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白心·早安,同学

“白狼同学,早……”
“那个……入学考试的时候,谢谢你了。”
“嗯……好巧哦,我们居然在同一班呢……”
在教室外走廊来回徘徊的忆无心反反复复小声地念叨着。
隔了一会儿,她深深吸口气,握拳点头,“嗯,好了,练习得很好,今天一定要跟他说上话才行……”
一边叼着根pocky视线跟着她来来回回的爱灵灵有些受不了地道:“无心同学,你多少也改点台词好不好?”又看忆无心一脸期待的看着走廊通往楼梯的那一边,叹了口气,“算了,反正都会失败……”
忆无心摆了下手,“好啦,你别再跟我说话了,不然我会忘词。”
“……”才几句话啊就忘词?又不是要你背课文……啊!昨天是不是有一项作业是背诵全文来着?呜……爱灵灵苦着脸决定进教室去啃书,却听忆无心小小叫了声“啊”,声音里有欢喜和更多的紧张。抬眼一看,唔,来了啊,加油无心!
那穿着制服,一脸“天上地下我最拽”的白发男生慢慢走了过来,忆无心有些犹豫的、细声细气的说道:“那个……早……”
“哟!白狼!”走廊那一边的教室窗户忽然拉开,同班几个男生爽朗的嗓音完全盖过了忆无心打招呼的声音。
“这时候才来啊,要记过记过哦。”
“滚,又没有迟到!”
“哟,你‘晚’啊,白狼同学。哈,果然又是踩着钟点进教室啊。”
“啰嗦啊你!”
……
忆无心默默看着白狼和班上同学隔着窗户寒暄,心里不免哀怨自己又失败了。爱灵灵同情地拍拍她的肩,往她嘴里塞了根甜甜的pocky,“化悲痛为食欲吧。”
喜欢白狼是在来参加转学考试的那天,他开口向和爱灵灵走散,急得快哭出来的自己说话,是一切的开端。
午餐时间,忆无心静静回忆着――
爱灵灵究竟去哪里了?这个中学怎么这么大,完全不认识路了……想找也不敢乱跑……
呜呜,还有刚刚数学考得好差的样子,我真能顺利在这边上学吗?
爱灵灵啊……
身边来来去去都是穿着学校制服,看上去意气风发的学生,谁也没留意路边提供休息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穿着私服,一脸彷徨无助的女孩。
“你不舒服吗?”在忆无心忍不住要哭出来的时候,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询问。
她抬起头――
好漂亮的白色!忆无心第一眼就注意到这人的头发,双眸饱含惊艳。和自己大堂哥那一头泛着银光的头发不同,眼前这个男生的头发是全然的纯白,如美术室里的石膏像一样细腻又干干净净的色彩,在阳光下仿佛是陌上春雪一般……
“喂,我问你话呢。”男生手插在口袋里,好像不耐烦地踢了一脚地上的沙子。
眼前男生皱起的眉头让忆无心直觉认为是自己紧盯着他头发看的举动太不礼貌惹他生气了,肩膀怯怯的往内缩了缩,小声又含糊地说,“对不起……”
“啊?”他大概没听清,微微向她的方向倾身的同时反问了句,可是忆无心却垂下头不敢跟他对视了,只觉得这明明长得挺好看的男生蛮可怕的。
男生有点没好气的说:“我在问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你在这坐了好久了。”
忆无心发觉他似乎是善意的,便说道:“不是……我、我是和朋友走散了……”
白发男生点点头,“哦,她的名字?”
“那个……爱灵灵……”
“爱灵灵――”只见那男生转向人群大声喊了起来,倒是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忆无心吓了一跳。
“出来啊――爱灵灵!”喊着又想起什么似的,他扭头问,“你的名字呢?”
“忆、忆无心……”忆无心完全是条件反射地回答,人还沉浸在他那一嗓子喊出来的震撼里没有出来。
“忆无心在找你啊!爱灵灵,快出来!”
“……”忆无心持续震惊并且无语中,谁知不一会儿,居然真的看到爱灵灵从人群中钻出,急急忙忙地向自己这边跑过来。
忆无心宛如看见亲人一般,激动地迎向爱灵灵,“爱灵灵!我总算找到你了……”
“忆无心啊,你乱跑去哪里了?”爱灵灵眼中满是担心焦急地说道,又小声补了一句,“顺便说一下,你不觉得这种‘广播找人’很丢脸吗……”
那站在一边的男生笑了声,道:“你看,大声叫一下马上就找到了吧。”
“真是谢谢你……”
男生不在意地挥挥手离开,背影居然很有“深藏功与名”的味道。
正式转学插班进来后,忆无心发现他们竟然有缘在一个班里,心里真是高兴极了,但是……
忆无心无奈地趴在桌上,到现在为止,连跟他好好打个招呼都办不到……
爱灵灵撩了下自己的刘海,“唉,有时候真想跟你说,干脆放弃好了。”
忆无心立刻坐直了身子,撅嘴问,“为什么?”当初自己可没有反对过她和月牙岚的,她现在却给自己唱衰?
