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涂山氏·首日

在石台上醒过来的玄狐,脑袋还钝钝的,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抬起手察看的举动。

视线从手掌看到手臂,觉得有些怪,直到发现会觉得奇怪,是因为它是人类手臂的样子之后,更觉得疑惑了。他喜欢恢复原形睡觉,那让他觉得自在放松,所以……为什么昨晚他保持人形仰卧着睡着了呢?

“啊啊……”有什么东西哼哼着往他脖颈处凑,呼出的热气扫在他脸上。眼睛往斜下方看,是个穿着肚兜的小女娃儿,再往下看,自己的肚腹上有团纠缠成一团的布帛,另一只没有举高的手还覆在上面。

他坐起来,小女娃从他的胸口滚落下来,被他用一只手接住。

“……”想起来了,昨晚上山神把这个人类托付给了自己,自己怕恢复原形会不小心把她压死踩伤,所以……睡了个不太舒服的觉。

小女娃自己爬出了包裹着她的襁褓,这会儿打了个小小的喷嚏,玄狐捡起那团布笨拙的把她重新包裹起来。

包得不太好,小女娃的小脚一只还露在外面,一双小手也不安分的探出来,向着他的脸伸过来。

玄狐向后仰仰头避开那双疑似报昨天“戳脸之仇”的小手,打量着小女娃。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黑瞳,什么都是圆圆的。

“咕……”玄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鸣,觉得这个小巧的人类和偶尔停在他头顶的长尾山雀一样圆呼呼很有趣。

“呃咳……呃啊……”小娃儿的哭声打断他的思绪,委委曲曲的样子,伸出的小舌头舔舔自己的下唇,吮动着。

为什么哭了啊?玄狐歪头不解,抱起来戳戳脸,小娃儿比昨晚还不给面子,直接躲过,小手还一下拍在玄狐鼻子上。

鼻子是很敏感怕痛的地方,玄狐咧嘴露出犬齿,对小女娃发出一声低吠。

没有起到威慑作用,小娃儿继续挥动着手,身子扭动着,几乎要抱不住了。

“你安静。”

没用。

真是麻烦,她是怎么了?谁能告诉他?

抱着小女娃,玄狐脚下腾起云雾,慢慢飞向高空,他决定去见见已经几百年没见过的九尾,毕竟他认识的妖怪里只有他和人类打过交道。

九尾看到小娃儿的时候显得很诧异,知道涂山发生的事之后点点头,拍拍他的肩大意算是安慰了。

“那小丫头没事,就是饿了,要养她你得喂她吃东西啊。”

“哦。她吃什么?”

“现阶段是吃奶,你可以抓只产奶的牛啊羊啊之类的。以后,嗯……我还是介绍个专门科的给你吧,毕竟我也没有照顾过小孩子。”

专门科的,歧黄山小药仙修儒。灵秀乖巧的孩童模样,医术倒是奇佳,重要的是了解人类的病症,各方面。

在听了落落长一大堆话,拿着本育儿指南,牵着一头奶牛,背着个大包袱的玄狐终于带着小娃儿回到了涂山。

奶牛是修儒送的,说是产奶多性格温驯,不会在挤奶的时候撂蹶子。

当玄狐在温驯的母牛终于要失去耐性之前挤好了奶,端着盛在木碗里尚还温热的奶汁把小娃儿抱在怀里的时候,她显然已经从气味上辨别出这是什么,在玄狐将碗凑近她的嘴巴时,她急急忙忙地想从碗里取食牛乳,但显然不得要领,她还不太会直接从容器里取用液体,玄狐倾斜木碗的姿势也和她配合不好。

小娃儿扁扁嘴,委屈地哼哼,“嗯……呃啊……”

