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老公得了抑郁症一、二

序章

读者提问:你真的觉得世上有所谓命运?

将笔在手上又转了一圈后,常欣转头看向大床上睡着的那个褐色长发的男子。

“当然有啊。”常欣一边轻声说着,一边将这句话作为回复读者提问的第一句写了下来。

常欣,26岁,绘本作家,笔名“乖小狐”,结婚已经两年。

听到窸窸索索的声音,常欣仰头微笑。

“玄狐,你起来啦。”

“嗯。”散着长发的男子俯视着自己的妻子,皱了下眉头。

“没有训练的日子就……呀!”被抱起来的常欣轻搥一下玄狐的肩,“为什么你也有所谓‘拿老婆做健身器’的毛病啊!”

“你,体重又轻了。”玄狐掂了掂手上的重量,不甚满意。

“咦?”居然是在称重?“唔……我没有经常熬夜啦,也没有多接工作,你相信我嘛……”

“休息。”

被放在犹带有男子体温的床上,常欣看着自己的丈夫把头发扎成一束走进厨房。

“长发果然不方便……但是,还是喜欢长发。”常欣窝在被子里,笑着呢喃。

1

常欣第一次见到玄狐是在刚进大学后不久。

午后,阳光明媚,常欣在学校花坛边发现一名美少年和一只猫。

褐色的齐耳碎发,在太阳照射下也不见一丝汗水痕迹的白皙皮肤,清爽的短袖衬衫,膝盖上趴着一只正在洗脸的三花猫,这样的组合往往会被校园小说形容为“仿佛夏日阳光下晾晒的白色床单一样清新自然”。但,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微阖的眼眸传达出的倦怠感可一点也不清新。

所以,虽然他有着俊秀的五官眼眉,好像……也只吸引了一只三花猫呢。真是自带“闲人勿扰”气场的人啊!

啊,连猫猫也不想理他跑走了……咦,怎么,怎么往我这边来了?

小三花猫跑到常欣脚边蹭了蹭,“瞄~”了一声,然后常欣尴尬的和往自己这边看过来的少年对上了视线。

“那个……”看着和三花猫一样悄无声息来到自己面前的少年,常欣心跳加快不知该说什么好。

“……”少年蹲下身将猫儿一把捞起,放到了肩上,站直了身子仍是看着常欣不说话。

少年褐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泽,常欣觉得自己被这一团金褐炫花了眼。

“你有想过留长发吗?”常欣微笑着说。

少年偏偏头,不做任何回答的转身离去。

常欣坐到少年原本的位置,捏住自己的右手,“真糟糕,差点就想摸上去了……”

在那之后,常欣很久都没有再见过他。

自习室里,常欣在给自己的画稿勾线,想着那一天后再没见过的人。

其实在这个不大也不小的校园里,和一个没有互报姓名、没有说下次再见的陌生人不再擦肩,真的太正常不过了,可是……常欣戳戳自己画笔下的呆萌狐狸,“狐狸啊,你在等那只兔子哦?我啊……”

常欣将目光移向窗外,谁会知道,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的心跳停了一拍后以自己无法控制的速度狂乱地跳动着。

“我……呀!”

“常欣!”女孩子活力充沛的声音响起,被搂住脖子的常欣无奈地拍拍好友的手,“轻一点啦,飞渊。”

松开手的飞渊拨拨自己乱蓬蓬的刘海,“为什么我是自然卷啊真烦……呐呐,常欣,那只球说训练完之后请吃饭,去嘛去嘛!”

“球……梦虬孙哦。飞渊,你这样叫你的男朋友真的好吗?”常欣无奈地摇头,“我还有事……”

“虾米事啦,哎?”飞渊注意到常欣摊放在桌上的画稿,“又是那只狐狸哦,怎样,那只兔子要来跟它见面吗?”

常欣笑笑,“兔子不来,呆狐狸不是太可怜吗,它等好久了。”

飞渊皱皱鼻子,“呴,你不要讲这些话啦,人家听着想哭呢。唉呀,狐狸啦兔子啦先放一边,跟我去看那只球训练,然后出去吃好料的。不然――”飞渊抓起桌上的画稿,举得高高的,跑跳着奔出自习室,“不还你啦――”

“飞渊!”

被自己的画稿牵着只能追在飞渊后面的常欣绝没有料到,到剑道部训练场地会是这样的状况……

“看到鬼!”一声惨叫,梦虬孙横飞了出去,“哇――!!”

“梦虬孙哪!”飞渊扔掉手上的画稿急急忙忙奔上前察看男朋友的“灾情”,“要死了要死了啦!”

乱飞的画稿,梦虬孙的唉唉呼痛,飞渊一叠声的要死要死,但,常欣都没有办法去注意了。

穿着护具的少年手里握着木剑,淡然带着倦怠感的眼睛看着她,留长到肩膀的褐色头发仍然闪着炫花她眼的光泽。

此时,常欣心里想的是,等一下一定要问,头发,可以摸摸看吗?

