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苍猡·藏心

她挺直腰背静静侍立于一边,暖色的烛光笼罩着那坐于书案后的人与她,两道拉长的影在地面上向前延展,在垂下厚重帘幕的角落暗处止步,只差一点点,就可消除那两道影子间些微的距离,交融成一片。
这样只差毫厘却宛若千里的距离,看着看着就不免让人心生叹惋,不过她向来不是伤春悲秋之人,她只是忠于职守地静静站立着,似乎在这样寂静而引人遐思的夜里,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入心、什么都没有想。
这般看来,这位英气逼人的军中红颜,真的已经没什么所谓的女儿心肠。
但她的内心其实非常细腻,细到吓死人的地步。你信吗?
叉猡无声地勾起唇笑了一下,习惯性地抬头――发现看到的是大殿华丽的穹顶,便又默默收回了目光。
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辽阔无垠的蓝色天空,她就是喜欢那种清晰明朗,不带一丝多余繁杂的纯净色彩。
同样也喜欢直接爽快的感情。
所以,在意识到自己时常鼓噪的心情为何后,她没有一丝犹豫的接受了。那原本也不需要纠结,她爱上的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爱的人;那原本也不需要迟疑,这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心情,不会打扰任何人。
她曾经以为是相处的时光慢慢让她爱上,可是仔细想过一遍,是人就会喜欢光明温暖的东西,遑论在罪海七恶牢待了那么久的她。向他走去的一瞬,看到那一眸暖意,或许就已经注定了很多事情。
有的人生来就像天上的骄阳,浑身发出光芒万丈,即使有如日食般被遮去光芒的时候,然破开阴霾的那瞬,总能让人感动到几乎落泪。
如果有一天再也见不到这么耀眼的光芒,她的眼睛还能看见其他的色彩吗?
她眼神一凛,在回忆泛滥之前硬生生止步。
周围似乎有些太安静了,连原本细微的翻过纸张的声音都消失了好一阵了,让她错觉此间只她一人独处,不知不觉就放任了思绪。
叉猡转过头向书案那边望去,只见他只手撑着额际,似乎是想闭目养神一会儿,但均匀绵长的呼吸告诉她,他已经睡熟了。
这真少见,她想,他们的王上会这样显露出疲累的姿态。
叉猡悄无声息地走近几步,视线细细描摹着烛光下他俊朗的五官。阖起的眼睛下方的淡淡暗影,她辨不出那是他睫毛在烛光下投射出的影,还是他积压了一身劳累的印。
苍越孤鸣,他们的王,已经慢慢习惯作为所有人的依靠,而人们也渐渐习惯了拿他当支柱。可仔细想想,若是普通的世家公子,如他这般年纪,应仍是处于必须承担责任之前的自由时间,自该是随兴不拘、年少轻狂,甚至哪怕是带着些许天真任性,也不是什么可值得指责的大事。
然而逆境使人迅速成长,苗疆少年君王的英姿早已如出鞘的剑般,划破苍穹刻进世人的眼,整个人锋芒毕露。
但是此刻,他只是单纯的睡着,神情看似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却有着让她心弦为之颤动的柔和平静。她看着他闭着的眼睛些微出神地回忆起它们睁开时的光彩,那如海水般的澄澈眸子如今愈发显得深邃,却从未失却清亮。
叉猡缓缓跪坐了下来,下颚搁在交叠的双手上,像个小女孩似的趴伏在案上,从下方仰看着苍越孤鸣侧脸的目光有种不加掩饰的纯然仰慕。
如果王上此时醒着,一定会被她这样的眼神给吓到,她这么告诉自己,然后解嘲般的耸耸肩,在心底笑了起来,那笑意从眼底渗出,在她的脸上渲染出一片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柔润温婉,在烛光下仿佛光润暖玉。
她曾向他立下誓言,永远效忠,这是臣对于君的大义。而后来她向自己许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这是叉猡对苍越孤鸣的绵绵心意。
有人告诉她,这世上没有恒久不变的事物,我们只能接受改变,跟着改。这话听着就透着无奈,所以她一向是厌恶改变的。可她非常顺利的接受了自己可谓翻天覆地的心境变化,只因她发觉两者之间并无多大差别。
“一辈子”就是“永远”的意思,从以前到现在她要做的也不过就是誓死不离这么一件事。
无论原因是什么,考虑问题时采取的是哪个角度,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么,这改变也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变。
她很安于这样的现状。
她喜欢直接爽快,但,这件事情上,就让她做一个藏心者吧。这份感情是她心里的支柱,甚至已经成为她的信仰,她乐于接受和臣服,受它的支配,不犹豫、不言悔。然而,她心里的人是谁,不用别人知道,甚至不用那个人知道。
作为忠心耿耿的下属追随着自己的君主也好,作为一名女子默默恋慕着心上人也好,都是她考虑过后基于个人意志做出的选择,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她告诉自己,她是如此倾心于他,而这只是她一个人的心情。不表露出来、没有过多的期待,就不用承受和面对期望破灭那一刻的疼痛与不堪,同时也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困扰。再多深情在这诡谲世间也终有无奈,然而只要她把这份情意珍藏在心里,就谁也拿不走。
反正他不会知道,也没有人会看见,所以她允许自己此刻闪耀着别样爱恋的眼神瞬也不瞬直瞅着他,接着一手撑在下巴,一手探向他,在即将碰上他的面容之际停了下来,仔细留意着他的神情。
苍越孤鸣睡得很沉,完全没有感觉。
她便轻手轻脚靠向他,聆听那平顺的呼吸,他身上独有的气息混着书案上淡淡的墨香,令她倍感平静宁馨。
君臣、主从之间自然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好似云泥之别,无论多么渴望靠近,她都始终非常小心的把握着两人的距离,就如现在这般,她能感受到他又不会让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惊动他,这种距离就完美得恰到好处。
再瞅一眼那熟睡的人,她微笑起来,在心底轻轻呢喃,“吾之思,藏于心,不言悔。”我的思念啊,深埋心底,永远不会后悔。简单的九个字,道尽她内心想法。
下一瞬,她拉开与他贴近的距离站了起来,眼底所有的倾慕与迷恋已尽数压下,轻声唤醒这沉沉睡着的人。
看着他睁开双眼伸出两指掐了掐眉心,她恭敬得体地道:“王上,深夜了,您该回去休息了。”
“嗯。”苍越孤鸣揉揉额角,拳头虚握掩在唇边遮住一个呵欠,“走吧,你的值宿也到换岗的时候了不是吗?”
“是。”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