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五

飞渊至今仍然无法相信,当初那个死要和她抢路边摊煎饼的吃货球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一个真真正正的“好野人”。

……

“球球……你和欲星移是兄弟?”

“看到鬼!是堂兄弟!差一字差很远呢!还有,球球又是啥!”

就如何正确称呼自己的男朋友这一话题争论了半个小时,梦虬孙一边咔哧咔哧啃饼干一边告诉了飞渊整个故事。

简单说,就是身份不般配的情侣私奔结婚生下来的孩子,在父母不在后被堂兄带回大家族,从“小杂种”变成“小少爷”。

“你不喜欢欲星移呴。”

“那只臭墨鱼切开里面全黑的,喜欢他?看到鬼!”

“……”

“你这么看我做啥?”梦虬孙有些紧张,他记得不是太清楚了,但老爸说过妈妈知道他是mermaid集团的二公子的时候,是想分手的。

“……我想到一个好梗。”

“看到鬼!你还在写?!”

……

最近好容易想起以前的事呢,但是!这不是初老症不是初老症!她永远18岁!

“球球~”飞渊扑到在沙发上吃爆米花的男朋友身上,“我好爱你哦!我要嫁给你!”

“我上上个月就求过婚了,你现在才答复我?”梦虬孙哼气,不想理她。

“嘿嘿,人家上个月就通知所有人还把请柬发出去了!”

“看到鬼,就我一个人不知道……飞渊,你脑子在想啥!”梦虬孙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很乱来,但这也太乱来了吧!

“欸嘿嘿嘿嘿嘿……欲星移我也请了!”

“啥?!”所以,这才是目的?在他迟迟等不到答复一气之下毁掉所有请柬后,她印了一批新的发出去了?

婚礼……会被她弄成什么样?

“婚礼那天所有的事情我全权负责!常欣的纯汉式婚礼太赞了超越不了,我要一个完全维多利亚风的,然后,blablablabla……”

“看到鬼!我和玄狐、剑无极学的是剑道,你要我们表演花式击剑?!”

教训完“说不通”的顽固分子,梦虬孙气哼哼的跑到隔壁书房继续看他的报表。拿着手机刷微博的飞渊偷偷翻个白眼,反正都是剑有什么不一样嘛,人家在剑道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哪懂那么多,居然又用十八掌对付她。痛是不痛啦,但被压着打屁屁人家觉得屈辱!

“男朋友喜欢打人家屁屁怎么办?在线等,急!”发送~

两秒后――

从书房传来一声咆哮,“看到鬼,飞渊你又乱发微博!”

做个鬼脸,飞渊继续刷微博看评论。

“呆头狐狸的主人~呆头狐狸的主人~”飞渊特别设置的铃声响了起来。

“喂,常欣,那只球他打我!”飞渊抽出小手绢,准备开始向好友表演哭功。

“……飞渊。”

“嗯,怎样了?”

“玄狐他,似乎是得了……抑郁症。”

“啥?这……不用太放在心上啦……嗯……玄狐哦,就是压力太大又不会排解啦,你不要跟着一起紧张哦。”飞渊说。

“平常心就好,医生也这么说……”

“对啊,平常心平常心。”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挂了。”

“嗯。”

挂掉电话,飞渊飞奔到书房抓住梦虬孙的肩膀拼命摇晃,“球球!抑郁症,抑郁症会怎样,怎么样啊!!”

梦虬孙一头雾水,被飞渊晃得晕头转向,“啥、啥啊?冷静点……”

在医生原本开的药之外玄狐执意要求多开了安眠药,现在他已经吃下睡着了,常欣坐在床边,抚摸着他苍白的脸。

昨天晚上,玄狐的情绪不知怎么的突然失控,将她一把推了出去,虽然在她快要摔倒在地的时候又迅速揽抱住了她。

然后他一直沉浸在似乎是自责的情绪中,不再跟她说话,甚至不再看她,整个人像被狠狠抽打了鼻子的狗儿,看上去可怜兮兮的。他默默回到床上,没有搂抱她,紧紧闭着眼睛。她知道他没睡着,她想握住他的手,但还没靠近,他就缩了回去。

“玄狐,明天我们去看医生好吗?”她凑到玄狐耳边轻声说。

玄狐迅速弹坐起来捧住她的脸,逡巡的目光扫视着她。

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退开,“不是我,我没生病……哦,刚刚也没受伤。是你,玄狐,你看上去不太好,我们去看医生好吗?”

“……嗯。”

医生说是典型的抑郁症症状,失眠疲倦,患得患失,也会伴有关节痛头痛这些身体上的不适。

“心灵的感冒……谁都有可能得的病……”常欣喃喃重复医生的话,曲起食指轻轻弹了一下玄狐的额头,“成为人,烦恼也多了是吗?”

“只是生病,会好起来的。”常欣啄吻一下那抿紧的唇,说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