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你有想过多年以后见到自己学生时代喜欢的人吗?
玄狐只是在午餐时间下了楼,发现一间新开的咖啡厅,木质的招牌写着“暖光”两个字。
好像……有点特别。
推开门,挂着的铃铛发出“叮呤”一声,接着是“欢迎光临”的招呼声。
玄狐觉得自己的耳朵尖开始发烫变红,心跳停了一下,又以极快的速度跳了起来。
果然,无论过多久都是一样。
玄狐看着围着围裙,拿着点餐器的长发女子惊诧地道,“玄狐,真是你啊。”
“嗯,好巧。”玄狐点了下头。
常欣,他喜欢过的人。刚刚的反应告诉他,现在他也依然喜欢着。
“真的好巧。”常欣笑得眼眸弯弯,“你住附近吗?”
“我在这家写字楼上班。”玄狐道,坐到了靠近街边的位置。
常欣点点头,笑道,“那午餐时间,白领先生想吃什么?”
午餐时间,优等生想吃什么……玄狐有些恍神,仿佛看到那个穿着校服裙,留着齐肩的清汤挂面头的女生这么问他。
“杏仁饼干配红茶,有吗?”
“当然,请稍候。”
玄狐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布帘后,手指无意识地点着桌面。
常欣,他们是高中同学,因为杏仁饼干认识的。
家政课教室,忘了带便当的男生,意外发现自己很有做甜点天赋的女生……
“久等了。”
“谢谢。”
金黄色的饼干一入口,杏仁的香味立刻充满他的口腔,酥脆的口感、恰到好处的甜度……和以前一样,不,比以前更好吃了。
有新的客人进来,常欣给玄狐倒了一杯红茶,微笑着无声地指了一下,表示自己要去忙了。玄狐点点头,看着她在店里穿梭着。
收回目光,玄狐又送一块饼干入口。
他喜欢她,却从来没有说过,或许没人能理解他面对她时奇怪的自卑感,但他真的觉得不善于表达,无法融入人群,没有朋友的自己,脑袋再灵光、拿全额奖学金也是不配喜欢她的。
只有高三最后一个暑假前,他决定争取一下,写了情书给她。
没有回应。然后那个夏天就那么过去了……
*
你有想过多年以后见到自己学生时代喜欢的人吗?
常欣听到熟悉的铃铛声,一边抬起头来一边说着“欢迎光临”,想不到看到的是熟悉的但因褪去青涩而显得更加俊魅迷人的轮廓。
“玄狐,真是你啊。”
“嗯,好巧。”
他声音低沉,语气和以前一样淡漠,让她的心像被投入石子的湖水泛起涟漪。
玄狐,她喜欢过的人。想到他的时候会觉得甜蜜,但每次真正面对他多是忐忑和难以捉摸的感觉。
“真的好巧,你住附近吗?”
“我在这家写字楼上班。”
“那午餐时间,白领先生想吃什么?”她忍不住说了和当年类似的话,看到他的眼眸迅速地闪过什么。
得到他的答案,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那间家政课教室,她第一次做出来的饼干,第一个赏光的人,他说她以后要是做甜点一定会大卖……
常欣在小厨房里将烤好的饼干装盘,笑了一下,“想不到我真的成了点心师呢……”
端出去给他,发现他吃东西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是那种即使什么也不说,也能让人感受到赞美的模样。
有客人来,常欣打消继续看着玄狐的念头,过去招呼着客人。
她喜欢他,从来也没有说过,因为害羞和他总是淡然看不透情绪的表情,高中时代所有粉色的回忆,都是关于他的“猜心”故事。
分别比她想的早,优秀的他被推荐入学,连高考他都没有随众人一起参加,因为不同班,返校拍毕业照的短短时光里,也没有时间顾得上再找他……
*
这次再遇到他,要试着争取吗?她想。
这次再遇到她,是还有缘分吗?他想。
*
常欣是个普通的女孩,不特别漂亮的长相,不特别优秀的成绩,但这不妨碍她和其他的女孩一样收到男生们写的情书,所以对于情书她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定认知。
它通常会很长,充斥着赞美和写情书的人的热忱心意。嗯……也有很短的,四个字“我喜欢你”,或者再短一些,让人觉得更肉麻的,三个字“我爱你”。
所以,两个字,署名都没有,怎么也不会是情书吧?常欣翻来覆去看着那写在漂亮彩纸上的字,觉得可能是恶作剧。
但是,字写得好漂亮,连彩纸的折叠方式都让她喜欢。
因为她不知道为何兴起的“要好好留着”的念头,它最终成了一只贴在她高中同学录上的纸鹤。
*
书桌前,男孩想了想,郑重其事到近乎虔诚地写下“喜欢”。
他全部的心情,就只有这两个字。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