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鸾胶可续弦

夜,一人独坐幽篁,褪去平日孤傲,显出一派温润,于月下重弹复操旧曲,七弦泠泠,音色一如当年优雅淡然,只听得一时清澈静谧,一时缠绵幽咽,顿挫幽扬,真可谓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一曲终,夕阳君心中却不由茫然,琴音依旧,心中已多添几许风雨呢?
“哈……”夕阳君以手抚过琴弦,略顿,起手,琴音复起,却是一曲《凤求凰》。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然,他对她的心意,又岂是一曲凤求凰可以说尽的?
夕阳君阖眸轻叹,从指尖静静流淌出的,是憾、是怜、是爱,是护,是守,还有说不清的妒、悟不透的劫,在他心里,百转千回,肝肠寸断。
“不得于飞兮,使我……”不由得,便脱口唱出,然而却在此时,那琴弦似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深重的心意,铮然而断,琴曲戛然而止,只余断弦之音在空气中回响。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夕阳君默然,片刻拿起羽扇,起身,“七弦不复,知音梦断,哈,罢了。”
“什么罢了?”
跫音轻踏,来人恰是烟萝,夕阳君不语,看她袅袅而至,来到近前,好奇似的道:“方才遥遥听见有人抚琴,寻至此处,原是君卿所奏,真是好雅兴。”
“……自娱而已。”夕阳君道,微侧身避过烟萝的视线,将自己的表情半掩在羽扇后。
“是吗?”烟萝挑眉,复而低道,“一曲凤求凰,感人至深……”
夕阳君闻言,握着羽扇的手指微微攥紧,“楼主――”
烟萝抬眸淡笑,却是打断了他的话,“仍未曲终,君卿怎不弹了?”
“琴弦已断。”
“嗯?”烟萝闻言低下头,细看那张形制古朴的琴,指尖挑起断弦,笑叹,“确实呢。不过――”她抬起头,望进夕阳君的眼眸,“听说西海之地有种胶,叫鸾胶,能结断弦,倒是可以寻来一试。”
她说着,悠然坐下,十指按上那余下的六根弦,随意拨出几个音,“心弦断了,君卿都能接好,琴弦又算什么?而且,即使只有六根弦,一样可以弹。”
“楼主……?”
烟萝抬头瞧着他此刻的神情,不由笑了,谁能相信,自傲不羁、智计满腹的夕阳君,会露出如此茫然的神情。
“君卿……”眉目间俱是柔情,轻唤一声似藏万千心绪,“可愿一听吗?”那些心弦断续间,因你而起的心曲。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