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八

餐厅包间,一名身材婀娜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等人,明明是精干利落的熟女OL打扮却偏生有一种月下静荷的幽美,分明是凛然的眉眼却透出柔和与悲悯,矛盾的气质揉杂出迷人的韵味。那纯粹的银白发色也不似当下的挑染般不自然缺乏生气,而是带着满满的生命感。被吸引的男侍应生注意到她连睫毛都是银白色。

混血?白化症?悄悄摇头,怎样都好,这样的美人真是赏心悦目。

“小姐,桂圆八宝茶。”

“谢谢。”点头致意,女子继续着用指甲敲击桌面的动作,不似不耐烦,倒更像是……犹豫思考什么?

是约了谁啊?侍应生走出包厢,自嘲果然美女引人探询的欲望。

和一个白色长裙的女子匆匆擦肩,侍应生决定,不要那么八卦。

“锦烟霞。”

等的人来了,女子停下手上的小动作,招呼道,“常欣。”

“出国那么久,怎么样?”常欣笑问,在锦烟霞对面坐下。

“不错。”锦烟霞端起茶杯,淡淡回应。

“这次回来就不再出去了吧?”

“嗯,就在这座城市里定居了。”

“太好了,那……”常欣一拍手,笑得更开。

“常欣。”锦烟霞放下茶杯,发出小小的敲击声。

“是?”常欣莫名觉得紧张起来,拍在一起的手掌也紧紧纂在一起。

锦烟霞笑了下试图安抚她,发现效果不佳,“常欣,我在电话里就说过,我担心你。”

“……”常欣低头绞扭自己的双手。

“你们,出了问题。”

“怎么会!你从哪里听说的?!”常欣抬头,神态激动。

“……别激动。”

“呃……对不起。”

“玄狐突然宣布退役,没有做任何说明,虽然这消息被mermaid集团‘龙子’即将结婚的高调宣传盖过,但,我注意到了。为什么?若,他是‘那个’玄狐,以我的了解,他不会放弃他的剑道。”

“他生病了,作为人都会生病的。”常欣淡淡地说。

锦烟霞蹙眉嗯了一声,“什么病?”

“抑郁症而已。”

锦烟霞拍桌而起,“而已?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你知不知道这种病有多麻烦多棘手!”

“别激动。”常欣绕到她身边,像以前一样安抚她激动的情绪。“我当然知道,从第一天知道玄狐他得了这种病,我就没有放过和抑郁症相关的任何讯息,抑郁、烦躁、不安、厌世、自责、身体不适、病情反复、渴望却拒绝关心、自杀倾向……但是……会比死亡更棘手吗?”

“常欣……”

“死掉的时候,我很害怕……”常欣垂下眸子,那是……上一辈子的事了。

“我抱着他,叫他的名字,他握住我的肩膀握得很紧,我不知道他是想抱住我还是推开我……他看上去那么痛苦,失去神志,却仍然想控制已经崩溃而出的力量不伤害我……我看着他流了好多血,他说过他不会流血……他骗我……我居然笑了,我跟他说我陪你,你流血了,我也在流,你痛,我也和你一起痛,你别怕。我不知道他听到没有……”

“常欣!别再说了……”锦烟霞抓住常欣的胳膊,那一幕惨烈,她至今不愿回想。

“然后,龙涎口塌了,入口封死……”

“我救不了你……”锦烟霞抱住常欣,哽咽不已。

常欣拍拍锦烟霞的背,“别哭啊……入口封死,我跟他说,你看,只有我们两个了,和在山洞时一样……你上次问那对情侣在做什么,那是亲吻,我也亲亲你好不好?……”

唇舌相缠,两人的鲜血也遇到了一起。

二人本能地将口中的液体吸允,吞咽入腹。

“锻神锋说他非人非魔……他没有体温,连血都是冷的……我第一次体会他和我那么不同……”

“啪”的一声,是常欣的眼泪落在锦烟霞银白长发上的声音。

“我快死了……我好怕……我怕我会忘记自己被他爱着,会忘记自己爱着他……我爱他……”

――玄狐,我不想死。

――我怕忘了你。

――玄狐……

“我死了,不得不入轮回。曾经在故事里听过‘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亡,奈何桥上等三年’,可我知道,就算我等了百年千年,也不会等来那个人……物灵,没有来世……”

“所以……你……”

“所以啊……”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大片大片的如火焰一样的花,在青蒙蒙的世界中美好得让人甘愿忘记人世的一切牵绊。

“我不甘心忘记,即使永远永远都是我一个人,即使再也等不到,我都想记得我曾被他那样爱过。”

幽冥之府,火照之路,吐了那口孟婆汤,只求不遗忘。

“我没有想过能再遇到他,我只想着无论轮回几世,都要带着对他的记忆和爱。”

“但是,我又遇见了他,我好高兴……他终于成为人,没有会失控毁掉他的力量,没有奇奇怪怪不容于世的理由,我能和他安安稳稳的在一起,哪怕只有一世……”

“常欣,上一世的记忆那么重要吗?”

“锦烟霞,我不是只有上一世的记忆,我还有为什么要留着记忆的记忆。”

“太执着了,不苦吗?”

“没遇见他之前有点遗憾,遇见之后,只有幸福了。”

――他病了,只是病了而已,不管多棘手,只要不是什么都不能为他做的无助的死在他面前,我什么都不怕。

送走常欣,锦烟霞自嘲一笑,“呵……我也没什么资格劝说她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