江微微眯起眼睛,“你受伤了?”
雪雨垂下眼睫,又迅速抬起望向他,这细微的变化告诉小江,他说中了。
“处理过了吗?”小江走近,一双眼在她身上打量着,似乎想找出她伤在何处。
雪雨眉尾一动,他挨得有些近了,刺激着她久经训练敏感的神经。
她压抑着自己的异样,淡道:“多管闲事。”
小江一顿,抬头对上她的眸子,雪雨是个冷淡的女孩,他们见面不多,印象中她很少说话,在这之前,他似乎从未听过她的嗓音。
很好听,像珠玉碰撞,即使没有一丝感情,但也并不冲突,就像她虽然没有表情,但不影响她长得很漂亮的事实一样。
小江扬眉一笑,“处理过了吗?”
雪雨下意识瞄了一眼左臂,“骨头应该没有断。”见他倏然皱起眉,眼中浮起一丝疑惑,想了想道,“没事。”
这样应该可以打发了这个人的多管闲事了。她转身欲离开,不想却被人扣住了膀子,她敏捷地一回身,袖中匕首抵上那人的颈。
小江看她慢慢收回匕首,却还是警惕地紧盯着自己,飞扬的剑眉拧在一起。
她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他扣住的肩膀是那么窄小单薄,可是她的眼神,比最沧桑的老人还古井无波,一瞬间透出的杀意,浓重得令人窒息。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地僵持着,小江突然注意到顺着雪雨垂下的左手,一滴滴暗红的液体滴落在地上。
他的视线从地上溅开的血珠跳转到雪雨的脸容,那里还是一片冷淡。
“你是个女孩子!”小江突然脱口喊道。
雪雨眉间堆出淡淡的皱褶,不解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
“你是个女孩子,为什么对自己这样严苛?!”他想起之前在校场不多的碰面,想起她对自己仿佛毫不怜惜的训练方式。
“女孩子?”雪雨困惑地重复,“女孩子有什么特别吗?”
“嗯?”小江一愣。
雪雨看着小江面露疑惑,觉着这人真是个怪人,“爹会因为我是女孩子,而多关注我一些吗?因为我是女孩子,任务会进行得比较顺利吗?天门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孩,她们和我过着一样的日子,所以,女孩子到底有什么特别?你为什么说那么奇怪的话?”
小江深深看着雪雨,她的疑惑,她的不解,喃喃道:“你就……不会觉得痛吗?”
“这些早就该习惯了不是吗?”雪雨反问。
小江没有说话,背转过身,走了几步停下来,“那不是习惯,是麻木。”
雪雨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抬起左手看了看染红的手掌,真的不是多么痛啊。
“……怪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