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约我前来,说是有事……”欲星移在亭内坐定,久候不见人影,不由口中轻念,复往外斜瞥一眼,假山处转出一道倩影,见得一抹冰蓝。
“唤我来,你却迟了。”他淡笑,起身相迎。
银月淡洒,未珊瑚袅袅婷婷走来,面容冷肃,竟显得冷艳不可直视,令欲星移微觉诧异。
“怎了?”
未珊瑚垂眸不语,擦过他肩膀步向角亭,欲星移在她身后眉头微微一蹙,转向她只道:“入亭内细说。”
进得亭内,未珊瑚默然静坐,表情中艳冷又带一丝茫然。
“饮茶吗?”欲星移将散发着清香的茶杯推向她,见无响应,坐于她对面,问道:“何事唤我来?”看她不语兀自笑开,“莫非对之前比试结果不满?唉,这些年来,你我比试了不下千场,对彼此的招式、习惯了若指掌,真要比个胜负,怕是三天三夜也――”
“欲星移!”未珊瑚开口打断他,声量高而尖锐,烦躁的样子像是受不了他的啰嗦聒噪。
“怎了?”欲星移挑眉,察觉到她语气中的山雨欲来,面上依旧是一片波澜不惊。
未珊瑚勾唇而笑,眼底泛冷,追逼欲星移,“我与你的比试,你真会上心吗?”
欲星移单手支颐,另手敲了敲桌面:“为什么这样说?”
未珊瑚苦苦笑起:“王后病逝,按制选秀充填后宫,族中长老有意将我进献给王。”
“嗯?!”欲星移闻言着实一惊。
“他们觉得――”未珊瑚继续说着,“若是我的话,即便不能继任中宫,也必能成为四正妃之一,进而协掌凤印。”
欲星移呆了半晌,许久起身向她行了一礼,“那……恭喜了。”
“没别的话?”未珊瑚豁的站起身来,冷然的双眸,首次泛出亮光。
欲星移点头,未珊瑚猛然甩过一耳光,“欲星移,你真不明白?!”那清脆响亮的一声,像是对他的控诉。
“……”欲星移捂上热辣辣的脸颊,“就是明白,才只能这么说,否则便是对你的亏负欺骗了。”
“欲星移!”未珊瑚恨恨念着他的名字,仿佛是将这三个字放在嘴里撕咬,眼眸潋滟含波,许久,水雾未曾凝结成露,而是直接化作了寒冰。
“欲星移……”她又唤,轻而淡,直望入他的眼瞳,红唇间吐出两字,“懦夫。”
她迅速越过欲星移走出了角亭,背对着他停在那里,“你听好,从此之后,我未珊瑚与你欲星移桥归桥路归路,彼此之间再无瓜葛!”
“我知晓。”三字入耳,她挺直背倔强地离开。
欲星移凝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然后坐下,看着桌上那一杯他特意准备却无人赏光的茶。
“浪费总是不好。”他说着,端起杯子,然而茶汤沾唇却怎也饮不下,试了几次最终放下。
――我未珊瑚与你欲星移桥归桥路归路,彼此之间再无瓜葛!
他阖眸,手一斜,将杯中香茶尽数倾倒。
他看着地上漫开的茶水,一段过往,无论曾多么醇美引人奋不顾身的投入,最后也会像这茶一样,徒然风干不见痕迹。
“我……知晓。”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