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龙子

傍晚五点多,学校组织的复活节游园会顺利结束了,但是,对于学生会的成员们来说,工作可还没有结束哦。
常欣微微弯腰在草坪上寻找着,穿着的兔子玩偶服让她动作稍微有点笨拙,手里提着的篮子里放着几只绘着各色花纹的复活节彩蛋。这就是他们最后的收尾工作,回收没有被人找到拿走的彩蛋。
“啊,这里还有一个……”常欣上前,把那藏在草丛里的彩蛋捡了出来放进篮子。
旁边的粉红兔宝宝――飞渊,放下篮子嘴巴一撅,“不敢相信!当初说那么好,是有偿的服务工作,结果报酬就是这几只鸡蛋?还要自己动手捡,真是会差遣人。”
常欣忍不住笑出声,“是复活节彩蛋啦。”不过真亏组织部想的出来,用回收回来的彩蛋犒劳干事们,还真是――自产自销。
“壳上多点花那也是鸡蛋啊。”飞渊抗议,“不管,我不要捡了,一直弯着腰真累死人。”
“好啦,再坚持一下下就好,对了,你看――”常欣从自己的篮子里拿出一个金色锡纸包起来的彩蛋,贴上飞渊软嫩的脸颊,“我还捡到两个巧克力奇趣蛋,都给你。”
“哇――”飞渊欢呼一声一把抱住常欣,“啵”的一声重重亲了下常欣的脸颊,“亲爱的,你真好~”
“耶,你这样小心男朋友吃醋哦,巧克力控。”
“呵呵呵,我去那边看看还有没有。”飞渊拎起篮子,像只兔子似的兴高采烈地蹦哒开。
常欣蹲下身随手拨了拨草丛,想着应该没有漏掉的彩蛋了,忽然被一点蓝幽幽的闪烁莹光抓住了视线,疑惑的拨开草叶,地上自然形成的小小草窝间,静静的卧着一枚蓝色的蛋,比鸡蛋稍微大一点,很亮,半透明,里面透出一种奇怪的光,常欣忍不住将它拿起来,把蛋转来转去,那光泽还会变化,像是蛋里面有一颗蓝色水晶球似,透过蛋壳能依稀看出来。
“真美,像水晶一样……”常欣喃喃,“这个,也是谁做的复活节彩蛋吗?”如果是,那她就可以拿回去了!如果不是……
“咦?”她还在犹豫能不能把这奇怪的蛋“据为己有”,就见那蛋像怕受凉一样颤了颤,然后蓝色的莹光更盛,蛋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蠢动,接着是很轻的“咔嚓”一声,蛋一分为二,从它里面出来一只蓝幽幽的小蛇样的东西。
常欣吓了一跳,“蛇?!不对……不是蛇……”她捧着碎开的蛋壳和蛋壳间的小东西凑到眼前,“有脚的,是蜥蜴?唔……?”错觉吧,这蓝汪汪的小东西跟人似的,冲她翻了个白眼?
不知名的“小蜥蜴”不比那诞生它的蛋逊色,甚至更漂亮,细长的身体,小巧的脚爪,全身被覆着一层细细密密的菱形鳞片,通体萤蓝,身体两侧是黑色的花纹,长长的尾巴舒卷着,反射出彩虹样的光,茶色的眼睛圆滚滚的,却没有爬虫类特有的冰冷或呆滞,显得很活泼讨喜,淡白色的眼睑刷过眼球,甚至还有一点点调皮的感觉。
“好可爱。”盯着“小蜥蜴”,常欣觉得自己瞬间理解了养爬虫类做宠物的饲主们的心情。就见“小蜥蜴”低下头,“咔擦咔擦”吃起那颜色变得黯淡的碎蛋壳,津津有味的样子像人在吃饼干似的,末了细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巴,翘起尾巴,用尾巴尖搔了搔自己的头顶。常欣这才注意到,“小蜥蜴”长了一圈暗蓝色绒毛的头上,有个小小的天蓝色光点,看起来像颗小星星。
“这是什么?”常欣好奇的探出手指想要摸一摸,“小蜥蜴”毫不客气,长尾巴一甩,像鞭子一样抽在她的指尖。
“嘶……”还挺痛的,脾气不大好呢。常欣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不远处飞渊的声音――
“常欣,我这边都结束了,阿觞刚刚打电话给我,我要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好――”常欣答应着,扭头看看掌心里盘成一个圈的“小蜥蜴”,“那……要不,你也跟我回去吧?”
