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十、十一

10

天气的晴雨交替,四季的更迭,都仿佛人生的变幻,从玄狐被确诊为抑郁症已经过了快半年了,玄狐时好时坏的心情真的就如钟摆一样,什么时候会好转真的难以琢磨。

这难以说清楚病因的有不同表现的病真的不轻松啊……

拎着大袋日用品的常欣走在回家的路上,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和改变真的很多,唯一没有变的……是不是只有玄狐的病了呢?

“常欣小姑娘,会撞到哦。”一柄折扇轻点了一下常欣的额头。

“啊?”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的常欣往后退了几步,点头致意,“风先生。”

“最近很少见呢。”打开折扇轻摇,扇面上清雅灵动的梅花仿佛能自生幽香一般。

“嗯,是呢……”基本上,她原本出门就不算多,在玄狐得了抑郁症之后,她就更不经常出门了。

阖起折扇在手心拍打两下,风华歪头问:“怎么觉得有点没精神呢?常欣小姑娘,听说,你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老公退役了呢。真的吗?”

“嗯,有段日子了。”常欣点头。

“是吗……无论怎样,和剑有关的,他都不想再要了吗……”风华叹了好长一口气,展开扇子挡住自己的脸,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自语,常欣实在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嗯?”

“啊啊,没什么。常欣小姑娘今天天气真好,我有一批新的宝贝进来呢,很漂亮哦。”风华展开双臂使劲挥着自己的双手比划出一个尺寸,宽大的袍袖呼啦啦翻飞,像面彩旗似的,“是这么大的挂毯哦!”

常欣被他的样子逗笑,“改天我会去看看的。先走了,再会。”

“嗯嗯,再会!”

直到常欣走远,把自己的袖子挥成彩旗的风华停了下来,折扇挡住了他嘴角的一抹苦涩。

“……嗯,我到家了,上次收到的樱桃很好吃……嗯,嗯,不会……什么?真的不用了,我不会料理那东西……嗯,谢谢你帮我联系的新出版商,嗯……啊,对了,你们的婚礼我没去真是不好意思,寄来的光盘我看过了……这是两回事,我真的画不了……”常欣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打开门,“……再说吧,先挂了。”

“玄狐……玄狐?好安静……”常欣把手上的购物袋放在门口,边叫着丈夫的名字边往房间里走,“玄狐,你在哪?玄狐?”

客厅,卧室,书房,厨房……都没有。常欣疑惑地搔搔头。“不可能出去吧……”

浴室……

“天哪!玄狐!!”

玄狐不记得自己放了一池水是想做什么了,现在不过是初冬,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水会这么冷吗?

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泡在水里,任凭冷水灌进口鼻,任凭着自己的身子往下沉,往下沉,慢慢没顶……

有的吧,是一片更大的水域,更冷,更暗……他一个人吗?不,不是,还有一个人,一个死了的女孩……

苍白的,比那片水域的水花还要白;冰冷的,比那片水域的温度还要冷。她紧闭的眼睫残留着的咸味比那片水域还要苦涩……

咸味?苦涩?

是了,那是一片海……

那个女孩,哭着说自己不想死……

从水底向上看会看见什么呢……会看见光吗……

睁开眼。

是那个女孩吗?

没有死吗?

你……

“哗啦”一声,在不知是窒息还是解脱的黑暗即将覆灭他的时候,他的身子被带出了水面。

“玄狐!!你在做什么!”常欣站在浴池边,一只手按在他的胸窝,一只手压着他的背,拍着,把灌进他肚子里的水又倒了出来。

“咳,咳咳……”玄狐脸色惨白,浑身瑟瑟抖着,许久都没缓过气来。

“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常欣不断摩挲着他的脸,泪流满面,“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你……”

“我不知道……”玄狐手遮在自己眼上,“……我想洗澡。”

“骗人!”这哪里是洗澡?常欣一把拽下他的手,抓住他的头,硬是压下,不妥协地要他与她对望。

“……对不起。”

“……”又是,又是那满满倦怠感的眼神,那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了的眼神。

“要……咳……”常欣清了清嗓,颤颤地扬起嘴角,放干那一池的冷水,“要洗澡,嗯,我知道了。先放热水,我去……帮你拿衣服。”

她转身欲走,只是玄狐从背后用力抱住她,全身不停的发抖。

他的颤抖,引起常欣的心酸。她双膝一软,跪坐在地。玄狐环着她,压在背上,像是已经不禁负荷。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我不要你这样死气沉沉的……”常欣捶打着玄狐抱住自己的双臂,嘶声痛哭起来。“跟我说啊……让我知道啊……”

