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打火匣之小偷公主

这是发生在黑夜里的故事,百叶窗遮着窗户,好像眼皮遮着眼睛一样,大人们已经入睡,孩子更是早早被赶上床,最冒失的冒失鬼也不会在午夜往黑黢黢的窗外看一眼,所以没有人看见,一只大狗驮着一个人飞快地掠过街道。它白色的皮毛微微反射出莹光,一双茶杯大的眼睛在黑夜里像两只黄绿色的灯笼。
跟着大狗的步伐一路向西,在城市与荒野的交接处,那里有一棵三人也环抱不过来的山毛榉树,一名青年背靠着树正在篝火上烤着山毛榉那带刺的坚果。
“唉,我是让你去找王宫里收藏的珍宝,可你看看,你却带了一个人回来。”大狗趴卧下来后,青年皱眉抱怨。
“这是一位公主吗?”打量着大狗带来的“访客”青年自语,因为她实在是非常美丽。他伸手拍拍大狗的脑袋,“不过现在再漂亮的公主也不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那狗背上的姑娘却在此刻睁开了双眸,棕色的眼睛温暖灵动,粉红的双颊就像鲜艳盛开的玫瑰。她利落地跳下地,抖了抖鲜红的裙子。漂亮的姑娘胆量也同样漂亮,她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精巧的短剑对准奇怪的青年和牛犊大小的白狗,“不管你们是谁,如果马上把我送回原处,我就不追究你们把我弄来这里的责任。”
“嘿,你好,这位公主。”青年说,英俊而淡漠平板的脸上释放出善意。
“公主?”姑娘眨眨眼,“你在恭维我吗?”
“虽然没什么帮助……但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聊过天,公主想听个故事吗?”答非所问的青年看着姑娘比出“请”的手势。狗儿也对着她龇开嘴露出牙齿,做了一个丑丑的“微笑”,姑娘不禁弯下腰大笑,一时忘记要继续追究自己莫名其妙的经历。
玫瑰花似的姑娘坐到青年的对面,把烤好的坚果拨到自己面前,“这是一点小小的补偿”,忽闪着大眼听着青年奇妙的故事。
倒霉的青年遇到了一个老巫婆,答应替她去找地底的宝藏。他们平分了金子、银子和宝石,却有一样东西不确定归属。
这个说:银色的打火匣精巧又实用,把它让给我吧,银子你多拿去两袋。
那个道:不不,金子再多给你一些也可以,我就要这只打火匣。
叽里呱啦争执不休,争吵不断升级到最后,连黑魔法和刀刃也轮番上阵。
青年的刀砍掉老巫婆的头,同时换来她的诅咒。
青年伸出手,他的手腕上有一个银制的手铐,上面连着一根细银链,往下铐住他的脚踝,延伸到他背后的山毛榉树上绕了整整三圈。
“这链子是用银子、月光、水妖的头发混合制成,除非咒语破除,否则不会断的。”
姑娘挑挑眉用短剑试了试,青年的不会断并不是说无法割开,而是这银链就像流淌的水流,刚刚断开就会自己立刻接上。
“我的活动范围就只有以这棵山毛榉为中心不到三米处,除非我找到这个世界上最珍稀的宝物,否则我一辈子都只能呆在这。”
“分赃不均带来的祸事,谁让你和危险人物搭伙。”姑娘耸耸肩,动作赏心悦目。“好吧,那么这只狗就是你擦动打火匣后跑出来的?它会帮你做任何事?”
“嗯。听说王宫里收藏着一件珍贵的宝物,所以我才会让小蜜桃去替我拿来,可不知道为什么它却把你带了过来。”
姑娘摆摆手,从怀里取出一根项链,它的坠子是一块鸡蛋大小的祖母绿,浮雕着王国第一任国王的肖像。“王宫的珍宝在我身上,就是这个啰,但很显然它不是你要找的东西。说实话,你这个神奇的打火匣,和能帮你实现愿望的小蜜桃――哦,它一点也不小,更不像蜜桃――已经珍稀到让人不敢相信了,我是想不出还有什么是能比它更稀罕珍贵的。”
“……”听姑娘这么说,青年低落得像是谁在他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
“嘿、嘿!别泄气!我想不出又不代表它不存在。”
被绑架者安慰起绑架犯,这样的事情谁见过?奇妙的缘分在黑夜中悄悄缔结,从那之后,每到午夜小蜜桃就会穿越十几个街区把姑娘带到青年的面前,临近黎明时再把她送回去。
“你真是位奇怪的公主,我还从来没见过公主会自己做饭的。”
“吃你的炖菜吧。话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公主?”
