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碎叶集(一)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嗯?这就是你的心愿吗?哈,此情无垠,君心已知。”
“哼,真是无礼狂妄之人,只是应三月三之景随意吟诵汉诗,也非要揣度出一番深意。”
“耶~这话听来,可是颇有‘不见子都,乃见狂且’之意味啊。”
……
“……大人,大人。”有声音一声声唤着,音量小心拿捏在能使人脱出睡梦又不至于过于突兀使人受惊的程度。
那位一向谨慎内敛的人便悠悠醒来,见着身边那尽职的随行书吏脸上的担忧,轻轻以手按在额侧揉弄,“啊……抱歉。”接过小文书想要给他披上的羽织,微颔首表示感谢,“吾失态了……”
“您最近许是太过疲累了。那个……大人刚刚是做梦了吗?”
“哈。”身着深色官服的太政大臣――良峰贞义身子微微斜倚,靠上胁息,用手支着额头,似乎也真的有些疲倦了。“没什么,不过是些幼稚的过往罢了。”
“大人还是多注意身体才是……”小文书思及这位大人平素颇多操烦,几乎没有什么休息与娱乐,越想越觉得有必要,便认真建议起来,“除日后近期应无什么大事,大人可不要像以往那样浪费假期。小人家亲戚在京都外郊有座山庄……啊,或者大人还是想要回阪良故土度过闲暇时光?”发现那位大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略带异样,那担任书吏官的乖巧下属赶紧补上后面一句,心道大人一向端方刚正,自己这般力邀大人去亲戚家山庄暂居散心,虽仅仅出于一片敬仰之情,但这过于热忱的姿态还是不免让人怀疑吧。
太政大臣垂目,拿过一边的书状,单手抖开,便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在属下眼中也显得颇有威仪。“还是多谢你之美意,可叹吾天生劳碌命,闲下来反觉无趣啊。”
文书便以敬慕的眼光看着眼前的大人,动乱后这位大人可谓是一肩撑起了东瀛的天空,真难想象那看上去修长优雅的手上捧握着多少期望与责任。
那些女侍甚至一些大胆的贵族小姐们感慨的“如能侍奉良峰大人,简直是侍奉神明般的殊宠”虽融有女子对钟意的男子的迷恋偏爱,但也确实从侧面显出这位大人在东瀛这片土地上的重要与深得人心。
“一人一城”是他暗地里对太政大臣的评价,大人及他的家乡简直可以说互相代表着。这位出身阪良城的大人严谨刚毅、赏罚分明,于浊世乱流中坚忍独立,让人联想到“鬼祭幕府”时代中一直未低头妥协,保持中立的阪良城,那是那个时代中少数为在战乱中受苦的民众提供了庇护的城池。
东瀛之中,阪良的物产人文并非是最为出挑的,然在彼时却为民众守住了一点珍贵的希望。身处那样的家乡,受着时代的洗礼与熏陶,才会有现在的大人吧;而听说老城主御下甚严、治家有道,也是因着有这般家风的领主,阪良城才能如此屹立不倒吧。
人与城真可谓是表里一体的存在。
文书再看一眼己身钦佩的对象,暗想曾身为一城少主的太政大人必是经过严格的教导,自小与责任二字切割不开,怕是早已习惯了忙碌操烦吧……
那小文书叹口气,该怎么说呢,是一个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责任越大能力越大的死循环?然看上去不苟言笑的大人偶尔赏花看书时的温然眼神,还是透出属于东瀛人的风雅,也让追循着大人脚步的他们觉得那一直仰望着的人并不像想象中遥远。
良峰贞义怕是再敏锐也猜不出身边这善感的文官小吏心中如此之多的感怀,摩挲着纸张的他难得有些失神。
位于京都远郊的山庄啊……如今,还有谁记得,京都的山中曾有一座华美的山庄,院中有着很大的樱园,面容精致的女侍和侍童穿梭不休,只为侍奉着内中那两位尊贵的人。
而那曾是两个孩童的初遇地点的雅致花园,早已和那提供给“贵人”舒适与庇护的主殿一同毁掉了。
覆灭在火中,消散在人们的记忆里。便是他,也并没有刻意回望过。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呐……要一起玩吗?”