“小蜥蜴”晃了晃尾巴,昂头打了个哈欠,似乎并不在意,常欣理了理篮子,清出一个空位,用手绢铺了个小窝,将“小蜥蜴”轻轻放进去。
“走吧。”
常欣不住在学校宿舍,而是在大学城附近跟人合租,原本有点担心合租人会排斥“小蜥蜴”,但对方倒是意外好说话。
“蜥蜴啊,我不讨厌爬虫类,而且说实话这要比猫狗干净好打理多了,起码不用担心被拆家,需要的空间也小。”舍友推了推眼镜,“你想养就养呗,我没意见啦。”
舍友建议常欣改天去早市的花鸟市场买个大点的玻璃缸回来,便回自己房间继续埋首书堆去了。
既然“小蜥蜴”可以在这安家落户,那么第一件事――
“是什么品种,要怎么养呢?”常欣嘀咕着上下打量着桌上的“小蜥蜴”,而它正对着一颗草莓大嚼特嚼。
想了想,常欣用手机给“小蜥蜴”拍了个全身照,利用百度识图功能,鉴定“小蜥蜴”的身份。
“唔,蓝尾石龙子……?是这个吧?”常欣比对着眼前的“小蜥蜴”和蓝尾石龙子的“证件照”,觉得应该就是了,兴冲冲地将手机在“小蜥蜴”面前晃了晃,“你看,这是你吧。”
吃得正欢的“小蜥蜴”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又翻了个让常欣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白眼,尾巴抽了手机屏一下,不耐烦似的在桌面上“啪啪”拍着尾巴。
“不是啊……”常欣又看了一眼蓝尾石龙子的照片,“也对,你比它漂亮多了。”“小蜥蜴”看上去更有灵性、色泽也更鲜艳。
“小蜥蜴”好似听懂了一样,骄傲地扬了扬头,那模样逗得常欣不禁发笑。
“不过,‘龙子’,这名字还挺好听的,那我就给你起这个名了,好不好?龙子。”常欣笑眯眯地道,探出手指小心碰了碰“小蜥蜴”的脚爪。
“小蜥蜴”一颤,好像受惊似的,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盯着她许久,令常欣惊讶的是,它居然慢慢地点了点头。
“你不会……听得懂吧?”常欣眨了眨眼,见它又点点头,更是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蓝幽幽的“龙子”低下头继续吃着草莓,就好像在躲避常欣太过讶异而移不开的视线,透着些微的腼腆。
“真是、真是……”太神奇了!
不对,还是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啊!怎么养?
常欣试探着问:“呐,龙子,你喜欢住哪里?今晚上你要怎么睡才好?”
龙子抬起头,梭巡一阵,停住了视线,常欣跟着看过去,是她放在窗台上的鱼缸,里面养了几条金鱼。
“要住那里?”蜥蜴是喜欢待在水里的生物吗?
龙子动作迅速地窜了过去,“咻”的一声,已经进了鱼缸,快得让常欣都没看清它是怎么从桌子上了窗台,“跟飞过去似的……”
鱼缸里的鱼面对突然窜进鱼缸的“异类”显得惊慌不安,全都缩在一个角落里,跟大摇大摆十分惬意的龙子形成鲜明对比。
“噗。”常欣忍俊不禁,“不可以欺负我的鱼哦。”
龙子的回应是嘴里吐出来的几个水泡泡,看起来对那几尾“胆小鱼”没什么兴趣。
又看了会儿小龙子,常欣关了小厅的灯,走进自己的房间,“晚安,龙子。”
深夜,仿佛万物都已安睡,忽然有很细很细的水声传出,轻声回响如来自另一个时空,只见鱼缸里发出幽蓝色的光,一道虚渺的人影飘出,如微风下的水面涟漪般轻晃。
那道人影无声地飘进常欣安睡的房间,看上去像一个轻盈的水泡。
半透明的漂亮手指轻轻拨弄额头整齐的刘海,沿着眉眼若即若离的抚过。
“欣儿……”有着清凉质感的音色低低地轻唤,却饱含着浓郁的感情。
那双眼窝深深的大眼睛缓缓阖上,那是不知道多远,另一个时空的往事――
“什么人?!育龙池不容他人放肆!”秀气的小仙子蹙起两弯细眉,警惕地看着育龙池内不寻常的巨大水花。
“呼哇!”一个裸着上身的俊秀的少年窜出水面,头上有一只犀牛角似的天蓝色独角,水珠反射着阳光像一颗颗细珍珠般坠在他发上。
悠闲的拨了拨海藻般浓密的卷发,少年看向池边摆出防御姿态的小仙子,“你谁啊,以前没见过你,新来的?”
