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暮云小筑前,但见一人气宇不凡,静若沉渊,面前架着一张古琴,起手一划,琴音泠泠,指下忽疾忽缓、忽挑忽按,若仔细看时,竟会觉得他的手指根本不在琴弦上,仿佛鸟儿低飞盘旋在水面,时不时扫掠一下,惊起串串涟漪。
琴曲清幽悦耳,闲情雅意中显露出抚琴之人傲骨清高、不同凡俗之品格,令人闻之心宁气和,然那幽幽静立的白衣女子却不觉潸然泪落,抬手拭泪。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夕阳君沉于自己所奏之曲,不由借古人之言抒发己志,亦是感慨世间知己难得。
随即抬手按住琴弦,让音箱停止共鸣,琴音亦随之而止。
夕阳君拿起一边的羽扇,道:“如此挣扎,不若回头吧。”
虹萝脸上犹带泪痕,闻言怅然一笑,“虹萝难忘那不辞而别之人,不顾一切只想要与他相爱,被兄长训斥,一时羞愤下,奔离醒世儒轩……虹萝早就把自己的退路毁去,一心只想朝着有他的方向前行……如今要怎么去回头,回头时,又有谁会迎接我呢?”
夕阳君看她神态凄然,心内亦知她此一行止,难免被视为“淫奔”,尤其是她唯一的亲人,那听来虽是正直,却流于古板不化的兄长。
夕阳君蹙眉,“儒者泥古,定下樊篱,困人困己。”言语中透出一股厌恶。
虹萝听他如此言说,倒不觉莞尔,“恩人也是一身儒衣啊。”
夕阳君一挥羽扇,眉宇间一派自由挥洒的开阔意境,“夕阳君非是此等庸人。”
“哈……”虹萝掩唇,难得一露欢颜,“虹萝自是知晓。”
夕阳君口中感慨,“光阴负我难相遇,思绪牵人不自由。望望情何极,浪浪泪空泫,情字伴人扰,何苦呢。”
虹萝敛起笑容,神情疲惫地问道:“恩人还是想劝我吗?”
“非也。”夕阳君摇动手中羽扇,“夕阳君非佛非道亦非圣,心中亦有看不开放不下之事,有何资格劝你呢?一句何苦,只是为你感叹不值。毕竟,由你话中之意观来,除了所谓‘无法’回头外,更多的,是‘不肯’回头啊。”情之苦痛已然尝过,何必强求多涉呢?
虹萝长叹一声,移开视线望向远处,“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更知情重。没找到名剑多情问一个清楚,虹萝不愿啊。”
如此为情执着,夕阳君虽觉难以理解,却也不由倾佩,行于世间谁无所执?只是执着之物不同,有何高下、贵贱之别,谁又能判定谁的执着是不值得的呢?
虹萝向夕阳君深深拜了一礼,“拜别了。”
夕阳君重新坐回琴前,起手弹拨,朗声道:“一曲琴音送别,愿再见之日,你已得偿所愿。”
“多谢……”
悠然琴声中,佳人远去,君子相送,那个时候,他们并不知,再见之日会为两人带来怎样的情怨牵扯……

评论(1)

热度(7)

  1. 涅槃·凤舞玄狐想要谈恋爱 转载了此文字
    神魔!!!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