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四

玄狐不对劲。他一天天的失眠,胃口不好,有时候还会头痛、背痛,最重要的是他经常恍神,情绪不稳。和以前面对不感兴趣的事情就偷偷把思绪放空,直到有感兴趣的事出现为止不同,有时候是一种整个人都消沉下去的感觉,有时候又显得十分坐立不安,有时候则是完全木木呆呆仿佛再也不会动不会说话一样。

就像现在。

“呐,玄狐,汤要干了哦。”常欣凑过去看着汤锅,他已经盯着这锅汤好久了,火也不关,怎么了?

“……抱歉。”玄狐关上瓦斯,用汤匙盛出一点尝了尝,皱起了眉,无助的看向妻子,“常欣……”

“怎么?”常欣不解,就着他拿汤匙的手将剩下的汤喝掉,“呜……这……”常欣掩唇,这味道就算不用可怕形容,也差不多了!

看着常欣的反应,玄狐垂下眼帘,“抱歉……真难吃……”

“说什么啦,为这个道歉哦?好啦,玄狐大师状态不佳,今天的午饭还是常欣小厨娘来解决。围裙给我,坐着等一会儿。”

笑眯眯的将玄狐推到餐桌边坐下,转过身面对流理台的惨不忍睹,常欣换上了一副担心的表情,洒落在外面的蔬菜,打开包装却没有用的调味品,菜板上剩下来的切得乱糟糟的食材,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啊!

常欣默默拿起抹布开始收拾。

玄狐很会做饭,家务方面也是十项全能,这是常欣没有料到的,在因为412事件两人被认为是情侣而彼此也没有反驳后,两人开始交往,常欣第一次去玄狐家,被玄狐实际是家政达人的事实吓了一跳,她本以为,他生活方面是十级伤残呢。

在常欣生肺炎住院期间也是玄狐每天为她打理一切,“我能照顾你”他这么说。

所以……这糟糕掉的怎么也不只是一锅汤吧?

常欣想到她从玄狐上次集训回来后开始写的观察日记,那里面记下来的看上去都是小小的不对劲,可这么多小不对劲凑在一起可不会是什么小事吧?

饭后, 常欣端出一盘苹果,一边切成可爱的兔子形状,一边和玄狐聊天,“说起来,兔子苹果要怎么弄还是你教我的呢……玄狐……玄狐?”

常欣把水果刀在玄狐面前晃了晃,“就算有剑道六段的实力,你这样发呆我也能偷袭你哦。”

“……危险。”玄狐真的满不喜欢常欣拿着刀子对着自己的样子。

“总算回神了……最近压力很大吗?”

“嗯?”

“剑道运动我是真的不算了解啦,不过大家都说职业运动员其实压力很大的,所以……”

“我没事。”玄狐轻抚了妻子的脸颊一把,拿起一瓣兔子苹果喂给了妻子。

“……”嚼嚼。玄狐,你的“没事”我听来真的很担心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夜晚对他来说变得很难熬。

睡不着。他知道他让常欣担心了,但他真的睡不着。虽然怕吵着她,他动也不敢动一下。直到,他实在受不了,悄悄放开她,然后披衣起床。

夜晚不再能让他心静,反而让他思绪纷杂,本身性格的原因再加上长年剑道训练的影响,“专”和“一”是最基本的精神状态,每次只集中专注于一件事,是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与事物的尊重。但,最近他不再能掌握自己的精神,他的思绪会乱飘,没有目的不受控制的打乱他原本的所思所想,当他努力把纷杂的神思收回,整合出来的都是一个少女。

一个脆弱的、无助的少女。

他看不清她的脸。但他感觉到她的哭与笑,喜与悲。

他看到她嘴唇开合呼唤着谁的名字。

她是谁呢?

!!

他看到那个少女在一个穿兜帽的灰衣男子怀里挣扎,从她口唇流出来的血在她洁白的衣襟上放肆的开出花来。

“玄狐……好痛啊……”

好像一直包裹住少女的薄雾被风吹散,他看清了少女仰起的脸。

不!一定不会是常欣!

一定不会是!

“呃……啊……”玄狐抱住自己的头呻吟出声。不会,不会,不会……

有一双温暖的手抱住了他,他身体僵住片刻,将头藏在臂弯里,“你怎么起来了?”

常欣摸摸他的手臂,柔软的身子完全贴上他的后背,这才轻轻道:“你不在,我睡不着。”

相拥而眠已成习惯,另一个人突然不见了,自然而然便从梦中惊醒,身旁的空凉让人感到说不出的不安和失落。

“……”

玄狐沉默半晌,而后突然回抱住她,并将脑袋埋进她的颈项间,同时用力吸了口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

“常欣,我……”退开一点,他想看看妻子总是带着光晕般的笑容。

玄狐……好痛……

妻子的脸和那个最终破碎的少女重叠在一起,哀哀怨怨的眼神攫住了他的心。

“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