小仙子不答,只道:“你是谁?育龙池内只准――”
“只准龙族的小鬼头进入。”少年接话,咧开嘴露出尖尖的白亮犬齿,“我也是龙,没坏了你们的规矩。”
“咦?”小仙子一愣,接着看到一条优美健壮的龙尾破开水面而出,又啪的落下,激起大朵水花。
“呃,对不起……你是之前育龙池内养大的龙吗?”小仙子看着半龙半人的少年仰靠在池边,尾巴摊开在池中大石上晒着太阳,问道。
“嗯,我叫梦虬孙。你叫啥名?”少年回答,翻了个身,晒着自己背上的鳞片,“好久没回来了,这里倒没什么变化,我那个无缘的伯祖母还好吗?”
“我叫欣儿,呃……无缘的伯祖母是……”谁啊?
梦虬孙道:“就是你们口中的龙母,锦烟霞。”
“龙母也还是老样子,精神很好,身体也不错,还是威风凛凛的。”欣儿道,想起看上去冷淡严厉,却对她很是照顾的龙母,眼眸弯弯。听说龙母以前是天界瑶池大将,性子火热,大爱大恨,后因故避居于育龙池,淡了性情,淡了过往……
“嗯,那就好……”欣儿听到梦虬孙低道,还没来及回应,就听他大声说,“还以为才过了百十年,她就要管不了这育龙池了呢!”
“梦虬孙――”伴随着冷冽女声的是一道青色霹雳,劈在他额头的角上,将出言不逊的少年打了个激灵。
“看到鬼!你倒是出来啊,躲着伤人算什么!”梦虬孙哇哇大叫,却不见再有动静。“啧……”
“……你很关心龙母吧?”欣儿若有所思。
“看到鬼,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
育龙池是仙界一个很特别的存在,龙子难养,龙族幼子的存活率相当低,育龙池内蓄聚着仙泉,适合龙子成长,龙父龙母便将幼子产于育龙池,交由龙母及一众仙子照顾,待岁足,龙子抵抗力增强再接回,除此之外,凡龙族之人受伤,在育龙池内养伤也有奇效。
梦虬孙是已成年的龙,所以――
“你是来养伤的?”欣儿看着惬意拍着尾巴的梦虬孙。
“嗯,跟海里的恶鳗打了一架,要看看它的牙吗?”说着,梦虬孙手摊开,白光一晃现出一颗尺许长的白森森的利齿,“没留神被它狠咬了一口,真是看到鬼。”
“被、被这么大的牙齿?”欣儿吓了一跳,仔细打量起来梦虬孙裸露出来的肌肤,“你伤在哪了?”
“安啦,外伤已经好了,连疤都没留,这育龙池的水还真是厉害。不过残留的毒素就麻烦点了,得慢慢利用育龙池的灵气化销。”梦虬孙说着看欣儿水眸闪烁,不悦地道,“你那什么眼神?看到鬼,可怜我吗?我告诉你,那家伙才没讨到便宜呢,我把它的牙齿全拔光,扭了三扭,打成结丢到禁海之渊了,它比我惨多了!哈哈哈哈……”
“打架总是不好的……”欣儿诺诺的道。
“啰嗦啦,我要吃‘安子酥’,快去拿。”
欣儿为难地道:“那是给幼龙的零食,这些年没有新的龙子降生,育龙池好久没有备着了。”而且做起来非常复杂麻烦。
梦虬孙大受打击似,“搞什么,那我现在肚子饿了耶!”
育龙池内的仙子们早已习惯了龙族子女对于自己的予取予求,欣儿这个还未能亲手照顾过一条幼龙,但以成为合格的育龙池女仙为目标的小仙子,更是以满足这些珍贵又脆弱的血统的要求为第一要务,当下安抚道:“我有点心,给你吃。”
很漂亮的点心,精致小巧,捏得像朵花似的,塞进嘴里,能品出甜润的蜜味和淡淡的花香,但是……
“不够吃。”梦虬孙舔舔手指,不满意的看着空了的手帕包。
龙的食量真的好大啊……欣儿看着风卷残云般消灭点心的梦虬孙暗道。
“那……那我去厨房看看能做什么,马上做了给你吃好不好?”
