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白心·约会

“哇……”看到眼前的忆无心,白狼情不自禁发出一声赞叹。这种清新小公主的感觉……白狼觉得脸上隐隐发热,这可爱过头了吧!
看到他眼中的惊艳,忆无心有些腼腆地笑了一下,“妈妈帮我挑的衣服……”不止衣服,还有脸上的妆,也是妈妈帮忙的,一边在她脸上大作文章一边惋惜地说跟着爸爸长大的她作为女孩子被养的太粗糙了,怎么打扮都不会。
“很……咳……很可爱。”出门之前被黑龙反复提醒“不要傲娇蹭的累”的白狼选择实话实说,就是因为不习惯稍微有点打磕绊。
知道他喜欢,但没想到他会这样老实的不说反话,忆无心觉得心情就像可乐在冒泡泡一样。“那――”忆无心跨前一步,裙摆随着转身的动作轻巧的旋了个半弧,脸蛋微红的和白狼并肩,“我们走吧。”
“唔,嗯。”
一个星期前就在计划的白狼,对于约会应该做什么、要注意培养出怎样的气氛,其实一点概念也没有,有时想想,好像只是把“忆无心”和“约会”联系起来想一下,他就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不需要更多了。
和喜欢的女孩约会,这八个字本身就是要人命的浪漫!
所以,最后他俗气的选择翻杂志找热门约会地点推荐什么的,就原谅他第一次约会没有冷静的头脑去想特别的创意吧。
不过女主角这边相当给面子,对于来游乐场忆无心看起来很开心,原本白狼还有点忐忑的心情立刻因她的灿烂笑脸替换成“我果然没选错”的小得意。
“我还真的好久没有来过游乐场了耶。”翻着印着卡通,色彩斑斓的导游图,忆无心一边说,一边将自己感兴趣的游乐设施指出来给白狼看,“我们先玩这个好不好?接下来再这个……”
这种时候不可以说“随便”、“随你”,白狼谨记杂志上所说的,点头,“没问题,我们去排队。”
没想到个头小小的忆无心胆子一点不小,尽是挑刺激的游戏来玩,又是“极限蹦极”又是“海盗船”还有作为游乐场招牌之一的“垂直过山车”,尖叫欢笑不断。
坐在“旋转咖啡杯”上,白狼问忆无心刚刚坐过山车的体验:“觉得吓人吗?”
“不啊,没有我想象中可怕。”忆无心笑呵呵的,眨了眨眼,压低声音在他耳边促狭地说,“坐在我旁边那个女生的尖叫声比较可怕啦。”
他很喜欢她的笑声,犹如风铃摇荡般悦耳,又很清爽,总让他联想起清新灿烂的初夏。白狼想,就像初夏一样可爱的女孩。
白狼凝视着她的笑颜,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路玩下来,没想到白狼别的没事,却在“旋转咖啡杯”上载了,摇摇晃晃下来的时候,觉得头上的天空都在转,“好晕……”
“没问题吧?”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忆无心用折起来的导游图给他扇着风。
白狼摇头,表示还能再战,“没事儿,休息一下,接着玩别的。”
“也快中午了呢……啊,你等一下,我去那边……”晕乎乎的白狼没听清她说了去干嘛,就觉得她裙摆一飘就没影儿了,赶紧站起来想追上,发现她正站在一家甜品工坊前。
走过去,看见她正从店员手里接过一支绿色的双球冰激凌,就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抹茶?”
“唔?”忆无心扭头看见他,扬扬眉,“怎么过来了?在那边等我就好了。”垂眸看看手里的冰激凌,“这个?不是,是苦瓜味。”
“苦……啥?”白狼表情有点扭曲,“这什么奇怪的口味啊?”
