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那是一个让他不知要以怎样的心情来回忆的人。俏如来看着那个背影,不知该做什么。
“公主……”
那人转过身来,“入座吧。”笑得一如以往美丽骄傲,却带上了一些俏如来看不清的东西。
他安静入座。他,一个什么也不能为她做的人,至少可以在梦里配合她所要求的一切吧。
“已经没有了啊。”魔伶打量一下俏如来,微笑着说。
俏如来默默无语,伸手覆住脸颊,是的,血纹魔瘟已经没有了。
“真是让你受了不少苦呢~”魔伶眼睛笑得眯起来,像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
“……”他不知道要怎么接她的话,只好沉默地饮茶。
魔伶手指沿着杯口划了一圈,慵懒地单手支颐,侧着头道,“喂,你也是时候忘记我,找个真正喜欢的姑娘了吧?”
俏如来一愣,“公主,俏如来……”
魔伶挥挥手,她四肢修长,让她即使一点点肢体动作也会带上说不出的洒脱和优雅。
“在梦里就不用来虚与委蛇那一套了,你的表情真的要让我以为你爱我了,你要我这么认为吗?”
“我……这……”他爱她吗?
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许,她是距离俏如来所爱的人这个身份最近的人,但,他真的没有来得及爱上她。
这是事实,骗不了他,也骗不了她。
他一直给自己划了一条界限――他不能爱上她。思考、行事,皆是以此为前提。当回头再看时,他已分不清,去掉这个桎梏,他之本心究竟是如何看待她。
“所以我放你自由了,以后想去哪儿都行,想去爱谁都可以,完全不必顾虑我。”
“公主!”俏如来激动地脱口喊出,伸手紧箝住她的手腕。然后呢?然后他还想说什么做什么?
她按住他极欲开口说话的唇,勾起一抹微笑,盛着笑意的双眸黝暗的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不要说什么在回忆中慢慢喜欢上了我,我魔伶没有那么差劲,因为失去性命才得到你的施舍与怜悯。”
不是的!俏如来心口像是被人给用力地揪了起来,痛苦得快要无法呼吸了。
她不差劲!她当然不差劲!
“不是那样的……魔伶……”
“愿得一人心……我祝福你,俏如来,你一定要比我幸运。”
“忘记我吧,总是被人带着愧疚想起,我会以为我魔伶是个可怜虫呢。”
“再见了,俏如来。”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