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小红帽之审判会

快去通知每一个人,森林审判会今日开庭提起公诉,罪犯是住在森林深处的大灰狼,罪名是显而易见的谋杀。
你看,威严的老审判长戴着大大的假发坐在审判席的最中央,他右手边是法槌,而左手边是宪章。一大群人聚在他身边,那是由十二人组成的陪审团。犯人戴着镣铐站在他们面前,一边一个士兵看守着他。审判庭的中央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件红色的斗篷。
“宣读起诉书!”审判长道。
一朵巨型喇叭花从地上冒出,展了展叶子,宣读出下面的话:
夏日的一天,小红帽带着午餐篮进了森林,回家的途中大灰狼一直尾随着她,然后到了其住处,吃掉了她。
哦,听听旁听席上大家的群情激愤,几乎掀翻了屋顶,审判长不得不狠狠敲着法槌大喊肃静。
“传证人!”
“我是第一个证人。”蹦蹦跳跳的兔子说,连声音也是一蹦一跳的,“黄昏的时候,我看到犯人跟着小红帽进了她的家!是他是他!一定是他!”
兔子证人激动地炸成一团上窜下跳的毛球,大灰狼转头淡淡看了他一眼,他吓了一跳像抽筋一样倒在地上弹了弹。
看看这威胁证人的举动,是多么无耻卑劣!
担架送走胆小的一号证人,接下来是悲伤的二号证人,夜莺。
“我是二号证人,也是被害者的邻居。夜间练唱的时候,我听到突兀的尖叫声从我可怜的好邻居家里传出来。还有犯人罪恶的声音!”
老审判长皱起眉头看向犯人,他正低着头起劲地舔着爪子缝,然后搔了搔耳朵――据说那是犬科动物感到紧张焦虑时特有的表现。
“听到在说什么吗?”
“没有,声音很低,除了小红帽‘啊’的尖叫声,其他都很模糊。”
听到证人的话,犯人停下他的动作,微笑了一下。也许他是觉得证词力度不够,但是实际上那些细节不是什么重点,夜莺的话已经足够证明案发时他正在现场。
哭泣的夜莺之后是第三位证人,穿着绿外套的送奶工。
“那天早上我按照惯例敲开小红帽家的门准备送上牛奶,却没有看到屋子的主人,只看到抱着那件红斗篷的犯人。”
第三位证人看着不发一语的大灰狼暗中瑟瑟发抖,庆幸自己没有被他当成早餐吃掉。
案情审讯到了这里,已经是证据确凿,犯人的残忍令人发指,一直专心记录着庭审内容的陪审团们纷纷气愤地撅折了手里的羽毛笔。
“考虑你们的裁决。”审判长对陪审团说道。
一阵窸窸窣窣的商量声后,巨型喇叭花宣读了陪审团们的意见:
犯人大灰狼谋杀小红帽罪名成立,施以以下判决――由森林猎人割开他的肚子,将可怜的小红帽的尸体取出,用石头填满大灰狼的肚子后再用针线缝死,最后投入井中。
这样的判决获得在场众人的一致好评,然而一直沉默不语的犯人却开始为自己辩解,我向诸位保证,从森林审判会建立以来还从来没有听过这样莫名其妙、含糊不清的庭审发言――
大灰狼说道:“审判官,我不得不要向你申明,兔子夜莺和送奶工说的都是实话,我完全无法反驳,但实话不一定是真相。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我答应了某人绝不对任何人说起,所有我能说的只是,那真是一个甜蜜的陷阱。如果硬要说有受害者,绝对不是此刻不知所踪的某人,而是此刻站在这里的我。”
“这是你全部的辩解?”
得到肯定的表示时,审判长皱眉,对陪审团说,“考虑你们的判决。”
“还有更多的证据呢,审判长。”慢悠悠的声音仿佛从地底传来,所有人低头去看,发现是一只蓝蜗牛吃力地爬进来,壳上驮着一张纸片。“这是刚才捡到的一张纸。”
“是什么?”
“是一封信,但是我还没打开看。”
士兵弯腰将信拿到审判长面前,那外面什么也没写,看不出是写给谁的,展开来里面只有一句话,末尾没有署名。
奇怪的新物证让审判长疑惑,“‘我去去就回’,谁去去就回?回去哪里?”
庭审陷入僵局,之前正准备拉走犯人的森林猎人也好待在一边等着。
大灰狼这时忽然摇了摇尾巴――像只心情很好的大狗:“啊,这会儿她好像良心不安回来找我了,我尾巴尖上的毛刚刚不受控制地炸开来了。”
大家都在疑惑“她”是谁,却看到小红帽突然出现在审判庭,她看上去好得很,只是没有穿着那标志性的红斗篷――它正摆在审判庭中央的那张桌子上。
“魔法!魔法!这是邪恶的魔法!”巨型喇叭花疯狂地舞动着自己的大叶片,像个疯子一样发出刺耳的尖叫。
小红帽堵着耳朵上前,拔掉它一片疯狂抽打着陪审席桌子的叶子,解救了总是被叶片命中的坐在第一排的陪审员们。“得了,住嘴,你才是魔法造出来的。”
小红帽的突然出现让人大跌眼镜,审批长扶正自己的假发,使劲敲着法槌喊着肃静,问这个大家都以为毙命的人来这里是作为证人还是被告。
小红帽摇摇头,看向被告席上的大灰狼,他笑眯眯地对她晃了晃尾巴。小红帽比出大拇指恶狠狠地在自己脖子上一划,那骄傲的尾巴立刻缩起来瑟瑟发抖。
“他什么都没说吗?”小红帽眨眨她漂亮的眼睛,看向审判席。
“什么都没有。”审判长无奈。
“那么现在,没有受害者的罪名要如何成立呢?”
当然只有撤诉,当庭释放。但是审判长狐疑地看着笑眯眯的小红帽,“你确定你没有受到侵害?”
小红帽叉着腰瞪了一眼明显在等着被释放的大灰狼,“不,损失了面包,樱桃派,火腿三明治还有白兰地。”
命案变成了财产侵占,在大灰狼喋喋不休抱怨白兰地的恐怖味道时,审判长、陪审团和小红帽达成了共识。
小红帽笑眯眯地牵着细细的铁链出了森林审判会,铁链另一端加诸了森林女巫魔法的项圈扣在了大灰狼的脖子上。
小红帽回头扬扬手中项圈锁扣的钥匙,“先为我服三年劳役吧,大灰狼先生。”
“当然是可以。”大灰狼晃晃尾巴,摇身一变,变成一个长着尖耳和尾巴的青年,“不过叫我的名字吧,当初还是你问我叫什么的。”
“不是你说,我叫你的名字,你尾巴上的毛就会炸开吗?”
“现在只要感到你在靠近,我的尾巴就会炸毛,既然这样,就随他去吧。”
“好的。最光阴,我去买了新的梳子,回去你就可以试试用它梳毛。”
“好极了~廉庄。”

关于名字――
“嗷呜――”
“哦,你好,大灰狼。”
“你不怕我吗?”
“我是小红帽,每次进森林都会遇上一只大灰狼,早没感觉了。大灰狼恐怕是童话里最多的生物了。现在你打算吃掉我吗?”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大灰狼都想吃小红帽,比较起来我更喜欢烤鱼,隔壁的柴郡猫给了我秘方。”
“那你叫什么名字?这么多大灰狼你们总有名字区别彼此吧?”
“最光阴,你呢?不见得穿红斗篷就叫小红帽吧?”
“廉庄。互通了姓名就算是朋友了,下次再找你玩,最光阴。”
“唔……”
“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的尾巴突然炸毛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