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涂山氏·相遇

“青丘之山有妖狐,眼碧如墨,毛白胜雪……”

“这里是涂山。”

“好嘛,涂山之狐,候人兮猗……”

“我一直在这里,你身边。”

涂山,北临大海,处滨海滩涂,故得名“涂”。古木参天,红枫青柏不计其数,多白猿,多山雀游鱼。北麓有竹,风过之声如簧,南麓有泉,四季常热,多金玉美石。气候怡人,土地丰美。

即使有如此盛景,涂山也并不是座排外的孤美仙山,相反它温和慷慨,庇护养育山下族民,只是,以南麓热泉为界,其之上长年雾气萦绕,山势峻险难有可行之路。敬畏着涂山的人们说,这是涂山的温柔警告,不许人类踏足那里。山下族民以不得越热泉而上为训,世代生存着。

涂山山神偶尔有点苦恼,那些善良的族民误以为雾气缭绕是山神的威严,连取用泉中金玉都会虔诚无比的默念感念山神的祭文……他是因人的意志和自然之力结合而诞生的神,祭文什么的相当于召唤咒啊!他今天有六次被强行召唤到热泉边了!

“好,我知道,会保佑你们的。”

“别谢我,因为你们的意志我才会在这里。”

“嗯嗯,不滥取我就不会生气。”

……

烦啊!听到祭文,他真的弄不清楚是可爱的人类遇上了困难还是又在热泉边采石啊!只能一遍遍地跑!好可怜……

黄昏,逢魔之时,基本上不会再有人类踏足涂山,山神登上涂山的最高处,那个让他忙碌不已的罪魁祸首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待在那里。

石头形成的天然圆台上坐着个少年,肤白唇红,褐发飞扬,神情淡漠,背对着夕阳抬头仰看天空。

月亮升起的那一刻,俊秀的少年渐渐发生了变化,嘴角越咧越开,唇吻变尖变长,莹白的脸浮上一层绒绒的细毛,四肢伸展拉长,端坐的样子变为四肢着地的趴伏……

月光下,全身玄黑,体型庞大的妖狐张扬地舞动着和身体几乎等长的巨大尾巴,光润的皮毛闪着银色的金属光泽。

涂山狐。世间独一,不知寿数的异兽。

张大的嘴中浮出一颗珠子,迅速旋转着,吸收着清冷的月光和涂山美妙的灵气。

内丹,传说中的狐宝。

“当着我的面吞吐内丹,不怕我抢?”山神在妖狐最终吞下那吸收了日月精华而分外璀璨夺目的内丹后,挨着那巨兽坐到石台上,道。

涂山狐绯红的瞳眸扫了一眼山神,“你不会……”

唉呀?这么信任他?

“……对你无用。”

是没用,他是靠人的信仰活着,力量来源于整个涂山。

但是!

“我不会给别人啊!”

“谁?”

“……”

虽然他只是单纯的问,没有一丝嘲讽的意味,但山神还是有点伤心。他没有形体,可爱的山下族民根本看不见摸不着他,这只涂山狐也只是能看见他而已。

“玄狐啊,我真的很爱人类……他们真可爱……”被自己爱着的生灵爱着,但永远隔着距离,不能被看到、不能被听到、不能被拥抱,真的好寂寞。

“九尾也这么说过。”

青丘的九尾,曾经远远看着一个人类的女孩子说着“人类真可爱”,然后阖上妖美的眼睛,哭了。

青丘之山,可说是狐狸的国度,九尾有很多家人朋友,但他一边哭一边说好寂寞。

寂寞,那是什么?独自一个的自己也不曾寂寞,九尾他为什么会寂寞呢?

“别扯那么多啦,涂山的雾气,你到底想怎样!”黯然了一会儿,山神想起此行的目的,“我很困扰哎!”

“抱歉。”修炼内丹,吸收月华,饮食朝露,吐出大量云雾,定则,无力改变。

“……算了,反正也不算什么大事。”

“哦。”

对于时间流逝并不敏感的玄狐,不知道日子已过去了多久,涂山的平静如同不变的定则,变故到来的那一刻,他几乎难以反应。

那夜无星无月,黑得几乎看不见路,虚弱的山神将他引到热泉边,草丛里静静的躺着一个襁褓,上面盖着些杂草树叶,看得出是仓皇间藏起来的样子。

兽形的玄狐凑过去用鼻子嗅了嗅,“是人类。”

山神苦笑了一下,“是山下族民的孩子。”

“被丢弃了?”

“……”摇摇头,山神的身体在玄狐眼中渐渐透明起来,他伸出手虚空的拂过那团襁褓,“山下的村子遭到强盗洗劫,她的母亲带着她逃到这里,希望我能保护她的孩子……”

玄狐皱眉打断他,提醒他的异状,“你,变得透明了。”

山神点点头,“我快消失了。我啊,是因为那些人的信仰才会存在,他们都死了,我……也快消失了。他们信赖我,可是……他们的愿望,那个母亲的愿望……”山神的眼睛里掉出一滴泪,在坠落的过程中像云烟一般散开了。

“玄狐,涂山很痛,死掉的人的血把涂山烫伤了……”

玄狐点头,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呜鸣,他已经感觉到了,涂山的悲鸣。

山神的轮廓越来越虚空模糊,像一团有色彩的烟,“涂山的力量被污染,我又要消失了,涂山、这个孩子……玄狐,能拜托你吗?”山神希冀地看着玄狐

“……”玄狐想拒绝,他不像山神对涂山有如此深的感情,涂山真的被毁,他也不过换个地方,涂山狐未必要在涂山。而那个襁褓里的人类,更是麻烦。

“最起码,照顾这个孩子好吗……”山神说,他已没有机会说再多恳求的话,身体散成一堆若萤火的光点,绕在襁褓边久久不去。

原本安静的襁褓中爆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哭声,也许,对涂山、对山神的热爱真的烙印在那些纯朴村民的血液中,即使幼小如她,也会为他们悲泣。

玄狐的耳朵向后折了折,对有灵敏听觉的他来说,这哭声实在是一种折磨。

化去兽形,玄狐白皙的手指笨拙的解开襁褓,露出一张哭得泛红的小脸,圆圆润润的脸蛋上滚着大颗的泪珠,小鼻子皱起来,配合着哭声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哭得抽抽噎噎的。

玄狐没见过其他人类幼体,不知道这嚎陶大哭的小小人类算好看还是难看,只是偏着头疑惑,这么小的身体怎么会发出那么大的哭声。

伸出一根食指戳了戳小娃儿的脸,软嫩嫩的,沾着泪有些凉。已经哭得打嗝的小娃儿张大的嘴慢慢闭起来,吮着自己的下唇,虽然鼻子还一抽一抽的,倒是不再嚎了,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玄狐。

玄狐继续戳着小娃儿的脸,那奇妙的触感,他挺喜欢。“我不知道,怎么照顾你。”

小娃儿偏头想躲过那有些不知轻重的手指,但依然被戳中了脸蛋,小小的眉头皱起来,不满的哼了哼,还带着点哭腔。

“……”

“……”

大眼瞪小眼良久,最终玄狐俯身抱起了那一团软嫩。山神的请托,玄狐决定答应,毕竟山神可以说是漫长的岁月中,少数类似“朋友”的存在吧。

被抱起的小娃儿小小挣动了下,为那不舒服的姿势,然后歪头埋进了玄狐怀里。

涂山的夜晚有点冷,这个人的怀抱是唯一的温暖。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