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苍猡·节日

清凉如水的月光射进宫室内,穿过层层外室,直到温暖馨香的内室,金丝檀木案几上燃着几支粗粗的宫烛,点点红泪流落在灯座中。
晕黄的光温柔地笼罩着内室,这里仿佛是平静的港湾。
“你肩膀好硬,最近太辛苦了吧。”床榻上只穿着白色寝衣的叉猡挺直腰身跪立在爱人身后,搭上他坚实的双肩,慢慢按揉着。这是她每日例行的工作,按摩会让她的男人解除疲劳,完全放松,获得更好的休息。
苍越孤鸣闭上眼睛,靠上曲线舒适的背垫,静静享受着,“唔,是有些忙碌……无妨。”
捧住枕靠在自己胸口上的头,叉猡垂首唇凑到他额上,轻柔地吻了一下,“多少也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吧。”终日忙碌,她实在担心他的身体会吃不消。双手重新放回他双肩,她微微加大了力道,想将僵硬的肌肉给彻底按揉开。
听她半是责备半是心疼的嗔怪,苍越孤鸣低笑一声,握住她不停忙碌的手,温淳的嗓音轻道:“我有叉猡。”
他转过身子,注视着她的天蓝色眼眸在烛光下闪烁着动人的光彩,他舒展了下脊背,放松地向后躺倒在一片锦绣软衾中,同时拉着她的手轻轻一拽,她便顺势轻扑进他怀里,让他抱了满怀。
他下巴抵着她的额轻轻摩挲了一下,“余生请多关照,不是吗?”
听他又说起当初洞房花烛夜时说过的话,好似回到那如梦似幻的美妙时刻,叉猡心中泛起丝丝缕缕醉人的甜蜜,嘴里低声应了:“嗯。”
“不过,你最近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苍越孤鸣揉挲着她的肩头,轩眉微微蹙拢。
叉猡往后撩了一下散开的头发,从他怀中微抬起身子,探出手指抚平他眉间淡淡的折痕,她最不爱看他皱眉的样子。“怎么这样问?”
“总觉得你……”他沉吟了一下想着应该如何形容那种微妙的感觉,道,“有些低落。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她小声说,淡淡摇头,将额头抵在他的胸口,那里,萦绕着让她着迷的强而有力的心跳。
“嗯。”他没有再追问,只是圈住她的细腰紧紧拥抱了一下,缓缓放开来,手一下一下顺着她身体的曲线轻抚着,好像在爱抚一只猫儿般。
很久都无人说话,安静得只有烛花爆裂时发出的细微声响,只是在厚重的锦缎缦帐放下,隔绝出一个仿佛无人可以窥听的私密空间后,从里面闷闷地传出一声――“我只是……有点想念故乡……”
前阵子各族按例进贡,鸮羽族进奉的贡品被他直接挑出来送到了她那里,想来就是在那个时候勾起了她的思乡之情了吧?
她,有多久没有回去过了呢?
她脸埋在他胸口,那有些无奈有些委屈的语气让他怜惜心疼得难以忽视。
“王上?”叉猡手牵着缰绳,脸上带着运动后的红晕,看上去健康而充满活力。今天是个好天气,又恰逢罢朝休沐,一大早他就带她来郊外散步跑马,还向她许诺他今天一整天的时间都是她的。她料想他应该也是打算好好放松一下心情,此刻却见他陷入了思考般在那里独自闪神。
“太阳也渐渐热起来了,我们要回去吗?”她眯起眼望了望天,抬起手臂遮挡了一下变得刺目的阳光,提议道。如果他尚有什么挂心的事,他们还是不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尽速回去让他赶紧处理的好。
苍越孤鸣朗声笑起来,拍了拍座下骏马的脖子,“那怎么可以,还没有跑得尽兴呢。驾!”他一抖缰绳,双腿一夹,马儿欢悦地放开四蹄,由慢而快地飞速奔驰起来。
“王上!”叉猡看着他的背影也只能无奈地策马追上,同时倒也安下心来,看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他。
他们一起在原野上奔驰,远处是起伏的群山,看起来绿意盎然,天空是一望无际的碧蓝。
看着四下那美丽而充满生机的景色,叉猡满足的深吸一口气,让清新的空气充满肺叶。她真是喜欢这样自由驰骋,无拘无束的感觉!