2

约着一起出去喝下午茶,结果就收到一张红色请柬,常欣放下小茶匙好笑的看着飞渊一脸“快恭喜我快恭喜我”的表情。“所以,你终于要结婚了吗?”

“对呀,以后不用再羡慕你了。”

常欣不解,“羡慕我?”

“羡慕你那么幸福啊。”飞渊戳戳自己的焦糖布丁,“你跟玄狐站在一起就是超级闪瞎眼。”

常欣搅动一下咖啡,“没那么夸张吧。”

“有啦有啦,哈……讲真,你们决定结婚的时候,大家都很担心你哦。”飞渊正色道。

“嗯?”

“那个时候,大家都有怀疑玄狐是不是自闭,还有,他似乎也没什么朋友,我们对他了解不多也没处打听,都担心他会不会对你好啊。不过现在是完全放心啦。”

常欣轻啜一口咖啡,道:“所以,命运是真的存在的啊。”

飞渊看着她仿佛要飘出小爱心的表情,发狠地对着布丁一顿乱戳,“我要报警,我都要结婚了还要被你虐啊啊啊啊!”

“胡说什么啦,飞渊,你遇到梦虬孙也是命运啊。”

“等他不再看到我写的小说就发脾气再来说吧!”

都要结婚了,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啊……没事吧?常欣眨眨眼,决定替好友梦虬孙争取一下正当权益,“看到自己女朋友以自己为原型写耽美真的不算开心事啦……”

“常欣你也歧视耽美吗?”飞渊抽出小手绢开始表演哭功,“我就知道,所以你都不肯帮人家画插图,呜哇哇哇,读者都不信我跟‘乖小狐’是朋友……”

“……”自己的绘本风格是怎么被看出来可以画耽美辣文的插图啊……

回到家里,常欣开始做家务,收拾洗晒好的衣物,拿吸尘器清理了地面。

该准备晚餐了。

她踏进厨房,取出食材,利落地洗菜、切肉,瓦斯炉上搁上一锅清水,预备炖汤。

今天玄狐不回来,集训还有三天才会结束,倒是可以试做些新菜,好吃的话,等他回来再做给他吃。对了,玄狐的健康检查报告下来了,嗯,明天打个电话请教一下医生营养方面的问题吧。

是说,玄狐最近是不是压力有些大呢,之前他好像有失眠的状况,胃口也不好……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常欣的思绪。

这个时间点……

“喂?”

“常欣,是我。”清冷的女声响起。

“锦烟霞?”常欣把话筒用肩膀夹住,手上切着牛蒡丝,“不是一向不喜欢打电话吗?怎么,有事?”

“我出国刚回来,就听到你已经结婚两年的消息。”

“锦烟霞,我……”停下手上的所有动作,常欣在餐桌边坐下,“瞒着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会反对……”

“所以,你嫁的人果然是他。”

“锦烟霞……”

“常欣,我担心你,我没想到你这样放不下。”

“我爱他!他是玄狐,他还是那个玄狐!”

“……常欣,执着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说这话的锦烟霞声音里是满满的怜悯和慈悲,那是她和一步禅空相遇,释怀过往后带上的气质,安抚人心,但一向温柔的常欣却在听到这句话后狠狠挂断了电话。

“玄狐……”

常欣想起那个让他们的“恋情”曝光的“412宿舍惊魂事件”,脸上滚落两行清泪而不自知。

“玄狐,你怎么,这是女生宿舍啊!”

“我,想见你。我……”

“天,你身上酒味好重,你怎么不惊动宿管进来的?……好吧,因为我没关窗……玄狐,喂!”

睡着了。

常欣费了不少力气把玄狐安置在自己床上,忍了又忍,最终还是爬上床紧紧抱住了他。

“玄狐……”在玄狐胸前衣服上印掉两滴泪,常欣窝在他怀里哪里都不想去,“好温暖……”

那时,距离常欣第一次在花坛边见到他已经过了两年半。

事情的前因后果是常欣被飞渊掀被子大叫“搞什么啊,快给我起来”吵醒后才知道的。

玄狐作为来大学旁听的职业剑道运动员,经常和剑道部的成员进行被飞渊吐槽根本是单方面吊打的交流学习,剑道部成员的水平伴着身上的伤痕数一起突飞猛进,在赢得一场重量级比赛后,梦虬孙剑无极以感谢特别教练为由在庆祝会上猛灌玄狐喝酒,并把醉晕过去的玄狐一个人反锁在训练场。第二天去看时却发现窗户玻璃被打碎,人不见了。男孩子们表示受到了惊吓。

同一天早上,女生宿舍412结伴偷溜出去通宵唱k的女孩子们发现,不敢夜不归宿而没有跟她们一起出去high的乖宝宝常欣和一个褐色长发的男生在她的小下铺上相拥而眠。女孩子们表示那画面太美我们不敢看。

“呵……”别人怎么会明白,她第一次拥抱玄狐感觉到他的体温时的欢喜。他终于带着体温带着心跳出现在她面前,她亲吻他时尝到的再不是铁锈般的血味,她等了那么久,她绝对不放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