“好。”梦虬孙愉快地答应着,甩了甩尾巴。
原来龙不仅食量大,还很贪吃啊,听到有东西吃,眼睛会发光一样。欣儿好笑地想着,提着长长的裙子奔向厨房。
……
“梦虬孙,你可不可以变成龙身让我看看?我还没有见过龙呢。”欣儿双手合十,眼神亮晶晶的带着期待。
梦虬孙撩起一道水花在阳光下形成一道彩虹,“看到鬼!你身在哪?育龙池耶,没见过龙?!”
“我才来不久嘛,最近又没有龙宝宝出生,哪里能见过。”
“啊,对哦。”梦虬孙搔搔下巴,自他长成离开育龙池,四海之内很久不见有新生幼龙了,“你真的很想看?”
“嗯嗯!”欣儿用力点头。
“好吧,去个空旷点的地方,我变给你看。”
龙,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龙舌如剑……书鉴上是这样描述绘制的,然而亲眼见到,才知道那是何等难以言说的壮美。
龙啸震天,水波汹涌,撼天动地,巨大的身躯在眼前盘踞,蓝色的鳞片满布其身,蓝中带绿,绿中泛金,蛇状长躯不住地蠕动,有力的尾巴一划,白色烟云随即冒出,腾升怒卷。
“哇――”欣儿像个见着新奇玩具的孩童,完全掩不住惊呼,黑眸睁得大大的,将前方这稀罕特殊的神兽纳入眼帘。
好棒!她终于亲眼见到了这样威武的龙身。
“满足没?”梦虬孙问她。
“梦虬孙!你好漂亮哦!”她诚心夸赞,夸得梦虬孙不由脸红起来。
不过……
“梦虬孙你只有一只角哎,而且也不像鹿角。”
“我是虬龙。虬龙都是独角龙。”
“那龙母呢,龙母的角是什么样的?”欣儿好奇地问。
“她是白蛟,蛟龙是无角龙。”
“这样哦……”原来龙角还有不同的形态。
梦虬孙看她一直盯着自己的角看,轻咳了声,“如果你想摸摸看我的龙角,我就忍耐一下让你摸两把。”
“可以吗?”她想摸,当然想摸!
“嗯。”
欣儿小心翼翼地靠近,先用食指指腹试试触感,滑溜溜的,又有着细微的纹路,接着放开胆子抚摸起来,凉凉的,像冰又像玉。
被她摸着,梦虬孙不禁舒服地闭上了圆圆的龙目。
“咦?梦虬孙你的角还会发光,哇,越来越亮了!”
“什么?咳……”一阵云烟过后,梦虬孙收起龙身,转过身子,“好啦,看够也摸够了吧!”
“真的谢谢你哦梦虬孙!”欣儿喜滋滋地道,握起手,把龙角奇妙的触感收在心底。
背对着她的梦虬孙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角,觉得有一股微妙的热度从角尖慢慢蔓延开,直到笼罩周身……
……
“唉,好无聊哦,看到鬼……”梦虬孙懒懒地抬眸,跟太阳玩了会斗眼,手伸向池边的白玉瓷盘,拿了只白胖的包子啃起来。
包子很好味,肉馅丰美,一口咬下去,肉汁满溢,浸透软绵绵的面皮,但梦虬孙却吃得很克制,细细吃完手上的包子,舔了舔唇明显意犹未尽,却没有再拿起一只。
“一、二、三、四……”梦虬孙撑着胳膊数着盘子里剩下的包子。
――大概要两个月,也不是很久吧,我做六十个包子,你一天吃一个,吃完了我就回来了。
东海之滨传出消息,有龙蛋诞出,欣儿奉命去将龙蛋迎来育龙池,一走大约需要两个月。
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也非常尽责,即使是育龙池没有供养龙子的时期,她也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在育龙池,检查注意着有无异状。
不过,她的天地不该就这么小小的,梦虬孙想,他知道她其实是个贪心好奇的女孩子,他想起自己偷偷带她去下界看真正的,无边无际的海,看不知其几千里也的鲲鹏,她开怀朗笑,惊呼,抽息,不断追问他更多更多问题,仿佛永远也无法餍足。
她的心愿,看龙身、去下界、玩水观海、寻访异兽,他会一项一项帮她实现,若她有新的心愿,只要她说,他就会陪她做到。
他想让她看得更多,看得更宽,看到和他一样的东西。
可惜,她还要好久才回来呢,包子还剩这么多……
“梦虬孙。”许久不曾在育龙池现过身的龙母――锦烟霞却突然出现在懒洋洋的梦虬孙面前。
“唔?”听说,他这位无缘的伯祖母经常去南海化外之境听讲佛经,他觉得倒是有几分可信,那眉目间的英气戾气已全数不见,转化为一股更坚韧更绵长的慈悲感,通体的白纯净得仿似琉璃。
哎呀,脱口叫她一声“白蛟尊”可好?不过,被她这么一脸悲悯地看着久了,倒是有点不舒服起来。
“梦虬孙,欣儿她……”龙母略哑的声音徐徐而来,内容却似一把破骨钢刀。
“……!”