耳边似乎有幼童清脆的问话声,良峰贞义静静靠着肋息,微垂了眼帘。
……
京都。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母亲过世,同胞兄长也体弱多病,别无他法之下,只好暂时将她送至京都寄养。
良峰秀泷抱着怀中精致的人偶,安静跪坐着。她那小小的内心中知道那高贵可亲的美丽女子是父亲费尽心思为她寻找的“庇护者”,甚至商定将来“着裳仪式”时由那位夫人担任仪式中的“腰结役”。
那位“君夫人”对她态度十分亲切,经常带着她玩各种游戏,然而她还是想家,禁不住在寂静的夜里哭泣,让为她值守的乳母抚着她的头发频频叹气。
由于思念父兄,她总是郁郁不乐的样子,那优雅的夫人虽然尽力体谅她,也终是不能理解一个七岁的女童脆弱敏感的心思,蹙着那美丽的眉头不解道,“我可爱的小客人究竟有哪里不适意呐,真是令人烦扰”。
因着那份仿佛浪费了别人好意的羞愧感,她便更不爱说话了,虽然君夫人说可以拿她当姐姐尽情撒娇,她也不曾做出任何亲近之举,众人玩耍之时,也经常避开旁人一人独处,如此久了,那些被寻来陪伴她玩耍的女伴们也不知该如何让她体会游戏的乐趣了,她竟这样把自己孤立了起来。
“这样深重的忧愁对于孩子来说实在太过了。”君夫人虽心中感慨着,一时也是毫无办法。
“秀泷,这样好的天气还是出去玩一玩比较好,小孩子就该无忧无虑的,你到君姊这里不是来治学的呀。”君夫人轻轻收走秀泷手中的笔,小小年纪,字迹还趋稚嫩,然已会写那么多汉字,足看出她的敏慧好学。
但是,可爱的女孩子不能一直闷着不见阳光,对身心都不好。
“呐,秀泷,君姊的花园里又开了漂亮的花哦,和秀泷一样可爱。”
于是秀泷就被撺掇着去看花,因着不想她感到拘束,君夫人并没有提出要同行,也没有呼唤侍女作陪,她便一个人来到那春日的花园。
秀泷站在紫藤花架下,仰头看着那紫色的花瀑,感到无比的怀念,母亲最爱紫藤花了……
想了想,她便请园中的花匠帮忙拿来梯子,想要采花,花匠本是拒绝,怕摔着这位小小贵客,欲要代劳,但因她一再坚持也不得不由她去了,只是在梯旁小心看护着。
采得一篮紫郁芬芳,秀泷捧着花篮心满意足地往回走,却忽然飞来一只彩色的皮鞠正正撞上她手里的篮子,竹篮立时从她小手中脱出,而不巧的是,此时她正好走在园中那精巧的红色拱桥上,一篮藤花打翻在人工湖中,难以追回。
“……”秀泷愣愣地看着一个与她年岁相仿的童子迎面跑过来,看到此间情景,赶紧向她说着歉意的话,她再看一眼湖面上被锦鲤追逐啄食的藤花,立刻蹲下身子小声啜泣起来,那一瞬间,与父兄分开,寄人篱下,难以融入,思乡思亲……凡此种种,简直是所有的委屈一齐袭上心头,让她怎样也止不了哭泣。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哭啊……”身着白色居家常服的童子连忙也跟着蹲下身,慌乱地一再重复道歉,“唔……对了,我有和果子,你要吃吗?”
童子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包,打开来递给她,“啊咧,压扁了……”
她抬眼一看,应该精致可爱的和果子丑丑扁扁的,这人道歉也没有诚意!想到失落的美丽藤花,秀泷更是哭泣不停,手一推将那没有防备的童子推坐在地上,“谁要这么丑的东西,讨厌的人,走开!”
