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所有人都出去了,留下他和她独处。这是他自那天跟她发生争执后一直想要的,所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掉出眼泪。
“这是眼泪,原来你会哭。”他想起她在他眼中进了沙子时,一边翻他眼皮帮他吹一边说的话。
――进沙子会哭?
――嗯……准确来说只能算是掉眼泪吧,哭是一种感情宣泄,比如因为痛,因为伤心。
他这次眼睛没有进沙子,所以是因为痛吗?但他并没有受伤……
……伤心?
啊,有一些,他没接住她的手。
不过,可以补救啊。
玄狐走上前,握住常欣的手,像以前一样。他从来拉她的手都拉得理所当然的紧,只要她不生气,他甚至能一直拉着她。
她的手有点冰,都有些像他的体温了。嗯……这也和以前一样,最终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温度会变得分不出彼此。
所以,他为什么还在哭呢?都和以前一样啊。
哦,不一样,她脸色很白。
玄狐伸出另一只手,戳了戳她的脸颊,凉而软,和她生病时,他悄悄抚摸过时一样的触感。
难怪他会哭呢,她生病了。
“常欣,我喜欢和你坐在溪边看白色的云,天空被落日染成各种各样的颜色,听风吹过竹林的声音……常欣,你喜欢什么?你告诉我,等你好了我陪你去做。”
“常欣,外面的花都开了,到处都是,那是你喜欢的吧,我和你一起去采好不好?”
……
他的眼泪一直没有停,可她并没有醒过来为他擦掉泪水。
死亡,真的是很可怕的病,会让最温柔的人变得像石头一样冷酷。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