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九

“热牛奶。”常欣将马克杯塞到玄狐手上,拉着坐垫跪坐在他面前。坐在沙发上的玄狐仿佛才回过神一样点点头,凑上鼻子,嗅嗅那飘着热气的乳白液体。

“唔……”

明显嫌弃的表情……这个人以前没有退役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对付蛋白粉加牛奶这种营养食物的?

“我也有哦。”常欣端起自己的马克杯和他碰杯,“干杯!”喝一口,“好香。”

“为什么常欣也要喝?不是说热牛奶对抑郁症有好处……”

常欣眉眼弯弯,“我喜欢牛奶啊。”一定要说清楚,这个人喜欢担心自己,现在尤其是。一口口慢慢喝光。

“……嗯。”玄狐点点头,小口小口的喝着自己的份。

喝完就发呆啊……常欣双手交叠放在玄狐膝盖上,偏头靠上去,“今天觉得怎么样?药吃了吧?”

玄狐将手指插入妻子软厚的黑发,以指为梳,轻轻梳理着。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常欣蹭蹭玄狐的膝,心里叹息着,最近他总是这样道歉,把事情都怪到自己身上。

“不知道……但是,对不起……”

唉……常欣心里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抬起头,“不管你为什么道歉,我都告诉你,那不是你的错。”

头撇开了,徒留下一抹脆弱的神色。

真是……手缓缓伸向自己胸口,然后紧紧压住。很疼,跟这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久,这里的窒疼越厉害。

“玄狐……”

“我,昨天又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

他……是在岔开话题吗?

“啊,反正现在白天也没什么事,不如试试睡午觉吧。走吧。”常欣站起来,拉着玄狐的胳膊。

“现在,不是中午。”胳膊被拉成直线,但玄狐还是没离开沙发。

“管他的呢,走吧。”常欣奋力要拉他起来。

玄狐反手用力将常欣拽到自己面前,把她困在自己两腿之间,搂住她的腰身,头埋在她胸腹之间,“我不想去卧室……”

“为……好吧。”不用问那么多为什么,不喜欢的事情就不去做。常欣抚摸着他的头,光润柔滑的发丝散发着自己挑选的香波的味道,这个人,从以前到现在……

都如此的……

让她怜爱。

照顾自己让常欣在慢慢憔悴下去,她眼下的青黑也快不亚于自己了。玄狐搂紧那温暖的身体。晚上,无论他怎样控制自己不要辗转反侧,常欣总能知道他又睡不着了,然后她会给自己按摩太阳穴,或者哼歌给自己听。明明跟她说让医生开安眠药就好了,但她总说安眠药对抑郁症没有什么实际帮助,那样的话,就不要吃多余的药。

怎么会没有帮助,明明可以让她不再操心他的夜晚……

他不喜欢卧室,他的失眠总在那里折磨他们两人。

“玄狐……”常欣感到有湿意从薄薄的衣服透过来,“你……哭了吗?”

“……”搂得更紧了。

“不是说想多对我笑笑的吗?你现在哭给我看?”

玄狐的身体僵硬了一瞬,退离开一点,仰头欲言,“对……唔……”

对上那泪汪汪的眸子,常欣凑唇堵住那欲说出对不起的嘴。

清浅的啄吻终究变成了深入的唇舌纠缠,久久难分。

“好了,我们来讨论睡午觉的问题。”缠绵的吻结束,常欣双颊红粉绯绯的说。

“……嗯。”同样脸带红晕的玄狐乖乖点头。

桌子沙发椅子什么的都被推到一边,中央空出来的好大一块地方,并排躺着两个人。

“以前你不在家,画画烦了我就会这样,懒懒散散的躺着。”

“是吗?”

“嗯,有时候还会打滚。”常欣说着真的滚了两下,“等觉得精神了,再爬起来。”

滚滚滚,最后一下刚好翻身趴到玄狐身上,“很好玩吧?飞渊教我的,她写小说写不出来也这样。”飞渊说梦虬孙有时候会陪她,看着她滚好不碰到头啊脚啊什么的。

“嗯。”

“你也可以这样。家里地方很大,地板也很干净,觉得累了烦了,哪里都可以躺下,打滚也可以。啊,现在不行,现在我不想下来。”

“嗯。”伸出手,将妻子的头压在自己胸口。

听着丈夫的心跳声,常欣喃喃的说:“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会一直陪着你。

在妻子看不到的地方,玄狐的眼泪迅速划过,滚入耳鬓消失不见。

他的妻子,他的……具象的光。

“常欣,我,爱你。”

“……”即使是求婚的时候,也没有说过我爱你呢……说的是让我照顾你……

“嗯,我知道。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