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竞池·七夕

七夕夜晚,竞日孤鸣从书斋里慢慢走出来,他脸庞显得没什么血色,带了几分病气,但这却无损他的俊美贵气。
他在前廊上停住了脚步,仰起头看着空中那皎洁明亮的弯弯月儿,一声叹息幽幽的从唇间溢出。
“王爷为何如此叹气?”随着低柔的问话,一双柔荑伸过来,将一件鹤氅轻披在他肩头。
竞日孤鸣拉住鹤氅回过头来,刚好看到那温柔的绿衣女子放平踮起的足尖,秀美的脸上满是关切。
“去年这时候,小王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竞日孤鸣叹息。
“小王还以为那是小王人生中最后一次的七夕了。”更深的叹息。
姚金池闻言轻蹙眉尖,“王爷别总是这样讲话,如此气郁、多思虑,易招心脾肝虚症……”
“这种的要先让气血调畅,所以药方得以清肝泻火为主。”竞日孤鸣唇边含笑,说着,“小王没有说差吧?唉,果然久病成良医啊。”
“王爷……”姚金池不赞同地摇摇头,竞王爷怎么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身体病症拿来玩笑?“最重要的是,如果心情太过压抑,容易郁积成疾,切记要放宽心,心宽了,病自然也就会好了。”
“哈,小王知道。这副病体尽日偏劳金池,要是小王不全力顾好,岂不是辜负金池了?”他说得云淡风轻,颜色偏淡的唇甚至带着笑,低敛的眉目却似有郁色。
姚金池见了有些难受,不敢再接话,遂换了个话题:“今日七夕佳节,金池斗胆,请王爷与府中女眷同乐,王爷……允不允?”
“哈,这有何不可呢。”
在园中竹林前,姚金池设了轻纱缦帐,备了张坐榻,要是他累了也可以躺下来,轻纱随着夜风飞舞出浪漫的情怀,空气中淡淡的兰蕙香气,让夜里多了几许静谧的幽思。
竞日孤鸣有趣地瞧着姚金池和四个婢女忙着在搬出来的案桌上摆满了各式瓜果,有的雕成金鱼、花朵,甚至还有雕成一座楼台殿阁的瓜。一边还有用麦粉掺入白糖、芝麻等,擀成薄皮,再折叠成梭子、玉簪、环佩等形状,放在热油中炸成金黄色的巧果。
这是七夕女儿家的习俗,请织女品评她们的巧手与烹调手艺。
然后姚金池含笑将一碗三色粥往竞日孤鸣手上一塞,几个女孩各自搬张矮凳子围着他坐着并拿起针线预备,灿灿明眸一起瞪着他。
这是?竞日孤鸣与她们茫然对视了片刻,随即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他用白瓷汤匙搅了搅手里的三色粥,道:“穿针。”
一声令下,女孩们忙低下头开始向那七孔针的针眼穿线。这是七夕的习俗,谁能最快穿针引线,谁就能得着好运。
一会儿后,姚金池首先宣布:“我好了。”
“我也好了!”、“我也好了!”、“哎呀,我慢多了。”接着几个婢女也陆续叫了起来。
“还是金池姑娘最厉害。”一个小丫头还不忘捧一句。
“这、过奖了……”
“哪有,金池姑娘就是人美手也巧!”
竞日孤鸣笑盈盈地看着她们又搬了一盆水出来,放颗瓜果进去,然后每个人轮流拿着小镜子在那儿照来照去。
竞日孤鸣不打算出声打扰,这些都是女孩儿家的玩意儿,他问多了倒惹人不自在。
他低头慢悠悠地吃着手上的三色粥,实在喜欢那带着微甜,同时溢满杏仁果香的味道。
这粥里放了白果、杏仁、胡桃三样东西,皆是可以润肺止咳的,糯米还有调胃养胃、止虚汗的功效……
她真的很用心啊。
他望着笑闹不已的女孩们当中,那个一身绿衣的女子,默默想着。
她美丽、温柔,她伺候他服药,照顾他起居,陪着他下棋,时常讲些景物趣事给他听,希望能让他解闷宽心。
她对他这个病人,真的可谓是尽心尽力。
不知怎的,就有些郁郁,吃完最后一匙粥,将空碗放到了一边,他阖上双眼。然而这份用心,也许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苦……
轻吁一口气,他缓缓睁开眼睛,不想却对上不知何时来到守在他身前的姚金池的明丽双眸。
“怎样了?”他心底一突,面上仍是淡然,轻问。
姚金池轻摇首,“没,只是见王爷久不言语,以为王爷累了,或是身上有哪里不适。”现在看来似乎无事,可以放心了。
“小王很好。她们人呢?”