“哎~很好吃的,不骗你,是这家店的招牌哦,特意买给你的。”
“你这……真的不是要整我?”白狼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觉得刚缓过来的晕眩又来了。
“当然不是。”忆无心将冰激凌递到他嘴边,“你尝一下就知道了嘛。”
那双眼睛里的期待太热情、太纯粹,白狼觉得自己根本招架不住。“……不好吃饶不了你哦。”嘟哝了一声,他蹙起眉,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那蛋筒上在他看来非常可怕的浅绿色。
意外的很容易入口,最初在口腔中漫开的感觉就是很清新的蔬果味,而在最后忽然有一丝清冽的苦的滋味涌上舌尖,又被浓郁的奶香柔化,形成特殊的韵味。
“唔,确实不错……”白狼仔细回味了下,不得不说真的很好吃,彻底改变了他对冰激凌甜甜凉凉的刻板印象,倒是挺让他吃惊的。
得到认同,忆无心大眼睛快活地忽闪忽闪,“对吧!当初推新品的时候,一试吃我就爱上了!”
白狼笑了一声,从她手中接过那个舔了一口的冰激凌,“你的好奇心还真是涉及方方面面啊。”
“不许吐槽我。”鼓着嘴假意嗔怪,忆无心又给自己买了一个拿在手里,“我们看看去哪里吃午餐吧。”
“嗯,走。”
哪里人都多,两个人只好在一家快餐店外头排队等叫号,这时有个打扮成小丑的工作人员经过,对着忆无心夸张地行了个脱帽礼,送给她一只兔子气球,“可爱的小姐,祝你心情愉快!”
忆无心高兴地眼睛都眯起来,“哇,谢谢!”
白狼摸摸下巴,“手拿着不方便,容易飞走……”说着,牵起忆无心的手腕,将气球的线绳系在她手腕上,小小的蝴蝶结打好,白狼手里还握着那截瘦瘦白白的手腕,不禁低喃,“好细……”手也好小。
“嗯,什么?”
“没……”白狼有些别扭抬眼看着她说道,“你是不是太瘦了点?”
“哈?”
之前握着她手吃冰激凌的时候,注意力全在那古怪的冰激凌上,完全没有留意,细细的手腕、小而白嫩的手掌……这样的小巧可爱,是属于女孩子的、忆无心的特点,让他想要去触摸她、拥抱她……
“唔……”白狼倏的心跳怦然,脸上迅速罩上一抹肉眼可见的红。“走吧,好像叫到我们了。”
那截手腕,倒是没有再放开了。
*
晚上,两个人手牵手走在路灯下,随着步伐,气球在两人之间晃悠来晃悠去,白狼安静地看着忆无心踩在凉鞋里瘦白的脚,她荡出波纹的裙摆,她微微低着的含笑的侧脸,这样的气氛感觉挺好的,但一直沉默下去会不会尴尬?
找点话说?“今天……”
“那个……”
这同时说话,同时闭嘴,真的尴尬起来了。白狼搔搔头发,忆无心捏捏裙角,一堆无意义的小动作后,两个人有默契地决定还是什么也别说了,清凉的风,路灯下的街道,之前的愉快回忆,已经很好很好了,不用多余的声音做点缀。
就这样散着步回家,好像没过多久就到了,忆无心松开手,轻轻地说:“我到了。”
“嗯,那……再见,晚安。”
“嗯……”
转过身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她啪嗒啪嗒跑过来,“白烁烁!”
“喂,说过几次不要这样叫了!”扭过身子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干嘛?”
……
忆无心打开门,看到斜躺在沙发上的妈妈,说道:“我回来了。”
姚明月一笑:“约会怎么样?”
“很、很好……”忆无心脸上一红,眼神乱飘,转移话题的问道,“爸爸呢?”
“在阳台思考人生,暂时不要打扰他。”
“呃?”
……
“……”白狼神情恍惚地进了家门,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白狼你回来了?约会怎样?”在吃爆米花看球赛的黑龙凑过来,递给他一听可乐,问。
“唔……蜜桃味……”白狼自言自语的说。
“哈?”
……
那是一个,女孩踮起脚尖,轻轻印上的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