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莫泷·私奔

冰轮初升,洒下一地月华,映照着墓前一双人影寂寂。
“大哥病逝,阪良城必须有人继承……我、我……”一身素白和服的美貌少女率先开口,低柔的声音里藏着无奈与哀痛,早已打定的主意却迟迟说不出口。
“嘘――”那一身水色衣衫的俊美公子怜惜地伸出一指点在她唇上,不忍见她这般折磨自己。
如今这无奈的境地……他们,怎么办呢?彼此凝望间,只有一句“怎么办”在两人脑海中不断盘旋。
许久,那俊美公子忽然微笑道:“我们私奔吧。”
“私奔……?”少女一愣,他怎会提出这种荒唐的提议?然而仔细去看他褐色的双瞳,她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她悲伤得难以自持,投入他的怀抱,脸深深埋进他的胸膛,少年爱怜地搂住她颤抖的娇躯,望向前方,眼睛殊无光彩,红唇却始终弯着一抹温柔的弧度:“文月某夜,花座召奴与良峰秀泷相偕私奔。”
手牵着手,一路奔逃,向着梦中的爱之彼方。
飞舞吧,艳丽的黑发。翻动吧,洁白的羽织。前行吧,如物语中所记载、如和歌中所歌颂,只要你希望,带着心中那热烈的爱越过去吧,你所背负的,一切沉重与高墙。
“哈、哈……我跑不动了……”少女先停下来,整理气息,拽着少年的衣袖撒娇般地说着。
少年回过头笑着摇摇头,“这怎么行?”他背对着她蹲下,宠溺地道:“上来,吾背你。”
少女将裙摆提起掖在腰带里,伏上他的背,将身上的羽织盖过头顶,搂住他的脖子,“小心些,不要摔了我啊。”
“怎么会呢?”少年淡笑着,侧过脸磨蹭了下少女柔美的侧脸。
这样一路行到海边,少年将背上的少女放下,看着她甩掉脚上木屐走在沙滩上,她做披衣姿的打扮是那样娇艳可爱。
她掀开羽织,让它在海风中轻舞,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夜空,“今晚的月色真美。”
他上前,从背后轻轻环抱住她,亲吻她柔亮的发丝。
“那个花座召奴和良峰秀泷私奔的故事,结局是什么?”她轻声问。
“不是很好呢。那两个人来到海边,却还是被追兵发现了,他们以身投入大海,被那片汪洋迅速吞没了。”他叹息。
她眼帘低垂,“真是……悲伤的故事……”
“是啊。”
“但是至少……有过抛弃一切只看着彼此的,那么一瞬。”
“嗯……”
文月,花座召奴、良峰秀泷,殁。
同月,良峰贞义正式继承阪良城主之位,莫召奴携文诏私逃,前往中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