爱灵灵看到忆无心脸上显出不满来,反而笑了,用手在她激动泛红的脸旁边扇了扇给她降温,非常实际的指出:“你看,你光是想跟他说个话,都已经快一个月了还一点动静都没呢。”她呀,已经从一开始的期待到后来的着急再到如今的兴趣缺缺了。
忆无心对对手指,小声嘀咕,“这……是因为没机会嘛……”
爱灵灵头痛似的支着额,也懒得拆台了,“哈,是哦。”
“绝对、绝对要去跟他说话,因为是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嘛!”忆无心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加油加油!”
“你明明是很老实听话的乖宝宝,这时候也很厉害嘛。”爱灵灵摊手,她也只能说佩服了,爱情真伟大。
“爱灵灵还不是一样。”忆无心说着,视线转向教室外经过的白狼。
什么时候能跟他说上话呢?
如果,交情变好了……就向他表白,和爱灵灵跟月牙岚一样!
“喂!无心你看,他来了哦!”爱灵灵拉拉忆无心的衣袖,伸手指着学校大门的方向,那里有个人影正往教学楼这边晃过来。
“嗯。”忆无心也看到了,他那头雪白的头发在哪都那么显眼。
今天一定要成功!这样想着,忆无心在爱灵灵“加油无心”的应援声中跑到一楼躲在了楼梯口附近。
白狼随意挎着书包正要走进教学楼,忆无心忙要上前打招呼,谁知白狼却被训导主任抓住了,她赶紧又缩回到楼梯口,探着头、竖起耳朵注意着白狼那边的动静。
“白狼,为什么总是这个时候才来上学?你到底是把学校当成什么了?每天每天,真是……”
“我又没有迟到。”白狼凉凉地说道,打断了训导主任的话。
忆无心捂住嘴巴偷笑,倒是有点赞同白狼的话。就是啊,又没有迟到,有什么关系嘛。不过他老是这样子,她能随心所欲地偷看他,盯着他出神的时间就有点少了……
训导主任被他拿话这么一噎,就有些气急败坏:“你这是什么态度!还有,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校规说不许染发不知道吗!”
白狼无所谓地笑了一声,“老师,这是天生的,不过我生物学得不大好,没法解释基因排列在我身上发生的诡异组合。”他没有白化病,可就是长了一头白发,怪他啰?
忆无心暗自连连点头,那么漂亮的头发,完全没有一丝化学染发剂带来的粗糙和黯淡,那样的自然清爽,除了是“天生丽质难自弃”,还有别的解释吗?
看着白狼那一副“还有什么问题吗”的表情,一时也挑不出别的毛病的训导主任老大不高兴地放过他,转身离开了。
白狼哼了一声往楼梯口走过来,忆无心看着他越来越近,心跳得越来越快,满满的都是紧张,先前对着爱灵灵的豪言壮语和许愿似乎一下子全长翅膀飞走了,整个人缩到了楼梯栏杆旁的阴影处,犹豫不决起来。
怎、怎么办?好紧张……
不行不行,不能退缩!
不管那么多,说了!
“早啊,白狼同学……”
忆无心轻道,谁知白狼被教导主任“挑刺”的怨气却在这时爆发,一声“烦死了!”几乎同时的从白狼口中低吼出,忆无心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而白狼听到声音,转过头这才发现站在角落的她。
“啊……早。”白狼迅速扫了一眼忆无心,移开视线,皱着眉头道,“不好意思,今天心情不好。”
这时第二遍铃已经响了,白狼腿长,一步跨两个台阶飞快地上了楼,忆无心小跑着跟在他后边,心里雀跃不已。
――早。
她终于跟他打招呼了!
“爱灵灵、爱灵灵,你知道吗,我终于跟他说话了!”课间的时候,忆无心兴高采烈地将这件大好事告诉了好朋友。
“拜托,你抓的什么时机啊,好巧不巧、刚刚好在他心情差的时候,这样是不行的啦。”再瞥一眼忆无心,爱灵灵摇头叹气,“唉,不过现在你大概也听不进去吧。”
忆无心确实没听进去,她一整天都沉浸在快乐中,心里决定明天、之后的每一天,都要跟白狼打招呼。
第二天,忆无心背着书包刚进校门就看到了白狼。今天天气好,他心情应该也不错吧?这么期待着,忆无心追了上去,道:“早,今天、今天很早到啊!”
