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三

半夜12:34。常欣仍然在电脑前回复邮箱里的读者留言。

xx“狐狸好可爱啊,好喜欢!”

“乖小狐也觉得狐狸最可爱了> <”

xx“兔兔送给狐狸的胡萝卜后来怎么样了”

“狐狸还是吃掉了哦,虽然不觉得好吃XD”

xx“狐狸真的好喜欢对兔兔蹭蹭舔舔的”

“犬科表达喜欢的方式【有研究过吗喂!”

……

xx“看着心里暖暖的,但还是会担心狐狸和兔兔”

“会一直幸福下去的,乖小狐保证哦”

xx“乖小狐和‘郁剑须臾’真的是朋友吗”

“她又在小说序言里面说不帮画插图就绝交了吗”

……

有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嗯?唉呀!”常欣哒哒哒地跑到玄关前,看到自己的丈夫正换好室内拖鞋,斜背的旅行包还没有放下。

常欣上前帮忙取下旅行包,“我还以为你明天早上才到,真是,又被你抓到熬夜了。”

“这样,不好。”

“好嘛,不要瞪着我。坐夜车很累吧,肚子饿吗?”

“不会。”玄狐摇摇头,牵起妻子的手放到自己脸上蹭了蹭。

常欣笑起来,眉眼弯弯,真的很喜欢蹭蹭舔舔啊……

但是,常欣在玄狐长(zhang)长的刘海下捕捉到他的眼睛后,却忍不住担心起来。

“眼睛好红……没睡好吗?集训很辛苦吗?”

“不,没事。我去洗澡。”

真的没事吗?常欣把换洗的衣服放好,听着浴室传出来的水声,心里隐隐不安。

以前的玄狐身上总带着一股倦怠感,似乎对什么都不关心不在意,剑无极曾说他看人的眼神都是冷的,在比赛场上被那臭狐狸扫一眼,不是心冷自己根本没被放在眼里,就是生气自己凭什么没被放在眼里。

虽然,现在的他也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样子,但那让人消沉的倦怠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可是刚才……

冲水的声音停了,玄狐低哑的嗓音仿佛叹息般的传来,“常欣……”

“嗯?”

“没。没事。”

“哦……衣服给你放好了哦。”

玄狐,你怎么了?

深夜1:52。

双人床上,常欣习惯性地侧着身子睡,玄狐则展臂环住她的腰,将她拉向他,让她的背贴在他胸前,这是他们惯常入眠的姿势。

常欣睡得很香,玄狐却毫无睡意。闹钟秒针走动的“嘀嗒嘀嗒”声让他觉得很烦躁,撑起头,他仔细打量着妻子的脸,眉眼鼻唇,一点一点细细看着,仿佛第一次见到。

常欣是什么样子的呢?飞渊曾以非常正经,吓倒一帮了解她本性的人的口吻说,常欣是偏古典的那一型,宛柔细致,爱的人会觉得她千好万好无一不好,不爱的人会觉得她普普通通无甚特点。

其实,在玄狐眼里,常欣是一团光。

玄狐并不冷,冷也是一种温度一种情感,他没有。

玄狐是淡,对于身边的人事物的态度也不是别人以为的排拒。

他只是无感。

他不觉得自己是自闭的,他只是对于外界,不喜欢也不讨厌。玄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孤儿的缘故。

他没有觉得世界黑暗没有色彩,但就像放久了的蒙尘漆盘没有了吸引人的光泽,被水泡坏的丝绸徒有纷杂的颜色,真的说不上美。师父曾说他的心境未免太无欲无求,但他真的不知道要欲求什么。

也许……他想要一团光,让他无法移开眼,柔和又温暖的光。

在见到常欣的时候,他觉得她是一团会走路会说话的光。比他幻想过的更朦胧、更柔美的光。

对于光,他不再向往了,而是渴望。

“常欣……”玄狐紧了紧搂住常欣的手。他的光,美丽、温暖、炫目,一定一定不会是那么脆弱易逝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