他们在一条小溪边享用午餐,叉猡笑看苍越孤鸣在地上铺开毯子将带来的食物一样样摆好,即使是一点小事他的神情也显得十分认真,在她眼中最是迷人不过了。
阳光从树梢中直射而下,点点光斑洒在她身体周围,眼前就是青山绿水,轻抚面颊的和风带着青草的气息,沁人心脾。
叉猡享受着自然带来的舒适惬意,身子随意地斜倚,枕上丈夫盘起的腿,闭上了眼睛难得撒娇般的轻声要求,“我们就这样一直待到黄昏吧。”
苍越孤鸣将她的一缕发丝绕在指尖把玩,凑近鼻尖闻着馨香,定定地瞅着她惬意的表情,语调缓慢地说道:“这样是不错,不过我们有更好的选择。”
叉猡闻言睁开双眼,抬头看着他,“更好的选择?”
苍越孤鸣微微勾唇,神秘兮兮的样子引得叉猡不禁挑高一边的秀眉,眼神中透露出疑惑与期待。
“哈。”他站起来将她一并拉起,解开栓系马匹的缰绳,然后握住她的腰,把她举起放在了马鞍上。
“你要做什么?”她不解地问,下意识扶住他依然停留在她腰间的手。
苍越孤鸣抽出手侧身跨马,挪移位置,环过叉猡的身躯,握住缰绳。他脸贴靠着她的耳畔,接上刚刚那“更好的选择”的话题道:“比如说――我们可以现在启程,一路奔驰到鸮羽族所在的地界去。”
温热的气息吹向脸颊,暧昧而亲昵,让她面上泛起一抹艳然的红晕,然而因他的贴近而起的淡淡羞意马上被他的话语所带来的惊讶压下,“你不是认真的吧?”
“叉猡的家乡是什么样的呢?”他微笑着不答反问,挥鞭策马向前奔去。
“什、什么――”
马蹄飞扬,踏过的地方留下他的笑声和她的惊呼。
他是认真的……叉猡凝视着他的侧脸,又向后扫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的三匹马。原本她就奇怪,除了他们各自的坐骑,为什么他还另外带了两匹马,马上背负着的物品也似乎比一次野餐所需的东西多得多,这下可算是解惑了。
“这真够胡闹的……”她有些懊恼的低道,拍打着他的臂膀,“你可以就这样什么都不管的撒手跑了吗?”说着就要抢夺过缰绳,扯着马儿回头。
躲过她的手,苍越孤鸣将马停了下来,道:“我有告知军师。”
“他竟然会同意?!”叉猡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声音也不禁跟着高了八度。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军师认为我确实该偶尔放松一下。”苍越孤鸣淡笑,“你不是也劝过我吗?而且,如果只是一时离了我苗疆就天下大乱的话,臣子又有何存在的意义?”
他的话是想让她宽心,却令她想起他当初失落于地门之事,不愉快的回忆让她伸出手,怕失去般的环紧他。“这又不是什么能当天来回的简单出游,就算是微服出巡,也没有一个护卫都不带的王上吧?我不信他们会赞同你。”
“这嘛……”
果然!看苍越孤鸣迟迟不语,叉猡有些气恼地白了他一眼,这绝对是没告诉底下的人,他居然会轻装简行到这步田地!
“有必要吗?”苍越孤鸣如此一问倒是让叉猡愣住了。看她就这样愣神,不赞同又满是疑惑,他蔚蓝色的眸子生暖,眉目间满是怜爱柔情,“若真遇上什么危险,我自是会全力护着叉猡,我知叉猡定也是如此待我,你我二人便是彼此最好的护卫,不是吗?”
他的话、他的声音语调,让她体内涌起一股热流,好像要被融化了一般……叉猡心底暗暗呻吟,偏开头,嘴上道:“这话的确动听,但分明是狡辩。”
苍越孤鸣将她揽入臂弯里,温柔带笑的眸子垂落往怀里探,她颊上飞霞好不艳丽,他凑唇在那片惹目的娇艳上轻啄一下,满足地叹出一口气,说:“确实是狡辩,不要护卫,不过是想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而已。”他只是想拥有更多和她之间独有的回忆,弥补之前曾对她的忽略。
“唔……”这下,叉猡只觉舌头都找不到了,再也说不出什么来,只忙着平复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真是要命……这人是还要她对他心动几次才够?
“走吧,不然晚上可就只能野外露宿了。”
已然晕乎乎的苗王后哪里还顾得上别的,自然只能任由苗王“拐带”,拍马绝尘而去。
鸮羽族聚居于苗疆南部一带,这里气候宜人,有广袤的原野,水草肥美,是个一派朝气蓬勃,令人精神抖擞的地方。
苗疆境内大多部族发展至今已是选择农耕定居,而鸮羽族却仍保持着古老的牧猎生活,游牧民族所有的热烈奔放让苍越孤鸣觉得分外新鲜。
“哦?只有巫没有觋吗?”听叉猡讲述鸮羽族中祭祀风俗的苍越孤鸣好奇问着,“这可与别处大不相同。”
“鸮羽族女子为尊,充当如此重要神职的,自然不会有男子。”叉猡淡笑解释。
“原来如此。”苍越孤鸣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将目光转向那不远处的喧嚣的人群,“所以今天这般热闹,是在做什么祭祀的准备活动吗?”