“嗯,早。”白狼点了下头,却是快速向着教学楼的方向而去。
“哟,白狼今天这么早,稀奇哎。”平时和白狼玩得不错的同学上来跟他打招呼,结果说没两句话,白狼突然发飙似的冲他挥出一拳,吓得那人往一边连连退了好几步。
忆无心原本想要跟上白狼,看到这光景大惑不解,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他好像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呢,之前还和那个男生有说有笑的啊!真奇怪……
又是新的一天,正在吃早餐的忆无心忽然听到一声“早”,抬起头一看,是白狼。她赶紧擦擦嘴边,说:“早……早啊!”今天是他先跟她打招呼,她真是觉得开心极了!
然而看着白狼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她的开心就打了折,白狼瞄了一眼自己的腕上的手表,搔了搔头发,斜坐在椅子上,脚连踢了地面好几下,一副烦躁的样子。
他又在生气?为什么?
看着白狼不耐烦的神情,忆无心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课间休息,女生们凑在一起聊天,隔着过道坐在白狼隔壁的女生抱怨:“我想换座位。”
“为什么?”
“白狼很讨厌吧,那个人总是一副看不起别人的样子。”
“理解你。”爱灵灵竖起大拇指表示点赞,虽然人还算不错,但真的觉得不好相处。
“怎么这么说……啊,对了,这么说的话――”忆无心问,“那就是说白狼最近没有心情不好啰?”
“他一向如此,有事没事都爱摆着张臭脸啦。”
这样啊。忆无心若有所思地看向白狼的方向,可她总觉得……
“早。”
“早。”
“早啊,忆无心。”
打过招呼,忆无心看着白狼和他的朋友走在前头,然后不意外地又看到白狼作势要踢那个人屁股。
忆无心又仔细想了想最近的事,得出一个让自己伤心又非常疑惑的结论――
每次和自己打过招呼后,白狼一定就这样变得心情不好起来……
为什么?
为了准备不久后的文化祭,学校暂时上午不用上课了,本来以为按照白狼的性格,他会干脆整个上午都不来了,想不到他却准时来报到。既然人都到了,那就别怪被抓了壮丁,白狼被安排进了后勤组,和忆无心他们一起负责邀请函的排版和印刷。
“哎,白狼最近不但到学校都很早,文化祭的准备活动也来参加了,转性了啊?”
“哈哈哈哈哈,因为在谈恋爱啊。”和白狼围坐在一起的两人开始说起白狼最近的变化,那个说白狼在谈恋爱的还暧昧兮兮的吹了几声口哨。
“少胡说八道!”白狼站起来踹了一脚那两人坐着的椅子。
“哈,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吧!”
“吵死了……”白狼愤愤地坐下,瞄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班上的人都听到了刚才的吵闹,可不是当八卦就是当玩笑,听听就算,只有一个人上了心,变得魂不守舍的。
忆无心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想,到底是谁呢?白狼喜欢的人……是谁呢?
想着想着就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酸疼,忆无心不禁按住心口想,她果然,很喜欢白狼同学啊……
可是,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
文化祭顺利结束了,然而忆无心心中的疑问还是没有答案:白狼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为什么白狼每次跟她打完咋呼就烦躁生气,还有他怎么有事没事就看手表呢?
课外活动,爱灵灵拉着忆无心去操场上写生,爱灵灵说要去找个东西垫着坐,让她一个人在操场上等着,她点点头,看到不远的球场上,白狼和班上的男生在踢足球,那在风里扬起来的雪花色发丝是那么吸引她的眼睛,她看着他爽朗的侧脸,奔跑的身姿,再一次的入了迷。
“忆无心――!!”
什么?爱灵灵的声音听起来真着急,怎么了?她回过神来,却见一只足球向她飞了过来。
“快躲开啊无心!”
不是吧!躲、躲、躲……躲哪?
她抱着头正要缩起来,一条臂膀却横过来挡在她脸前,那足球狠狠砸中突然冒出来的目标后弹了开,滚落在一边。
忆无心慢慢睁开一只眼,再睁开另一只,发现挡在她身前的人竟是白狼。
“谢……”
白狼揉着自己的胳膊,眉头紧皱,气急败坏的,“混蛋!你在发什么呆啊!”
啊……
忆无心低头诺诺的道着歉,“那个……对不起……”
“笨蛋!”
