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原创】城堡绮情

第一章 西西里岛的凯瑟琳

看着凯瑟琳女公爵那双绿松石般的眼睛,人们就会唤醒心中那一点旧时的记忆。

那是关于“叛逆的王太子”卡洛斯亲王的往事。

没有人会怀疑“征服者”佩德里克一世的伟大,他一生喜爱寻欢作乐但同时善于治理国家,强大的海军让阿拉贡成为海上的霸主,与里比尔人的战争为国库带来大宗财富,王国多亏它的国王的英明重又繁荣鼎盛,佩德里克一世得到他臣民的赞美,在这种人人都富足、兴奋的氛围下,能惹怒这位令人敬畏的君主的就只有他的独子。

佩德里克一世一生有过三位妻子及众多情人,而唯一合法的继承人就只有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卡洛斯王子。

卡洛斯王子相貌俊美,体格健壮,有着极富魅力的声线,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闪着睿智的光芒。他是位绅士、勇士和才子,宫廷中的人多数认为卡洛斯王子是位真正的贵族,是最为合适和顺理成章的王位继承人,佩德里克一世自己也曾说过,“我的伟大将在他(卡洛斯王子)的身上延续。”

但这位优秀的王太子和自己高高在上的父王关系并不亲密,甚至多次爆发激烈的冲突,父子关系的决裂便是由于父子俩在涉及边境争端的不同主张。佩德里克一世用权杖打伤了卡洛斯王子,怒吼:“你竟然比安插在我身边的内奸更可怕!”

这次事件让性格桀骜的王子殿下深觉被羞辱,御医记载,“殿下坚决不肯脱下衬衫,在周围人的哀求中他才最终妥协,淤伤露出时他的表情痛苦而羞耻,陛下造成的伤痕并不在肉体,而在这高贵的人的内心。”而国王要求王太子在众臣面前双膝跪地向父亲道歉的做法,更是让卡洛斯不能接受,从此卡洛斯王子在议事厅退出自己的席位。佩德里克一世性格暴烈,厌恶别人对自己哪怕一丝一毫的违逆,卡洛斯王子的做法被他认为是大逆不道,不久后佩德里克一世宣布卡洛斯王子精神状况不佳,送去西西里岛修养,此种做法实际与流放无异,卡洛斯王子至死也没有再回归阿拉贡本土。

由卡洛斯王子亲自督军收回的西西里岛,成为王子的流放地,实在是让人唏嘘。

有人说王太子实在无辜,也有人说王太子其实暗地里早已打算借助母亲娘家的势力推翻国王,但无论持何种观点,哪怕最厚道的人都说他幼稚而偏执,与权威赌气,真是大错特错了,他的叛逆使他丧失了一切,流亡异域,什么也没得到。

卡洛斯和大多贵族男子一样,也曾有他不规矩不检点的时期,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私生女,这个私生女诞生时正值“王太子”三字失去一切荣光,当父亲的流放在外,所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生身父亲。人们叫她“伊莲娜勋爵小姐”,她是名誉勋爵,因为她的母亲是贵妇人。这位母亲颇具艳色,整个上流社会的交际圈里也是很有名的,由于对王太子派系的打压而寥落一阵子后她决定不再那么委屈可怜地自甘寂寞,她很快有了第二个情人,忘记了之前那个不受教的冤家。

这第二个情人毋庸置疑是个聪明识时务的,是国王坚定的拥护者,他就是佩德里克一世晚年最宠信的大臣,罗哈特公爵。从尊贵的王太子手上夺走他漂亮的情人足以使得这位罗哈特公爵飘飘然而给了这个女人随意出入宫廷的自由,后来更是利用日渐衰老的国王对王太子的思念,而让那个伊莲娜勋爵小姐得以成为名正言顺的公爵小姐,长留宫中,在国王及权臣身边飞黄腾达。

将这样一个血脉相连的孙女摆在身边,佩德里克一世更加思念起那个不驯却出众的儿子,年老会让人心软,他已不像之前那样记恨王太子的忤逆,于是原本因为路途遥远而无法传过来的消息,一条一条地进入众人及国王的耳朵。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卡洛斯王子已经得热病去世了,人们各述所知,很可能只是猜测附加传说的自以为所知,拼凑着王太子最后一段时光的生活。据传闻所言,王太子在西西里岛“修养”期间娶了当地的一个平民为妻――又一件忤逆之事――言者言之凿凿,甚至能说出那个女人的名字叫桑德拉·托蒂,这个女人在王太子死后下落不明,但是据说她给王太子生了个孩子,一个女儿。

如果上述细节真的没错,那这个女孩就是王太子卡洛斯亲王的合法婚生子和法定继承人。这些说法模模糊糊缺乏证据,说是事实更像谣言。卡洛斯王子三十岁时被放逐,结婚的年龄大概是三十九岁,四十多岁得了个女儿,时隔不久他就死了,撇下孩子和她的母亲。当然是有其可能性,但未免太戏剧化,言者还说那孩子“美得像天使”,这便完全像是童话里的叙述了。