其实,多少有感觉到吧?除了抑郁症之外的,或者说,真正引起玄狐抑郁症的,深埋的心结。


11

像梦境,又像记忆。那些破碎的画面,短暂的甜蜜,血色满布的结局,深黑的绝望……他好似旁观者,好似亲历者……语言无法很好的表达,他混乱而痛苦的倾诉许久,几乎毫无组织。

常欣静静的听着,直到他说出最后一句――

“我害怕她是你。”

常欣痛苦地闭眸,偎着他的脸上混着两人的泪。

治疗抑郁症的三种方法:药物治疗、心理疗法、环境调整法。

原来,他的心结从来都在她身上,原来,该被调整的环境是有她在的地方。

从以前就是这样,只要想对付他、伤害他,把她搬出来就可以了。

为什么?我爱着你,可我的存在就只能一直这样折磨你吗?两生两世,都是这样。

常欣。她的名字。可她带给他的是长痛,从上一世痛到现在。

混乱不堪地诉说完之后,玄狐睡着了。安顿好他的常欣茫然一片,不知道该做什么,唯一确定的是自己不能再看玄狐的脸,一看,就想哭。

出去吧……不能留在这里……

一步一步,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只是机械的抬腿,迈出。

“哎呀?才说少见,今天就见了两次呢,常欣小姑娘。”

“风先生……”常欣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风华,四下看看,没有走太远啊,还是去超市会途径风华的古董店的那条路。

“嗯,你怎么了?”

“我……呜……”常欣蹲下身捂住自己的嘴哭了起来。

“我天天天……别哭啊!喂!”风华吓得折扇啪的掉在地上,赶紧拉起常欣,“总、总之先进来吧。”

泡了杯花茶递给常欣,让她和自己面对面坐下,风华扇着……折扇掉了没捡回来,啧!风华别扭的把手又放下,问,“可以告诉我怎么了吗?”

“我……”看着和丈夫酷似的脸,常欣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就是这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

“不该!”风华一巴掌拍上桌子,横眉竖目的。

“我还什么都没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离开对吧?”

离开?离开玄狐?常欣打了个冷颤,好冷啊,要离开他……

看着常欣的反应,风华柔和了脸上的表情,“常欣小姑娘还是那么温柔啊……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你明明就不想走嘛。”

“可是……”

“那个人啊,一定很怕你不在身边的。”因为他舍弃我,舍弃一切,只想实现一个愿望啊。

“但……”

风华按上常欣的头,轻轻拍了拍,“你想过他那个心结吗?本质上,不就是怕你离开吗?”

“……”

“回去吧,你真不见了,他怎么办?”会死的。又拍了拍她的头,风华站起来,作揖,“恭送哦。”

“……谢谢。”

“行了,快回去!”

“……”也不用一把把我推出来吧……

回去的时候玄狐还没有醒,常欣在床头坐下,静静等待着。

玄狐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

“常欣?”

“玄狐,我不是她,不会是她。”常欣安抚地摸摸他的脸颊。“那不过是个幻觉,是个恶梦。”

玄狐搂紧她,终于酣畅淋漓的哭了出来,像个孩子。

“哭出来就好了,说出来就好了……”常欣拍抚着他,同时抹着自己脸上的泪。

哭过那一场,玄狐精神似乎好了不少,他们一起走过患上抑郁症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春节,情人节……

日子平平缓缓的度过,玄狐再也没有做过疑似自杀的行为,情绪稳定的多了,回避人群的现象也慢慢消失,一切好像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真的,好起来了吗?常欣有时会这样悄悄问自己。

会不会有一天,再度爆发出自己和玄狐无法承受的后果呢?

……到那一天再说吧。

“常欣。”

“嗯,要去散步吗?”

“我以后大概还是会继续和那个心灵感冒打交道吧……”

“嗯,大概吧。不过呢,再黑的夜晚黎明也都会来的。”

“……”

“怎么了?不明白?”

“不是……”

“呵呵……”

“朋友。”她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额头。

“知己。”她亲着他的直挺的鼻梁。

“恋人。”她吻着他的眼睛。

“丈夫。”她吻了吻他的脸颊。

“我爱你。”她轻轻印上他的唇。“我会一直陪着你。”

再黑的夜晚都会迎来黎明,即使晴空突然被乌云密布,也远比黑夜更加明亮。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