果然是这样……忆无心看着他撇开头,心里沮丧极了,每天早上,都是因为自己,他才会那么焦躁……入学考试的时候也是,他只是讨厌看见自己迷迷糊糊的样子才……
现在,一定也是……
已经不想再接近他了,放弃吧……
“哎?你今天不在走廊等他吗?”爱灵灵喝着酸奶问道。
“嗯,不了……我放弃了。”
“为什么?”爱灵灵瞪圆了眼睛,“虽然我经常说什么放弃算了,但都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当真,不要放弃啊!”
忆无心摇摇头,脸埋在臂弯里,“爱灵灵,你跟月牙岚表白的时候,有想过自己要是不被他喜欢,该怎么办吗?”
“啊?”爱灵灵眨眨眼,满脸的迷惑不解。
“我……就算不被他喜欢,也不想被他讨厌……”
爱灵灵听她这么说,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难道说,他有喜欢的人是真的?”
“……”
看忆无心不想再多说什么的样子,爱灵灵低声道:“你要是真觉得这样比较好的话,那就……放弃吧。”
搬着一摞作业本往办公室走去的忆无心迎面就撞见了白狼,他停下脚步蹙眉看着她,她抢先转开两人对视的视线,什么也没说,低着头径自走过,然而,听着他在自己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她又忍不住回头。
虽然她那样对爱灵灵说,可事实上,她不想要这样,她想和他说话,她根本不想放弃!
“白狼同学!”
白狼正走到楼梯前,闻声回过头来看向她,脚下却不慎踩空,也算是幸运吧,居然没有滚下楼梯,但是非常不雅观的一屁股摔坐在台阶上,表情十分痛苦。
“天呐!”忆无心丢下手上那一摞作业本,急急忙忙地去扶他,“你没事吧?”
白狼却在她的手要碰到他撑在地面上的左手时,像触了电一样地甩开她。
看到他反应这样激烈,忆无心低下头,开始不断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老是、老是给你惹麻烦,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而已……”
说着说着,她忍不住啜泣起来,“我喜欢你,白狼……”
“对不起!”她捂着脸,飞快地站起来跑走了,留下白狼一个人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天台上,忆无心抱着双膝,眼圈红红的。为什么她老是给他添麻烦呢,而且又说了那些话,他现在一定很困扰……
我真是差劲透了……忆无心吸吸鼻子,想。
“忆无心――忆无心你出来!”
这是,白狼的声音。
啊啊,他真的生气了吧?
忆无心听着白狼扯着嗓子大喊着自己的名字,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心里酸酸苦苦的。
这样子就跟她入学考试时一样,不过,那个时候,他没那么生气就是了……
只听白狼又喊:“忆无心,你在哪?刚才是我不好,昨天也是!快点出来――”
咦?擦了擦眼泪,忆无心忍不住从天台往下看去,视野中那白色的头发那么显眼,他正站在楼下的空地上,手卷成喇叭状,大声地喊着。
他也发现了她,手指着她,用命令的口吻道:“你别动!待在那里不许跑!”
通往天台的门被大力推开,气喘吁吁的白狼出现在了忆无心的面前。
“你、你看……只要大声喊就会找到人……”他一边弯着腰尽力喘匀气息,一边说着。
是……是的……忆无心张张嘴想这么回应他,却发不出声音,只是看着他终于喘匀了气,慢慢挺直腰,格外认真地凝视着自己。
“我……我也是。我也喜欢你,第一次见你,我就一直注意你了。”
白狼擦了把汗,释然地呼出口气,“终于,说出来了。”
咦?
白狼看她一副愣了神的样子笑了笑,走到她面前坐下,有些别扭地说:“就是一直都没有勇气跟你讲,才会那么焦躁啊,身边那帮人还总是挖苦我……”
听他这么说,忆无心忽然之间觉得有点委屈,“我也是啊,还一直担心,要是说出来会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一直不敢说……”虽然她之前一直信誓旦旦地跟爱灵灵说她要表白什么的,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有那个勇气,结果今天倒是一股脑儿全给说了……
“笨蛋,干嘛不敢,我又不缺朋友,就缺你。”
忆无心脸儿一红,却反驳着,“你不也一样不敢。”
“呃,哈哈……”
一对笨蛋总算是互通心意了,虽然有点波折,好在结局不错,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咦,白狼,你手弄脏了耶。”忆无心瞄到白狼左手上似乎有点脏污,掏出手帕要给他擦,但是――
“哇!”
“……原来你不是在看手表啊。”忆无心说,有些不敢置信。
白狼“唰”的红了脸,“这个,这个是……”
又仔细想了下他之前的举动,忆无心不禁笑了起来,“居然还写得那么详细……”
白狼的左手上写着这么几行字――
打招呼。
为昨天的事道歉。
表白:第一次见你就注意着你了。
到此,最后一个疑问也解开了,那今天,试试看放学牵着手一起回家吧,以情侣的身份。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