欣儿接了龙蛋,在回返途中遇上欲抢夺龙蛋的凶兽,为了保护龙蛋,不幸魂销……她的尸身还有龙蛋,现在由东海海神护送回返……
四下寂静无声,龙母已经走了,去处理之后的事情,只剩育龙池内仿佛石化了的梦虬孙。
过了许久,梦虬孙伸出手拿了只包子塞进嘴里,嚼了几下,又塞进一只,接着又是一只,他不停往嘴里塞着包子,噎得几乎喘不上气也不停,一只又一只。
――不行,龙宝是龙爹龙妈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一定不能出事!
在生命的最后,那个傻瓜似的“龙痴”一定会这么说的吧。梦虬孙一边塞着包子,一边想象着欣儿倔强坚定的眼眸,仿佛亲眼看到她护着龙蛋,战至浴血,战至力绝……
直到把最后一只包子塞进嘴巴,囫囵着吞下肚,梦虬孙才停了下来。
――我做六十个包子,你一天吃一个,吃完了我就回来了。
――你一天吃一个,吃完了我就回来了。
――吃完了我就回来了……
梦虬孙双目变得赤红,胃里一阵阵翻搅。他弯下腰开始大吐特吐,把刚刚塞进肚的包子全都吐了出来,一直吐到没有东西可吐,吐到涌出血色。
“真难受……”梦虬孙捂住脸。胃里如同火烧,口中满是酸腐的苦涩,还混有血腥味,真是难受,比被恶鳗的毒牙咬穿还难受。
“看到鬼……我再也不要吃包子了……”
大颗大颗的水珠从他指缝间滚落,滴入育龙池内,溅开蓝色的水花……
……
清晨的浓雾还围绕着湖泊,森林还没有醒来。
可以听到明显的拍水的声音,湖面的涟漪一阵阵荡到岸上。
一会儿,水声停止了。
赤裸着身体的少年站在水中央,望着眼前的景色。
少年伸出手臂,长长的蓝色卷发沿着他麦色的肌肤游走,落在了碧水上。
突然,少年粗暴地甩动了下头发,如同鞭子一般,长发抽打在水面上。可是水面宽容地接纳了这一切,粗暴变成了温柔。
湖水沿着少年俊美的轮廓淌了下来。
水滴滞留在他的眉间,眼角,鼻端,唇边,以及脸颊上宝石般的鳞片。
他在想什么?这片湖泊的涟漪与温度,让他回想起什么了吗?
即使从那之后他一次也没有再回去过,受再重的伤也不曾,但他一定还记得那片水泽的温柔,和比那充满灵气的水更温柔的小仙子。
记得那么深、那么痛。
“我厌倦了。”少年喃喃地说。
“那么,你要去哪呢?”另一个声音响起,蓝白两色华服的青年施施然从树后现身。
“放逐一阵、流浪一阵,反正――”少年耸耸肩,收起龙尾,“――哪里都一样。”
“唉,我真是拿你无法,便随你吧。”青年夸张地大叹一口气,看着少年蹲下身抱住双膝,身体越缩越小,光一闪,变成一只蓝色的,比鸡蛋略大的蛋。
青年招招手,那蛋自动飞到他手上,他淡淡微笑,“好吧,梦虬孙,就去你的‘育龙池’ 吧。走――”手一扬,蛋化光而去。
……
卧室内,身形半透明的少年看着床上之人的睡颜,脸上满是欣慰与满足。
当她触到他,那熟悉的感觉纷涌而来,真的已经很久了,让他那么怀念的感觉。
“欣儿。”他唤,阖上眼睛,微光一闪,虚渺的形态凝成实体,一只小小的、蜥蜴样的生物,头上有个亮闪闪的星星似的光点。
它趴在她的枕头边,平静而满足,慢慢进入梦乡。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