四周到处铺满了红色丝帛,像燃烧的火把一样亮眼,来来往往的人们面露喜色,一个个忙着装饰,忙着准备食物,结伴而行的少女们手上挎着装满香花的篮子,互相追逐着从抬着大铜鼓的少年们身边经过,留下一地银铃似的欢笑声,她们的长发和色彩艳丽的裙摆在风中飞扬起来不知有多好看。
叉猡摇头,从身边的树上摘下一串小小的红色浆果,“不是,这是属于族中女孩子们的节日,在每年这种红浆果成熟的时候举行,只要是年满十六的女孩都会来参加。唱歌、跳舞,还有――”她瞄一眼身边的苍越孤鸣,神秘的笑了笑,“狩猎。”
“唔。听起来不错。”
“是啊,然后会一直狂欢到深夜,到处欢歌笑语、热闹非凡,那场景就和这果子的颜色一样热烈。”她说着将手上的红浆果在苍越孤鸣眼前晃了晃。“我倒也不曾想到这次会这样刚巧赶上。”
苍越孤鸣从她手上接过那串红浆果,鲜艳浓郁的色彩好似在映衬着鸮羽族中女子亮丽灿烂的青春,他开口提议:“既然如此难得,叉猡不如也去参加吧。”
“我也去吗?”叉猡闻言眉峰一挑,表情有些古怪,似乎在忍笑。
“我很想看看,在这样的节日里叉猡会是什么样子。还是,有什么不对吗?”苍越孤鸣问,虽然因为离开的时间太久反而不用担心被认出,这一点真的有些讽刺,但也不可否认是难得的不用考虑太多、可以彻底放松的好机会。
叉猡眼珠转了转,将一抹狡黠藏在唇边的弯弯弧度中,“嗯……没什么。也好,我也去。”
苍越孤鸣看着叉猡走向河边,那里有一群正在打扮自己的年轻女孩,她向她们说着什么,那些女孩点点头,热情地拉着她往一间帐篷走去。
“真是令人期待。”看见叉猡在随着那些女孩走远之前,回头向他这边瞥过来,他不禁笑着说。
铜鼓蒙上了红布,天色暗了下来,四周燃起火把,震天动地的鼓声伴随着人们的呐喊,篝火点燃,一瞬间,四周的火把好像戏珠的群龙朝着篝火涌过来,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和喜悦,他们生怕声音被别人盖过去似的,都在狂力地叫喊着。
鼓点慢慢变得有序,他们的吼声也开始有了节奏,一群盛装打扮的少女拿着花束跑到了广场中央。她们每一个都体态轻盈,脚步如飞,在手中传递的花束如同飞舞的仙子,随风散落的花瓣,给广场洒上了绯红的铺垫,向在场的人们尽情展现着她们的美丽。
苍越孤鸣的目光紧紧追逐着其中一个穿着蓝色扎染衣裙的女子,她的头发用丝带盘结出美丽的式样,衣服上佩着白色的山花,赤裸的双足跳动的样子好似一双活泼的白鸽。
他想起这个女子身穿喜服站在他面前的模样,那时他觉得她好像五月盛开的榴花般灿烂绚丽,她穿着白色寝衣第一次投入他的怀抱时,他又觉得她像春天融雪后的泉水般柔美动人,而现在,她仿佛一株河边的菖蒲花,清新自然而充满朝气。
他的叉猡……
女孩们洒尽最后一片花瓣,早已在一边等候的男孩子你拉我跑,冲上广场开始表演,他们的舞步更加狂放,模拟着生活中捕猎及劳作的场景,然后向退至外围围成一圈的女孩子们送上鲜花,大献殷勤。他们的好意,有的被热情接受了,有的却被拒绝了,女孩们挑选到自己中意的对象,或和他们对着歌,或是跳着舞,人群开始了狂欢。
落单的少年少女越来越少,人们的激情也越涨越高,只剩下一个蓝色扎染布裙的女子,她是如此特别,无论是献上礼物还是唱歌,族中的男子似乎都不能让她满意,她微笑着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前来献殷勤的人,独自一人跳着节奏欢快的舞蹈。
她的动作像梅花鹿一般优雅,又像豹子一样矫健,跳跃旋转的动作透出别样的力与美,引来阵阵赞叹,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她似乎脚不点地的连续旋转,忽然她那柔韧的细腰落入一双手中给轻轻掐握住,让她的舞步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那微笑的男子是如此俊朗,仿佛从古老的传奇歌谣里走出来的英雄,神女都不禁要为之心动。女子覆上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扬眉一笑,一直独舞的身影终于变成了对舞的脚步。人们向那些成双成对的少男少女抛洒着鲜花和红色的浆果,一时间广场沸腾,鼓声再次疯狂起来。