“你怎么会不是,你长得这么美。”青年笑,开朗明亮,给人感觉清爽无比,满满的诚恳。
“咳……什么时候长得漂不漂亮和是不是公主挂上了钩?”
“晚上总是不睡,白天会不会打瞌睡?”
“谢谢你关心呀,你觉得这是谁的错?”
青年告诉了姑娘他的名字――最光阴,一个带有东方神秘韵味的名字。但是姑娘却从没有提过她的名字。不过无所谓,最光阴想反正这种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场合,名字没有“喂”和“你”来得亲切,偶尔直接称呼她公主,她粉红的双颊会变成好看的艳红。
美丽的姑娘送给最光阴一顶帽子,但是故意缝上了三角形的毛绒耳朵和纽扣做的眼睛,“你那么喜欢狗,干脆就这样打扮吧。”
又是新的一夜,眼睛有茶杯那么大的白狗背着姑娘来到山毛榉树下,很少见的是,姑娘已经睡熟了,即便是被背着掠过半空,风驰电掣的速度与摇晃也没有唤醒她。
最光阴抚摸着姑娘面颊,“小蜜桃,她真是一位漂亮又可爱的公主,我想王宫里再加上整个国库的收藏都没有她这么夺目。”
在小蜜桃将姑娘送回去之前,他忍不住亲吻了一下姑娘的嘴唇。
接下来的整个白天,他都因为那个情不自禁的吻而激动不已,他发现自己非常爱她,现在他倒很想成为一位王子,和她结婚呢。
同时,城市里的居民也激动不已,他们聚到中心广场,那里竖起一个阴森的十字架,伸出的铁链就像妖怪的利爪,紧紧抓住那每天晚上和最光阴见面的漂亮姑娘。
她不是什么高贵的公主,而是神秘的怪盗“野玫瑰”,舞着鲜红的裙摆嚣张的神出鬼没,盗走王公大臣们的珍藏。她将王室珍藏的项链拆分成十一份卖入古董店和珠宝行,除此之外,她还是一个玩弄魔法的女巫,打更人曾看到她骑着牛犊大小的白狗从头顶飞过。在今天她终于落网。
姑娘在烈阳下暴晒,士兵在她脚下堆起柴薪,牧师念着圣经洒着圣水,等待到了黄昏,施以盛大的火刑。
“也许我该想点办法拖延到午夜,或者做做祈祷,小蜜桃今天会早点来接我……”姑娘眺望着西方的天空喃喃自语,忽然所有的人都看见天上突兀地出现一个白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那是一只牛犊那么大,龇着白森森的牙、凶神恶煞的大白狗,向广场上的法官、牧师还有士兵扑来,拖着这个人的腿,咬着那个人的鼻子,把他们扔向空中有好几丈高,他们落下来时都跌成了肉酱。
人们大惊失色四下奔逃,不一会儿原本人满为患的广场干净得像被河水冲刷过。
十字架上的姑娘同样惊讶,因为狗背上骑坐的青年。
“你怎么……你可以离开山毛榉树了吗?”
最光阴扬扬手腕,那里的铐子已经消失无踪,“你送的帽子被小蜜桃叼去玩,我怕他弄坏就一直追在他后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山毛榉树超过三米了。”
“总不见得我做的破帽子是世界上最珍稀的宝物吧,拿去卖值不了三个铜子儿。”
姑娘皱起眉头,这时她已经被最光阴从十字架上解了下来,抱坐到小蜜桃背上,他的身前。
最光阴望进那双灵动的褐瞳,回答道,“不,我想它代表的意义才是。”
姑娘原本瞪着最光阴一脸的疑惑不解,却忽然之间羞红了双颊别开了视线。最光阴开始催动小蜜桃腾空起飞。
“……好吧。”姑娘红着脸点点头,“那么还有最后一件事,我不是什么公主,我是怪盗‘野玫瑰’――廉庄。”
“是这样,那么我们走吧,我的小偷公主。”
骑着大狗飞向远方的青年和姑娘,离开一切束缚,圆满而幸福。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