“见王爷闭眸休息,怕吵闹到了王爷,所以已经各自退下了。”
“唉……小王到底是给你们扫了兴啊。”见姚金池启唇欲语,竞日孤鸣摆摆手笑道,“好、好,不说这些败兴的话。”却忽然低头不断重咳起来,姚金池连忙坐到他身边为他抚背顺气,直到他的情况好些才小心翼翼的将一杯热茶端到他的嘴边。
“王爷请喝点热茶吧,喝一些或许能好些。”
姚金池正打算服侍他用茶,不料他却忽然握住她的小手,甚至伸出另一只手贴托上她捧着茶盏的手。
他的手掌不留一丝空隙的将她的小手完全包拢住,两抹嫣红不由飞上嫩颊,她诧异地睁大眼,清楚听见自己的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好乱,仿佛里头有好多头小鹿在奔跑。
虽然她一直在他身边照拂起居,却不曾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实在让她慌了主意。
怎么办?她、她该抽回手吗?可要是贸然抽回手一定会打翻热茶,烫到竞王爷,但是不抽回手,这姿势……这姿势……
他徉装没瞧见她满脸的错愕娇羞,就着她的手将茶盏凑到唇边,张口喝下热茶,被入口的好滋味点亮了瞳眸。
“这茶也是金池费心准备的吧?”他敏锐的问。
他的手仍拢在她手上,她羞得连话都答不出口,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难道是小王猜错了?”他掀唇微笑。
她迅速摇头又迅速点头,不禁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的反应,“这是银耳百合饮,可以润肺止咳,我另外加了些蜂蜜,是不是太甜口了?”
“不,很好喝。”他露出微笑。
“王爷喜欢就好。”见到他笑,她松了口气微微放平了心绪。
她酡红的小脸宛如一颗熟透的小蜜桃,竞日孤鸣愈看愈觉有趣,不禁故技重施,握着她的手将那百合饮喝得一干二净。
几乎就在竞日孤鸣放开手的瞬间,姚金池也迅速取回茶盏,干净利落地将东西收拾好,自然地倾过身用手巾为他擦拭嘴角。
竞日孤鸣能看出她还带着紧张害羞的情绪,对他的举动也一定有着满腹的疑问,然而比起自己的情绪,却更加关注着他的反应,如此一心想要照顾好他……
姚金池的心,当真是一片纯白。他阖上眼眸在心底笑,倾身靠向她。
“王、王爷……”姚金池身体一僵,撑住他的身子,别扭地歪着头,垂下眼眸看着这个倒在她怀里,面庞垂落,贴上她心口的人,终于知道,男人也能称得上“柔若无骨”,她臂弯里抱住的这个就是。
“小王有些累了,想歇息一会儿。”他道,声音低低幽幽,有些歉意的味道,“望金池,不要介意……”
“这……是。”她原本想说,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在外头不小心睡着了,可能会受风寒,然而看着他阖起的眼眸,玉般温润的脸,她把那些絮絮叨叨的话就全数吞了回去。
他像似睡得极沉,长睫掩落,在眼下形成淡淡阴影,唇色也是淡淡的,五官整个舒和下来,鼻息徐长,不再如之前那般气息不稳。
姚金池突然觉得,也许,竞王爷不仅累了,还很寂寞吧。是人就有自己的烦恼和心事,也许他并不想得到任何安慰,只是想找一个人、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在身边,陪陪他。
想着,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抚上他的面庞,带着浓浓的怜惜。
月洒清辉,粉白的晚香玉在风中轻轻摇动,馥郁的芬芳在夜色中静悄悄地弥漫。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