挂着的红纱随风扬起,投入篝火的特殊树叶燃起带着浓郁香气的轻烟,让夜色中的广场更加朦胧,人们开始饮酒欢歌,原本在跳舞的年轻男女们追逐着,捉对隐入一边的树丛、草地不见了,留下一片旖旎月色。
“你该告诉我是这样的‘狩猎’。”林中,苍越孤鸣将叉猡抵在一棵树上,鼻尖蹭了蹭她的面颊,谑笑道。
“年轻的女子们在这一天尽情享受青春,猎取着自己的心上人,这就是‘飞红节’存在的意义。”
“这分明是未婚女子参加的活动,你可已经是嫁人了的。”想到自己提议她参加时,她那古怪的神情,苍越孤鸣忍不住笑起来,低头咬了她的耳朵一下。
叉猡环上他的脖颈,笑睐着他,“你这已为人夫的人,不也上场参加,然后成了被猎取的对象吗?”
“哈。”
衣扣一粒粒解开,长长的腰带在地上蜿蜒着,温热又富有弹性的唇贴上肌肤,在双手抚过的热度与空气中的凉意交替间,叉猡仰高脖颈,眼神朦胧的看着头上的月亮,絮絮的道:“‘飞红节’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在上一个‘飞红节’里结合的年轻夫妇们的舞蹈表演……”
“是吗?来年我们也可以参加了……”
这趟故乡之行以“飞红节”林中不可言说的柔情缱绻为句点,两人踏上了归途。看着前方延伸的路,叉猡想起启程出发的那天清晨,他说,一整天的时间都是她的,不禁有感而发:“这‘一天’还真是长久。”
苍越孤鸣头搁在她肩上,“既然一整天的时间都交由你支配了,那这‘一天’的长度姑且就由我决定吧。”
“哈……”叉猡笑,这一趟走下来,让她仿佛摔入蜜糖罐里,甜蜜醉人,粘粘腻腻的爬不出来。
苍越孤鸣搂紧她,语气认真的道:“我真的很感激鸮羽族,因为有它,叉猡才能成为叉猡,这一次,还让我看到叉猡这么多不同的面貌……下次,我们可以再来。”
“擅离职守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我怕我们会遭人怨恨。”听他真的认真在筹划,叉猡笑着说,靠进他的怀抱。
她想,愿望自然是美好的,不过王与后实际上的自由又有多少呢?新一年的“飞红节”到来时,他们真的可以有那样的闲暇吗?
不过,那些小小的愿望与小小的失落,和并肩同行、相守一生的巨大幸福比较起来,就显得如蛛丝一般纤细、微不足道了。
新的一年,又是飞红节的日子,他们不出所料的身在王城之中。
如往常一样,她坐在房间前的石阶上,脚边放着一盏点燃的宫灯等待着他,看到他的身影,提起灯起身迎上前去。
“王上。”
“嘘。”
他竖起一指在唇边,接过她手中的灯笼,牵起她的手往外走去,夜间一片寂静,她疑惑不解地跟在他身后走着,直到在花园中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
他忽然将她搂在怀里,紧紧抱住。
“叉猡。”他笑。
叉猡初时疑惑,但在望见他俊目含笑的望着自己,那一抹带着浓浓暖意的温柔,竟让她觉得快要溺死其中了。
“苍狼……”她轻轻的抚着他的脸,他真好看,一个俊美得让人连呼吸都感到困难的男人。
在她还搞不清状况的时候,他拉着她奔向空地中央,带着她跳舞。
像是踏进了一个迷幻的世界,叉猡只觉得身子一直在转,在苍越孤鸣恰到好处的力道下,她在他手掌手臂的操纵里,化为一抹旋风,被他的臂膀撑起,在天地间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华。
当终于停了下来,她紧紧望着他的眼睛,眸中闪着动人的华彩,她想,她明白他的意思――
他弯下腰深深吻了她,道:“‘飞红节’的夫妻共舞。”
她展颜一笑,明艳得仿佛花园中火红的凤凰花。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