“我不是故意的,还有,压扁的和果子也一样好吃啊!”从未被人说过类似这样嫌弃的话的白衣童子看着掉到地上的和果子也委屈了起来。
他这般自是违背平时所受教育,提高了嗓门喊叫,那原本嘤嘤哭泣的姬君抬头看向他的眼神也就越发不友好起来。“你真讨厌!”
“啊呀,小公子您怎么在这?咦,秀泷小姐这是怎么了?”
那天,听到吵闹声的侍仆匆匆赶来,一个抱着一个拉着,无奈地将两位尊贵的小小人儿带到了女主人面前。
君夫人看着这两个漂亮的孩子,一个抹着泪,一个虽然倔气没哭却也是红了眼圈儿,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和果子。”轻弹一下童子灵秀的额头,“紫藤花。”对着秀泷可怜的模样,弹额头的力道更小了几分,“为这些东西争吵?你们哪……”无奈地摇头。
搂着,哄着,开解着,好歹让这两个撅着嘴的小人儿乖乖洗了脸换了衣服。
“真是的,一直想让你们见见,结果召奴你才从师者那里回来就惹哭了人家。”
“秀泷,看在君姊份上,就原谅君姊这个笨弟弟吧。”
君夫人还说了很多可亲好听的话,大多都记不清了,最后一句她记得清楚,“以后要好好相处哦”,然后那人微红着脸拉过她的手,“对不起,打翻你的花,还有对你大吼大叫,我太失礼了……但是和果子压扁了也一样好吃的。”
“噗……”
奉上膳食的小巧女侍有些不解地歪歪头,是有什么趣味的事情能让大人露出这样忍俊不禁的表情,“大人怎么了?”
良峰贞义举箸,淡道,“无,只是想起一个说和果子失了美丽的外形也一样美味的无趣之人。”
“咦?美妙繁多的精巧外形装饰正是和果子的妙处,更有许多美妙的别称,这人是多么不解意趣啊。”女侍以袖掩唇,轻笑了数声。
“是啊,还笨手笨脚。”端方的太政大臣眼眸微弯。
……
“呐……要一起玩吗?”手捧一只精美的手鞠球,那人有些腼腆地问着她。
花座召奴,花座家的小公子,君夫人之幼弟。据说自读书时起就表现的十分灵敏,聪明颖悟,规定学习的内容自不必说,琴与笛也是十分出色,而且相貌长得异常可爱俊秀,赢得山庄所有女侍的偏爱,都觉得他是个非常可亲可爱的游戏伴侣。
不过秀泷在“藤花祸”之前倒并不曾见过他,只因他之前住在师者家中修习,因那学者近来出门游历才暂时放了假回到山庄内。
花座召奴上前轻轻拉了拉秀泷樱色外衣的袖角,“一起玩吧,你不要再每天哭个不停了,如果是害怕寂寞的话,大家可以一起玩啊。召奴会一直陪着你的,这可是约定哦。”
这性情温柔的小公子定是听了长姐关于秀泷这来自阪良城的姬君的感慨,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虽满是孩童稚气却温柔体贴的话来。
秀泷看着眼前发梳总角的童子,觉得他一脸诚恳体贴比之前的女伴们可信赖多了,便轻轻点了点头。
“秀泷,我可以叫你秀泷吗?”看她再点头,他就一迭声地叫起来,“秀泷秀泷,你看这个手鞠球漂亮吧?哪,送给你。”将手上的鞠球递到她手中。
秀泷摸着精致的手鞠球,那上头用丝线缠绕出桔梗花的纹样,联想到阪良城的剑桔梗纹,她讷讷道,“我……很喜欢桔梗花……”
“欸?太好了,我也非常喜欢!姐上的花园里有种,开了的时候,召奴和秀泷一起来看!”
“嗯。”
油嘴滑舌的骗子,明明最喜欢的花是白菊不是吗?为哄人开心这样没有原则,真的是位温柔守信的郎君吗?
良峰贞义依着栏杆看向远方,明知不会看到什么,但还是幻想着得见一片灿烂白菊之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