玄狐想起自己看过的狗熊取用蜂蜜的样子,想了想,用一根手指蘸着浓稠的牛乳送到小娃儿的面前。小娃儿有些不知所措,但饥饿不费吹灰之力击败了犹豫,她开始从玄狐的手指上舔食乳汁。急切而贪婪地吮吸,柔软的舌头像温热的水流拂过玄狐的手指,痒痒的感觉如同冬日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

玄狐眯着眼睛感受着这种令他浑身发麻的舔舐。

舔净了,小女娃轻轻咬了玄狐的手指一下,没有牙的啃咬不疼,但足够提醒他,玄狐再次将手浸入碗里的牛乳中,重新取出沾满乳汁的手指。

小女娃再次开始舔食。

一碗奶汁喂完花了不少时间,玄狐的手上沾染着浓浓奶味,他算是明白自己昨天在小娃儿身上闻到的甜丝丝又带点膻的味道是什么了。

吃饱之后要……嗯……打嗝。

将小娃儿竖立着抱在肩膀上,轻轻扣住,头部刚好垫在自己肩上。五指并拢,手指稍微弯曲让手心空心,然后从屁股上方轻轻向上拍打一直到脖子下方……

“……”感到肩上一阵濡热,玄狐知道任务完成了,她打出嗝了,但也吐奶了,下次少喂一点。

玄狐给吃饱就睡的小娃儿拍抚着背,估计她大概不会突然醒过来,玄狐把她放到了石台上,开始检查那个大包裹的内容物。

小衣服,小鞋子,虎头帽,围兜,铃铛小手环,一整套的竹制餐具,炭火小炉子,熬药锅,几包草药,蜂蜜,果酱……但是,在完整的布匹之外还有很多裁成小块的干净棉布是用来做什么的?

拎起一块在手上,玄狐觉得,养育一个人类,真的……

“呃……哇……”小女娃醒了,发出响亮的哭声,玄狐觉得耳朵一疼,立刻去察看发生了什么。然后……他,似乎知道他手上的棉布是用来做什么的了。那个小药仙似乎说过……尿布……

人类哪里可爱了?给小女娃换尿布的玄狐想。

大概是手法不舒服,换尿布的时候小女娃还用那藕节似的白胖胖小腿踢中他手臂几脚。

养育一个人类,真的……

“麻烦……”

喂奶,打嗝,换尿布,注意保暖,洗澡,哄睡觉,预防生病,按摩操……玄狐想想觉得自己会累得尾巴尖都要秃了。

总之,这换下来的臭尿布,先洗。然后……仔细看那本育儿指南。

洗澡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虽然有热泉不用烧水,但那水温对这小女娃来说却太烫了,所以玄狐只好做个澡盆,取水灌满后再引风将水温吹得凉一些。小娃儿挺喜欢水,给她脱光光放进澡盆后就一直很兴奋,呃呃啊啊的嘟哝着。

玄狐一边用澡豆给她全身打上泡泡,一边阻止她想把澡豆放嘴里的举动,还要托举着她不让被水呛着。

揉揉擦擦一番,“闭眼。”玄狐戳戳她的脸。

“呃啊?”小女娃含着手指歪头看他。

玄狐扭干毛巾盖到小娃儿眼上,用水给她冲头上的泡泡。

“啊哈……”小娃儿似乎挺喜欢被温水兜头浇下的感觉,兴奋的叫着,小手勾住玄狐盖在毛巾上的手指。

玄狐命令,“别动。”小娃儿哼了哼,倒是乖乖的没动,等着第二波水流浇下。

澡洗了很久,小娃儿一直咯咯的笑着,洗好擦干,整个小人儿都冒着热热的水汽,被包在新的襁褓里,包法……有进步,手脚都包住了,也没有忘记垫上尿布。

玄狐把她放在膝上,刚刚洗澡时就注意到她脖子上戴着个长命锁,山神曾经说过人类会给自己的小孩打长命锁,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摸了摸,又看了看,玄狐点头。

“常欣。”

“我是,玄狐。”

名字是最短的咒,此时的涂山狐并没有意识到,它的威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