佩德里克一世并没有因年老而失去慎重的决断力,他禁止在宫廷中流传种种关于卡洛斯王子的传言,以免人心浮动,“这个孩子既然已死,所有或褒或贬的言论都到此为止”,然后暗地里多次派人前往西西里岛寻觅那传言中的母女两人。然而可惜的是,一直到佩德里克一世在思念早逝的儿子的悲伤中与世长辞,都没有找到那传说中的两人。

处理完老国王的丧事,罗哈特公爵拿出了老国王的遗诏:由于卡洛斯亲王“无合法子女”,“无其他证据确凿的亲子和后裔关系”,伊莲娜女公爵成为其唯一的断定继承人,通过这份诏书,伊莲娜公爵小姐成为了阿拉贡王国加泰罗尼亚王朝的女王,而罗哈特公爵则成为摄政,大权独揽。

曾有人提出异议,佩德里克一世不可能接受私生女成为其王位继承人,且直到他去世前都不曾放弃寻找卡洛斯王子那个合法的女儿,然而这种声音迅速被打压了下去,驶向西西里岛的白帆在又一次一无所获地回港后再也没有扬起。

其实伊莲娜女王执政又有什么不好呢?在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周游于众人身边,对于宫廷里的每一个人都深深了解,虽然是私生女,然而毕竟继承了父母双方高贵的血统,举止文雅,熟知礼节。

她生性快活,仁慈宽厚,还算威严。她所有的优点虽然都达不到圣人般的美德,但她任何的不足又不至于达到邪恶的程度,和所有的国王一样,热衷于节庆、盛宴、去剧院看戏,繁文缛节和战事。平庸有什么关系?这片土地上有众多的聪明人,但他们都得称她一声陛下。固执有什么过错?手握权杖的人本就有固执的特权。

伊莲娜是样板式的女性,普普通通,毫无信心地按照佩德里克一世的老传统办事,她善良,她的理想是不让任何人失望,而由此产生的让大家都烦恼的政策,你怎能责怪她美好的初衷呢?佩德里克一世伟大,伊莲娜女王善良,随便怎么说吧,总之她有自己的纪念碑,她的艺术,她的胜利,她的将领,她的文人,她的朝廷也是人才济济、气象万千,有序列、知进退,正如史官用优雅的文笔一再强调的那样,伊莲娜使她的臣民“幸福”。

但总有一小撮人是固执的傻瓜,其中以海军司令约夏克男爵为最,他拥戴王室,却更崇拜着自己的旧主佩德里克一世,认为实现老国王最后的心愿是他这位臣子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利用职务之便偷偷派出船只往来于西西里岛与阿拉贡本土数次,然而始终无果,除了线索的渺茫,在罗哈特公爵摄政期间那仿佛卡紧脖子的统治下,他也实在放不开手脚。在伊莲娜女王亲政后,她的统治风格较为宽松,他总算可以加紧这项秘密的活动,在此同时有人传出在西西里岛西海岸,有个符合条件的女孩。

在女王登上王位八年,亲政三年后,约夏克公爵用三艘军舰从西西里岛迎回了一个黑发绿眸的少女。一个将王朝的姓氏冠在名上的少女,十三岁的凯瑟琳·德·卡洛斯·佩德里克·若昂·加泰罗尼亚。

对于这个少女的到来,伊莲娜女王本能的反感,得知少女那冗长而骄傲的名字更是让她不悦,这种光明正大宣布自己血统的方式是她这个私生女不曾拥有的权利。而在罗哈特公爵的提醒下,不悦变成了恐慌,这个“妹妹”是自己那尊贵的父亲的合法女儿!外界会否认为,她现在拥有的实际上都是那个有着高贵名字的少女的,她的权杖是从这个人手里偷来的?然而罗哈特公爵的又一番话暂时按下了她的恐慌,经过这些年,早没有人敢质疑遗诏的合法性;并且这个小姑娘势单力薄,落到他们面前也不过是任人宰割。

罗哈特公爵在伊莲娜女王二十三岁时就完成了权力的让渡,然而伊莲娜女王的政策是一笔糊涂账,在处理国家事务上有心无力,她只能依赖罗哈特公爵,他正是看穿了这点才干脆地让出了权力,此举堵住了指控他操纵女王的人的嘴,并且不会对他有任何实际上的影响,他是没有摄政之名的摄政。

罗哈特花费了很多时间精力打造了这么一个傀儡女王,实在不想就这样舍弃,再花时间去打磨另一个。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他也并不介意让手上的玩偶换个新的。

