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想要谈恋爱

模特和教师

520旧文,搬运一发


“哇!真的好帅啊!真的是天生的衣架子!”
“哎呀,看泳装这张,这人鱼线……啧啧!”
廉庄有些无语地放下正在做的PPT,“那是从学生手里没收来的杂志吧,你们怎么自己看起来了?”
“哎呀,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你看,是不是特别帅啊!”一位同事说着,将花里胡哨的时尚杂志放到她眼前。
“独家专访,‘光之王子’最光阴……”廉庄念着标题,低声自语了一句,“不错嘛。”
“对吧!他可是最近最红的男模!”同事捧着脸颊,“真是太迷人啦!”
迷人吗?睡得迷迷糊糊一边打哈欠一边刷牙的呆样很迷人?
廉庄忍不住笑出声,“嗯嗯,挺迷人的。”
“唉,算了,知道廉老师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廉庄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哪有,我爱死他了。”
“什么嘛,说得好随便。”
“有吗?好了,粉红泡泡收一收,工作工作~”
怎么是随便说说呢,她呀,爱死他了。廉庄继续拖动添加着图片,唇角弯弯。
……
下半学期教学任务研讨结束,总算是下班了,廉庄回到自己住的公寓,一边开门一边单手揉了揉自己的肩颈,玄关的灯这时候却自己亮了,迎面一个人影扑上来,一把抱住她。
“欢迎回来~”熟悉的声音愉快地道。
“……最光阴……”廉庄无奈地捶了下来人的肩,“迟早心脏病都会给你吓出来。”
廉庄往屋里走,身后晃悠着一个跟屁虫。
“今天好晚啊。”
“有点事嘛,也还好。今天不是假日呢,你怎么会过来?”廉庄问着。
“我不能来看看我女朋友吗?”那杂志照片里俊帅高冷的脸上此刻却带着股幽怨似,从鼻子里哼气。
哎呀,这就不高兴了?廉庄笑着凑上前,“没说不可以。对了,我看了你的专访了,很棒哦,‘光之王子’。”
“哈,帅吗?”最光阴摆了个pose,挑眉,一脸“快夸我”的表情。
“帅――帅得我那些同事哇哇叫。”
“哼哼~”最光阴得意地笑了下。
是的没错,人民教师廉庄的男朋友,正是现在风头正盛的当红男模最光阴。这千差万别的两个人怎么会凑在一起,也只能说是天定缘分了。
“对了,后天我没什么事――”
“嗯?嗯。”廉庄看着教案,头也不抬了,嗯了两声算作回应。
最光阴看着一脸认真的廉庄,觉得有点郁闷,不死心想让她放下手上的东西,可是才一伸手就被她挥开,从头到尾没被正眼瞧过一眼。
“我说,后天是520节,我排开了工作,我们出去约会吧。”
“不行。”廉庄却是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他。
“为什么不行?!”最光阴激动地差点跳起来。
“520没有假期的呀,后天礼拜六,对于学生来说是补课日,对于老师就是工作日。”
啊,确实……
“可是――”他很想她啊,他们有多久没有出去约会过了?
“乖啦,记得上次你说经济公司有给你接广告?准备好了吗?不要造别人的困扰哦。”
抬起一手敷衍的拍了拍他的脸,廉庄又继续埋首于教案中。
最光阴只觉得有股郁气积在胸口,迫切的需要被排解。
但是她永远比他理由充分,让他气闷又说不出。
“去他的520为什么没假期!”
最光阴气呼呼地踱步,然后一头扎进廉庄的卧室,甩上了门。
“哎呀?”好像真的很生气呢。廉庄推开门,房间里,最光阴呈大字型赖在她床上,见到她开门,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回头,掀起一旁的被子蒙住自己。
此举出乎廉庄的意料,她先是怔了下,接着只觉好笑。怎么一个大男人还像小孩子一样幼稚?
她举步走到床边坐下,戳戳被子包,说:“真的生气了?没有假期这不能怪我吧。”
等了一会,就在她以为他可能不会回应时,才听到被子里传来低低的控诉,“反正就是有假期,你也不一定答应。”
所以重点其实在这里?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说什么害怕狗仔扒粪党,根本是你厌倦了吧,我说结婚你也说不急……”
廉庄微扬起眉,有些诧异,想不到对于他们的关系,他其实这么不安。
因为,他很爱很爱她吗,像她爱死他了一样?
被子里的最光阴迟迟等不到她的回应,突然一把掀开棉被,“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交代!”
交代?是要交代什么啦?如果不是他的表情很愤怒,廉庄觉得自己真的会笑出来。
就算要演狗血八点档,他的角色好像也搞错了吧?
“你再这样我要生气喽。”她故意板起脸。
“我已经在生气了!”
见他很认真的臭着脸,廉庄想气也气不起来。
他真的是……好好笑啊。
“好啦,没有520还有521嘛,但是工作一周再出去真的很累,咱们就在家里嘛,你来我这儿,或是我去你那儿,都行。”忍住笑,她软言诱哄,边哄边觉得更想笑。
听起来――不大令人满意。余光捕捉到她唇角的微弯,最光阴更不爽了,“我这么生气,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她一定是没见过坏人对吧,好,他就坏给她看!
在她的惊呼声中,他倏地推倒她,一个翻身结结实实地压住她。
“你……”廉庄不由脸红。
“快说对不起!”他邪气的威胁。
这回她真的笑出来了,但仍是照做,“对不起。”
“没有诚意!”
廉庄笑着亲了他一记,“对不起。”
“哼!”他的脸色这才稍微和缓下来,可是覆在她身上的身子依然不动半分。
“原谅我好不好?”眼睛忽闪忽闪,试图撒娇。
“哼。”头一撇,声音有软化的迹象,但脸还是很臭。
抚着他的脸,她微笑着将手慢慢沿着他的脖颈而下,来到他的胸膛,有意无意地勾划着。
最光阴登时倒抽一口冷气,转回头看她。
“你……”
“我在等你原谅我啊。”说完,手又继续滑下,来到他腹间的六块肌。
唔,手感真的很好嘞!
“!”他迅速弹开,忍不住喘了两口。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最光阴瞠目结舌。
廉庄坐起来,“这样是表示原谅我了吧?那好,我去叫外卖了,一会儿等吃宵夜。”
“咦?”
最光阴看着她像只灵活的猫儿似的跃下床走出卧室,这才反应过来。
“喂喂喂,我还没原谅你,喂――”回来再继续啦!

评论

热度(8)