凯瑟琳的到来在宫廷中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众人以为迎来的是个长于偏远之地的野丫头,却不想迎来的是位真正气度高雅的贵族小姐。她款款步入大厅,穿着上好的东方丝绒的深绿色礼服,和她绿松石般的眼睛交相辉映,衣服上绣着代表王室的纹样,及臀的黑色长发用玫瑰花编结着,手上戴着的祖母绿戒指恰是她身份的佐证,那是刻有卡洛斯王子名字的他的随身之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一眼认出――也许除了女王陛下,这位王太子的另一个女儿。

“向您致敬,陛下,我尊贵的姐姐。”凯瑟琳向女王陛下行礼,抬起头时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那种矜持和淡然和众人记忆中的卡洛斯王子一模一样,那阔别许久的清风般的微笑几乎征服了所有人。而她被要求自证身份时所说的一番话更是让人刮目相看。

“这真是悲哀。上帝见证我的孕育与诞生,我在母亲的怀抱中受洗,父亲含笑为我取名,冠上他的姓氏。父亲告诉我,我的根在一片遥远的土地,那里还有一个和我有相同血脉的姐姐。再没有比在同胞姐姐面前,证明自己的父亲亦是她的父亲这种事更可悲的了。我的姐姐,您难道不知道你我同样的绿色眼睛来自于谁?”她扬着头,修长的脖颈让她看上去像一只优雅的天鹅,“父亲离去,母亲不久亦追随而去,他们在天国相守,留下我这可怜的孤女,若是故国不能为我提供庇护,我恳求让我返回西西里岛,永远看护双亲的坟墓。”

伊莲娜女王恨得牙痒,这个十三岁的小丫头语气一派虔诚天真,但是字里行间都在讽刺她是个连父亲的面都没见过的私生女,她的母亲就是死了灵魂也不配出现在她的父亲面前。然而她最后一句话配上她眼中隐隐的泪光却攫取了众人的同情,也扼住了她的咽喉,让她无法按照心底真实的想法将人赶回西西里岛。

罗哈特公爵眯起眼睛,这个小姑娘一来就抓住了伊莲娜的弱点,对于私生女身份的自卑和不愿落任何人口实的虚荣,女王绝对不会让人觉得自己不敢面对王国中出现一个凯瑟琳,更不会让人觉得自己蓄意迫害异母妹妹。罗哈特公爵立刻打消了自己之前“不介意换一个玩偶”的想法,这个西西里岛来的凯瑟琳绝对不是个好控制、甘于被控制的人。

于是王恩浩荡,西西里岛来的凯瑟琳成为凯瑟琳女公爵。继承了曾属于父亲卡洛斯王子的地产、城堡、集镇、采邑、地租,另外还有西西里岛的课税权和位于阿拉贡王国北部的两处行宫,这些产业每年为她带来大笔的收入。

时间一晃就是两年,凯瑟琳女公爵已经年满十五岁,她个子高挑,脸蛋儿长得极美,比起阿拉贡本土的女人,她的肤色偏黑,应该是来自母亲那边的遗传,然而比起她们不得不拍打面颊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苍白,她那不需借助胭脂的鲜艳红润让人好生羡慕。她丰满结实,胆量和才气都超凡出众,绿松石般的眼睛仿佛包含着璀璨的星光。

她美得隐约有梦的味,但并非指她飘渺不真实,恰恰相反,谁也不会把这么一个鲜活的人儿当成一缕一吹就散的青烟。也许她的肩上还长着看不见的翅膀,但她和所有人一样用双脚在大地上行走。她对着眼睛绽放她的美,对着心灵呈现她的纯洁,最完美的艺术品便是能同时满足肉欲的渴望和心灵的追求。有人称呼她“西西里岛的野玫瑰”,略显轻佻的称呼并不能损害这位童贞女的贞静,反而让她纯净高傲的脸上的微笑更富人情味。

她是个真正的才女,对于书本的兴趣大于在舞会中与人攀谈,精通拉丁文与希伯来文,甚至匿名为国家剧院写过剧本。她厌恶故作风雅,卖弄学问,在她看来那全都是妄自尊大的作腔作势。闲暇时间她喜欢泡在图书馆里,为人有些孤僻,除此之外再无什么可被人指摘的地方。

凯瑟琳的美丽与才华,本可以使她成为阿拉贡宫廷里最受欢迎的人,然而她的头上有女王,凯瑟琳的美丽豁达让女王陛下看不顺眼,她总忍不住问为何要有这个凯瑟琳?多一个凯瑟琳有什么用?她恼恨凯瑟琳是她的妹妹,有些亲缘关系反而让人疏远,如果凯瑟琳不是她的妹妹,或许她会喜欢她。

当邻国卡斯迪王国的国王派使者前来求婚的时候,伊莲娜终于找到了这个妹妹的用处――拿她和邻国缔结婚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